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没有能耐立不了腕
    见沉默着的大辈儿终于要说话了,现场的大腕们也都安静下来了,眼睛齐刷刷看着要说话的那人。』天籁小说Ww『

    那人是宝字辈里面年纪比较大的了,年轻时候也是撂地出身的,后来进入国家曲艺团工作,一直到退休,他今年都要上八十了,年纪很大,在行内他说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

    老爷子叫张宝库,张宝库叹了一声之后,浑浊疲惫的眼睛看了众人一眼,一个一个扫视过去,被看到的大腕儿们都下意识地挺了挺腰板,好让自己显得更精神一点。

    看完一圈之后,老爷子说话了,老爷子年纪虽大,但是嗓子却保护的很好,一点不沙不哑,如果单纯听声音完全听不出他有这么大年纪。

    张宝库道:“在坐的都是我们说相声里面的中流砥柱,都是响彻一时的大腕儿啊。”

    老爷子一开口就是好话,好话的分量也要看是从谁嘴里说出来的,大街上随便一个路人说的和这种行内前辈说的是完全不一样,哪怕他们说的话是一模一样的。

    听夸听的不是话,而是听夸你的那个人。老爷子这话一出,在坐众人脸上都洋溢起了笑意。

    张宝库老爷子话锋一转:“可你们还能干上几年,还能做几年的中流砥柱?”

    这话一出,所有人面色都凝重了几分。

    老爷子继续说道:“对于说相声的来说,年龄和阅历是非常珍贵的宝库,但是这也是我们这些相声艺人的天敌。年纪大了就真的干不动了,我现在就完全登不了台了,而你们,不出十年,你们也干不动了。”

    “你们退了问题不大,问题是谁来接班?在你们这些人之后,相声行内还没有一个年轻人能挑得起梁子来,不说挑梁子,连一个腕儿都没有。等你们这帮人到我这样的年纪,老的都动弹不得了,后面那些小子们怎么办?”

    老爷子的话很诚恳,说的就是现在相声界最大的问题,没有能挑梁的人,四十多岁往后的艺人一个成名立腕的都没有,相声就这样断了层了。

    在坐众人都是行内顶尖的大腕儿,他们早就成名立腕多年了,现在年纪大了也都想为这个行业干点什么,所以他们想的比一般的相声演员多的多,他们忧心的是整个行业。

    张宝库看着众人道:“你们不必争,也没有什么好争的,争来争去都是为了接班人的事情,都是想让小辈儿们尽快成长起来,尽快能独当一面,尽快能让观众喜欢他们,尽快能把咱们相声传承扬下去。”

    大伙儿纷纷点头,之前两帮人一直在吵,但是吵来吵去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想让年轻人尽快成长起来,尽快成名立腕,只不过他们想的方法不一样。

    张宝库高声说道:“老话说的好,要想成名得有三分实力六分运气一分的贵人扶持,但是成名之后,你这个腕儿能不能立得住,要瞧得还是你这三分的实力,没有这份能耐,给你再多机会,你这个腕儿也立不住。”

    “相声是门手艺,手艺人得凭能耐吃饭,能捧起来的永远都是那些真正有能耐的艺人。现在春晚算是怎么回事,拖家带口上春晚吗?这些小辈儿的能力到位了吗?捧他们上去他们能立得住这个腕儿吗?”

    众人都沉默了,那些年轻的小辈儿的实力虽然还不错,但也仅仅是还不错罢了,现在行业不景气,单凭他们这点实力是立不住腕儿的。

    之前那些赞成拖家带口上春晚的人也不说话了,他们本来的想法就是先成名后立腕,曝光率和知名度都提上去,然后再慢慢培养能耐。

    其实他们自己家里也有干这一行的小辈儿,他们在想如果这个模式能行,那对自家孩子也是一个福音。

    不过看张宝库老爷子的说法,貌似很反对这个。

    张宝库顿了顿,眉头皱起,话语也更加严肃了:“现在相声行业也不景气,我们需要年轻人能尽快成长起来,但越是这种困难时候,我们越需要真正有能耐的小辈儿能脱颖而出。只要能出来这样的小辈儿,我张宝库愿意用我的一切去捧他。”

    默了默,张宝库又动情说道:“诸位,相声这一行传了七八辈儿了,我不希望相声毁在我们这一辈人的手上,不然我们死了都没法面对祖宗啊。”

    众人心头都沉重了许多。

    楚城站了起来,对张宝库老爷子道:“老爷子您放心,相声死不了,我们也不会让它死。”

    这时候,高本河也说话了:“那些拖家带口的就让他们都下来吧,都说要退出春晚了,现在上去算是怎么回事,谁家孩子有能耐自己闯去。”

    他是这次会议的主持人,也是官面儿上的人物,也是相声界目前门面上的人物,他说话的分量也是相当重的。

    他说完之后,又对众人说道:“大家意见都表过了,现在说说怎么处理吧,同意那些大辈儿撤下来的请举手。”

    除了楚城高高把手举起之外,其他人都没怎么动弹,关键这事儿得罪人啊,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宝字辈的那几位前辈身上。

    张宝库看了众人一眼,微微摇头,也把手举起来了。

    紧接着坐在他身边的三位宝字辈的前辈也都举手了。

    再接着就是高本河。

    见这些人都同意了,其他人也就纷纷举手了。

    高本河道:“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我明天就给他们函。”

    在坐众人都是苦笑,那帮人这回算是白瞎了。

    高本河许是看见在坐众人兴致都不高,他苦笑一声说道:“本来有件事我是不打算说的,但现在看来,呵,还是先给你们透一点风吧。”

    所有人都迷惑地看着他。

    高本河没有卖关子,就直接道:“为了更好地掘和培养相声人才,我们在筹划做一场相声大赛。”

    所有人眼珠子都瞪大了,连呼吸都不敢大动。

    高本河抬抬手道:“别这样子,目前我们只是有这个想法,都还没有具体开始做准备工作,八字都还没一撇呢,我也就是跟你们这一说,出去先别外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