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其他人出去
    小组长站起身来鼓掌说道:“侯老师,您的这段相声真是不错啊,连我们外行都觉得很舒服,真不愧是大艺术家。”

    其他几人也纷纷点头,都是春晚的老审查员了,他们可能无法认清一段真正意义上的好相声是怎么样的,但是他们绝对明白一个能上春晚的好相声是什么样的,无疑刚才这一段相声就是一段非常有冲击春晚实力的相声。

    侯三爷很客气地摇摇手,说道:“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相声演员,只不过说相声的年头稍微长了一点,可不敢叫艺术家啊。另外呢,我们刚才说的这段相声不是我写的,是我身边这位小伙子写出来的,我就纯说。”

    几人当时就是一愣,是这小伙子写的?真的假的?

    何向东也很客气地说道:“主要还是您老给我把着关呢,要不然单靠我这一个小年轻可没有这个火候。”

    “哈哈。”侯三爷笑了一声:“行了行了,咱俩就别互相客气了,不过你写本子的能力确实不错。”

    审查组的人听到这里才终于确信侯三爷不是在说客气话,而是这段相声真的是眼前这个小伙子写的。

    我的天,这么厉害啊。

    这段相声可能是没有太多好笑的包袱,但是节奏非常明快,而且主题和立意都很好,尤其是后面朗朗上口的贯口,还有几种戏曲的完美演绎,这都是很见功夫的。

    他们之前见何向东的贯口和唱功都很不错,那时候他们就已经对这个年轻人很惊艳了,评价就已经很高了。但是他们没想到这个本子居然也是这个年轻人写的,这就了不得了。

    别的演员都是一整个团队好几十号人一起聚在一起攒了好几个月弄出来的本子,都还没有这个年轻人一个人弄出来的好啊。

    我天,这是真的假的?

    前面质疑何向东说的跟本子不一样的那个审查组成员忍不住了,他问道:“这个本子是您一个人写出来的吗?”

    何向东笑笑:“是的,前前后后弄了一个礼拜吧,主要还是贯口难弄。”

    这话一出,所有人眼珠子都瞪大了,一个人一个礼拜就弄出来这么好的本子?你不吹能死啊。

    在场五人没一个信的,都是以为是眼前这个小年轻在吹牛,上春晚的本子谁不是磨了半年多的啊,有的甚至是要一两年了,你一个星期就抵得上人家一年功夫?

    何向东也是老江湖了,非常擅长察言观色,一下子就看出来眼前这几人不信了,不过他也没有多解释什么,解释多了别人还以为你在炫耀呢。

    在何向东看来,相声的创作并不是单靠时间就可以的,更不是把写本子的人关在一个小黑屋里面,每天供吃供喝,几个月就能出一个好本子的。

    他始终认为一个好的相声本子一定是一个好的相声演员才能写出来的,编剧们可能也会写出几个好本子,但是肯定是不长久的。

    因为相声是一门面对面的艺术,每一个包袱的用法和尺寸,还有这里面的技巧是一定要演员在不断在跟观众面对面的表演中试探出来的,所以只要一个真正的相声从业者才能源源不断地写出好相声来。

    像以前那些旧社会的老先生们全都是文盲,大字儿不识一个,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一定会写,但是现在存留下来的这么多优秀的传统相声是从哪儿来的,可不就是这帮文盲弄出来的嘛。

    所以何向东前一段时间是把精力集中才本子上了,但他更多的是整理一下自己以前的演出心得,这部作品也慢慢地就出来了,尽管有了限制,难了一点,但他还是写出来了,还弄得非常好。

    一番客套过后,小组长对侯三爷说道:“那成,您二位先回去等消息吧,也可以开始准备二审了。”

    放在别的团队里面,他指定不会说这样的话,但是因为来的是侯三爷,大家都知道这是稳进一审的,说了很明确的话也是卖给对方一个人情。

    侯三爷笑着和小组长握了握手:“行嘞,您辛苦,我们回去好好准备。”

    小组长也道:“好嘞好嘞。”

    ……

    何向东和侯三爷换下了衣服就往外面走去,一边走着一边聊着,侯三爷道:“咱们这段儿相声啊,本子不错,立意也好,但是主要还是体现在相声的技巧上,包括尺寸裉节啊,贯口戏曲啊,如果放在相声艺术上来看呢,是很不错的。”

    “但是呢,如果要冲击春晚还是略有不够的,春晚毕竟是面向十几亿的观众的,这些观众又不是行内人,他们只是想看个热闹,乐呵乐呵罢了。所以,咱们这个本子还要稍微改改,在保证艺术性立意的前提下多弄几个包袱进去。”

    何向东认真听着,这都是他不具备宝贵的经验。别说上春晚了,他连上电视的经验都不怎么多,对这种在电视说的相声他还真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弄。

    两人笑着聊着走到了大会议室那边,就是之前他们呆的给语言类节目演员们准备的地方。

    两人推门一进去,就现这里面的气氛有点不对,满满当当的一个大会议室竟然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低着头,现场气氛有点诡异。

    侯三爷和何向东两人飞快对视一眼,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的,再往里面一看,正中央坐着几个人,中央是一张椭圆形的桌子,这几个人坐在最外头,正好背对着侯三爷他们进来的那扇门。

    “这几人是谁?”侯三爷眉头皱起来了。

    何向东的脸色也稍稍沉重下来了,看样子是来者不善啊。

    终于那边有一人转过来了,何向东定睛一瞧,他认识,这人叫严亮,也是非常著名的一个相声演员,和侯三爷是同辈人,但是年纪比侯三爷还要大上一些。

    何向东心中一沉,果然是来者不善啊。

    侯三爷看着严亮,脸上扯出一丝笑意,嘴上打趣道:“哟,这不是老严吗?来视察工作啦?”

    严亮却根本没有搭话的意思,沉着脸说道:“其他人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