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没人相信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旁边围观的演员顿时便紧张起来了,可别说大腕们刚走,你们这帮太子就掐起来啊?

    何向东转头看着严小华,严小华的年纪比他大,他今年30岁了,说了好几年相声了,也经常在电视台上露露脸,所以在北京这一带还是有几分名气的。

    严小华一行人也在打量着何向东,他们之前就知道何向东这个人了,也做了一些了解,但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真人。

    今日一见,这年轻人居然年轻的这么过分,简直就是一个曲校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嘛。

    侯三爷舍掉名誉也要带上的春晚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不能吧?这人有什么特殊之处啊?

    严小华三十来岁了,也结婚生子了,女儿都上幼儿园了,他也早就过了愣头青的年纪了,现在看着身为对手的何向东他也没有恼怒。

    其实从某种意义来说,他还要感谢何向东,若不是这年轻人和侯三爷率先挑起来这事儿,他父亲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捧他上春晚。

    他现在的压力可轻太多了,毕竟他父亲的实力和腕儿都在这儿呢,那可是国内相声演员里面扛旗的人物之一啊。

    侯三爷的实力强归强,但是也要看和他搭档的人是谁啊,若是石先生的话,那这两人自然是黄金组合,可现在却是一个毛头小子。【www.AiQuXs.coM

    严小华表演多年又小有名气了,他可不信自己会比这个毛头小子差,至于跟其他小门小户出来的演员比,那他的优势就更大了,毕竟他有个好爹啊。

    严小华自觉这一次上春晚的把握大太多了,他现在甚至已经在憧憬等站上春晚的时候应该穿着什么样的衣服,是西装还是大褂。以及等自己爆红了之后,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蜂拥而至的媒体,是幽默还是谦虚还是客套……

    这么一想,严小华便觉得眼前的何向东顺眼多了,他问道:“何向东?”

    何向东也站了起来,抱拳道:“正是,未请教?”

    严小华看着何向东抱拳的样子,心里也是好笑,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种礼数,肯定又是一个武侠剧看多了的家伙,还真是一个小毛头小子啊,哪个成熟的成年人来这一套啊。

    仅仅一个抱拳礼又让严小华对何向东看轻了几分,其实他哪里知道何向东从小就是混迹江湖,用的都是江湖老礼,这代表的是尊重。

    严小华笑笑说道:“我叫严小华,这位胖子叫高星,是吴老师的徒弟。那个瘦竹竿是冯天齐,是华老师的徒弟。还有那个叫霍风……”

    严小华一个一个给何向东介绍过去,这些人还算不错,一个个冲着何向东微笑着点了点头。

    旁边围观的演员们顿时大失所望,还以为这帮人非要打起来不可,他们还做好了劝架的准备,那知道这些太子居然这么文明,一个个都客气的不行了。

    新来的这些人的心态是和严小华是一样,虽说现在也不一定能稳进春晚,但是比之前的机会总是大了许多啊,之前那可是真是百万军队过独木桥啊。

    但是现在他们都有一个赵子龙护送着他们在百万军中硬闯,对他们来说这种机会可是太罕见了。

    所以眼前这几人对何向东一点气都生不起来,他们现在就是非常好奇,很想知道这个毛头小子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怎值得侯三爷如此对他。

    一番介绍过后,严小华问何向东:“何老弟是哪里人?”

    何向东默了默,回答道:“嗯……天津人。”

    严小华道:“天津啊,好地方,那可是相声窝子啊,难怪何老弟相声说的这么好,就是不知道何老弟师承何人啊?”

    何向东笑笑,知道眼前这几人来摸底来了,不过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就道:“我师承方文岐。”

    “哦。”严小华应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那几位,这几人都微微摇头,表示都没听说过。

    “何老弟也是师出名门啊。”严小华也只能这样赞了一句。

    何向东嘴角扯出了一丝笑意,自己师父叱咤江湖的时候严小华的父亲都还没出生呢,自己师父重返江湖的时候,他父亲都还在穿开裆裤呢,这个小伙子懂什么呀。

    严小华显然也没有甘心,他真的很想到知道侯三爷和何向东到底有什么特殊关系,不只是他,整个相声界的人现在都是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他问道:“诶,那您跟侯老师是怎么认识的啊?”

    何向东答道:“我有一个好朋友叫薛果,在我们文工团里,他也是我的搭档。他和侯老师说了我的情况,后来我就上门拜访了几次,就这样认识的。”

    严小华不敢置信道:“就这么简单?”

    何向东笑着反问道:“不然你觉得有多复杂?”

    吴志远的徒弟高星显然没有他师父那么能沉得住气,当时就很直接地问道:“那侯老师为什么非要带你上春晚?”

    这句话一出,何向东倒还没有怎么着,严小华眼前一黑,差点没栽在地上,他就没见过有人是这样问话的。

    何向东也笑了,这人还真是直白,不过他的这个问题也正中自己下怀,他回答道:“原因很简单,侯老师爱才,想多捧出一些新人来,我也是运气好,遇到侯老师这么好的长辈肯垂青眼。”

    换做平时他打死都不会说这种话,这不也是在变相夸自己有才嘛,这样很容易给自己招黑的,但是现在他不得不说,因为侯三爷做的这事儿已经伤到他本人的名誉了。

    这话一出,面前这几人一点都不信,旁边偷偷摸摸听着的演员们也是半点不信,在相声这种传统的曲艺行当,讲究师承门户,不捧自己徒弟孩子反倒是一件怪事了,你何向东要是说你是侯三爷的私生子,这些人保准就信了。

    何向东看着眼前这些人也是苦笑不已,有时候实话就是真的没人信,或者说他们不信的只是有人肯舍得自身名誉去帮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吧。

    他们在这里聊了没有多久,之前跟着尚主任走的那些大腕儿们回来了,这些人回来的时候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意,旁人也看不出谈判的结果到底是什么?

    侯三爷进来就对何向东说道:“我们先走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