<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年轻人好狡猾
    第四次审查正式开始,主持人在前台做报幕主持,演员在后台等着,还有带着耳机的工作人员领着演员到上场门那里,一切都很正规,跟正式的春晚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了。

    能进到第四审的演员心里素质都还是相当可以的,表演经验都很丰富,至少不会露什么怯。

    大家都在后面紧张地等待着,节目一个接着一个,相声小品轮番着上场,在后台也听不见前面观众的反应,这对演员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可以安安心心准备演出。

    何向东运气比较次,他的节目排在比较后面,在倒数第三个,下午才轮到他演出,他中午饭都是在央视解决的,也没吃什么好东西,一人一个盒饭而已。

    不过他倒是也觉着挺满足了,这里还管饭,算不错了。轮到他的时候,相声节目都演完了,按理说那些相声演员也都可以离去了。

    但是也有不少心里放不下的人还在观众席上看演出,看看自己竞争对手的水平,这里面就有霍明德和郭俊强这一对,还有那对来自湖南的相声演员。

    快轮到何向东他们演出了,两人换上了大褂跟着工作人员在上场门那里候着,听到前台报幕叫到自己了。

    薛果走在前面,何向东在后面,两人迈着四方步,踱步上台,薛果站在桌子里面,何向东站在桌子外面。

    经过一天的审查,在场的观众和审查组都累了,笑一天都笑累了,这对演员也是一个挑战,越到后面越难演,观众们都笑累了,那效果就不容易出来了。

    霍明德坐在下面也在认真看着,为了保险起见,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多看看竞争对手的表演,自己心里总会有底一点。

    何向东和薛果在台上站好了,这两人的表演形式非常传统,用的也是典型的一头沉,现在能登上春晚的相声都是子母哏居多,很多时候你都分不清谁是捧哏谁是逗哏。

    原因也非常简单,演员们上春晚都是冲着走红来的,哪能让你逗哏演员一个人专美于前啊,捧哏的就那么三五句话,包袱还都是响在逗哏的身上,到时候你红了,我怎么办?

    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当然在何向东和薛果身上,这个问题就不复存在了,薛果是典型的甘于捧哏,一点野心都没有。何向东的实力很强,用一头沉的方式能更好的发挥出相声效果来,只要效果好,薛果自己也就无所谓了。

    所以他俩每次上台,薛果都是站在桌子里面,但是他一点怨言都没有。传统相声的桌子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为了突出逗哏演员。

    逗哏站在桌子外面,还站在桌子前头,捧哏的被桌子挡住了下半身,还站在靠后的位置,所以观众的目光会自然而然地聚集在逗哏演员的身上。因此,捧哏演员也就更加不容易走红了。

    所以现在的新式相声,尤其是登上春晚的新相声,捧逗演员都是并排站着的,自身的动作幅度都很大,两个人身上的包袱都很多,力求在观众心里留下深刻的印象。

    而这种动作幅度特别大的相声在几年之后也演变成了相声类小品了,虽说也是拯救没落相声的一种法子,但是也受到了不少诟病。

    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就非常传统了,这两人在台上站着,除非确有需要,否则是不会有什么大动作的,看着就是那么的沉稳,那么的风范十足。

    何向东看看台下,众人都挺累的了,他知道这场相声不好说了,他笑笑,问道:“这台下坐了这么多人都是干嘛的呀?”

    薛果答道:“这都是来看春晚的观众。”

    何向东点头道:“哦,都是来看演出的观众啊,那你们可算是来着了。”

    薛果问道:“这怎么说?”

    “我跟别的相声演员不一样,我呀,是一个有身份的人。”说着,何向东往旁边一迈步,笑嘻嘻地就往桌子上坐去了。

    台下观众也没想到这两人前面还挺正经的,怎么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出了,怎么还坐在桌子上了,这些观众一下子就都精神起来了。

    薛果往下推何向东:“干嘛呢,您这是上炕上习惯了还是怎么着了?”

    何向东拍拍胸脯:“我有钱。”

    薛果皱着眉头道:“有钱也不能坐在桌子上啊?”

    何向东道:“嗨,不坐就不坐嘛。你别看我现在是挺有钱的,我以前也穷,哎呀,那时候穷的都没法子了,有上顿没下顿的,家里老婆孩子都饿的哇哇哭,家里就剩一条祖传裤子谁出门谁穿。”

    薛果惊讶道:“这裤子还有祖传的啊?”

    何向东苦着脸道:“可不是嘛,那是我太爷爷留下来的,我家祖祖辈辈就靠着这条裤子过日子呢。”

    薛果道:“好嘛,这贫穷还有遗传的。”

    何向东感慨道:“当然了,后面日子就好过多了。去年的夏天,我穿着我们家这条祖传的裤子上街去了。”

    “行了,你就别加祖传俩字儿了。”

    何向东没理他:“那时候家里也没饭辙,我得上街找饭去啊,走着走着,我面前一辆三轮车蹭的一下就过去,咔的一声,从三轮车上掉下来一书包,我捡起来一看,好家伙,一书包的钻石啊。”

    薛果眼睛也瞪大了:“钻石啊?”

    何向东道:“是啊,锃光瓦亮的,全都是半斤一块的啊。”

    薛果眉头皱起来了:“这玻璃吧,钻石有那么大的吗?再说你捡着钻石,你不交公啊?丢东西的人得多着急啊。”

    何向东道:“我都快饿死了,我还管他那个。我有钱了,我要去报复以前的贫穷岁月。”

    “哎哟呵,您打算怎么报复啊?”

    何向东撸起袖子就道:“从今天开始,我要敞开了花钱,我以后再吃炸酱面就不去洋快餐偷番茄酱了。”

    薛果都傻眼了:“啊?您以前都是偷的啊?”

    何向东继续道:“我以后再坐公交车我也投币了。”

    薛果都快无语了:“合着您以前都是逃票的啊?”

    何向东却没管它,继续道:“我再上公厕,我就不要记账了。”

    薛果伸出两根手指,道:“就两毛钱的事儿,您还要记账啊?”

    刚才这一番包袱下来,观众都乐的不行了,何向东也把场子热起来了,这些观众也都忘了自己疲惫的样子了,一个个都很兴奋。

    这年头上公厕都还是要收费的,各地方的收费标准大致类似,小号两毛,大号五毛,这规定到后来才取消掉,公厕也才真正变成免费的。

    相声看到这里,霍明德和郭俊强两人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了,这种相声是你一个年轻人一晚上写出来的?

    得亏是自己留下来看了,现在的年轻人年纪不大,心眼倒是不小,太狡猾了,差点就被骗过去了。

    霍明德暗自庆幸。

    那一对来自湖南的相声演员面色也挺沉重的,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给他们的压力也非常大,这对年轻人是绝对的劲敌啊。

    另一旁的办公室里坐着的是马老师,没错,他又来了,还是冲着何向东和薛果两人来的,他知道这两人先前的节目被毙了,所以现在想看看他俩的新节目如何。可是看着看着,马老师的眉头就皱起来了,这段相声好像很耳熟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