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罢了罢了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弥苇老爷子的眸子里面带着殷切的期待,他太想收何向东这样有天分的人为徒了,他相信只要何向东肯传承他这一脉的衣钵,那么他的单口相声不仅不会失传,而且肯定还会再往上提升一个台阶,这孩子的天赋太强了,强到让他问所未见见所未见。【www.AiQuXs.coM

    何向东皱着的眉头散了开来,也不再和王弥苇老爷子对视了,转而望向了天边清冷的残月,这月亮和往常一样,无甚好看,何向东收回了目光,对王老爷子说道:“抱歉了,老爷子,我不能拜您为师。”

    王弥苇眼神未变,他道:“我知道你已经有相声门的师承了,但是我们这一枝儿的传承是单口相声的最强传承,你拜我为师,不需要几年,我就能让你成为当世第一,没有人再是你的对手,你就是相声泰斗。”

    何向东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很想成名,也很想红,也喜欢钱。艺人行就是是非圈名利场,没有人不争名逐利的,我也一样。但是艺人是要有自己坚持的东西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我都不愿意抛下我师父。”

    “你确定?哪怕是不再学我这一枝儿的单口相声?”王弥苇皱着眉头又问了一句。

    “呵。”何向东笑了一下,咧着嘴,牙齿不自觉咬了好几下,他道:“您这么一说,我还真是有点肉疼啊。不过,还是算了,抱歉了。”

    何向东很清楚传统艺人行当的规矩,不拜师不传法。可是他真的没有办法再拜别的相声艺人为师了,方文岐对他而言并不仅仅是师父,更是自己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是他救了自己,抚养自己,传授自己赚钱卖艺的本事。

    虽然自己一直叫他师父,可是在何向东心里这就是自己的父亲啊,何向东对方文岐的情感远远超过了普通师徒的界限,你让他怎么可能再拜他人为师啊?

    王弥苇倒是也不恼,笑了一下:“不愿意就不愿意吧,你是个好孩子,倒是也不妨碍。”

    “嗯?”何向东一愣。

    王弥苇看着何向东发愣的样子,又笑了一下:“我们这一枝儿要不就是自己培养传人,合适了就收为弟子,这个简单。但是也有遇到培养不出来的,只能去外面找,可是但凡二十多岁能有名家水准的艺人,谁没个师父啊。如果真有二话不说就愿意改拜的,那我这心里可得腻歪。【www.AiQuXs.coM】像你这样的好孩子也有,如果我们都坚持非改门户不可,那我们这一枝儿也就早断了传承了。”

    “好了好了。”王弥苇上前一步,拍拍何向东的肩膀,微笑着说道:“一马双跨吧,拜两个门户就好,正好你师父擅长的是对口相声。”

    何向东身形不动,微微摇头:“抱歉。”

    王弥苇微笑着的脸庞顿时一僵,拍着何向东肩膀的手也僵住在半空中,落不下来了:“为什么?”

    “我也没让你叛师出户啊,一马双跨在相声界也不是很罕见的事儿啊,你跟着你师父学对口,跟着我学单口,并没有冲突啊。”王弥苇皱着眉头,情绪微微有点激动了起来。

    按理来说,他这样见惯世事沧桑的老者是不应该有这样的情绪的,但是何向东是他目前为止找到唯一合格的传人,也是最出色的传人。可是这么出色的传人居然不肯拜自己为师,这让王老爷子怎么还能保持古井不波的心态啊。

    何向东也很难用几句话就把个中缘由都跟王弥苇说清楚,他只能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可以拜评书师父,大鼓师父,戏曲师父,坠子师父,但唯独相声师父我只拜方文岐一人,此生再不会拜任何人了。”

    王弥苇眉头大皱:“如果你是害怕行内人非议的话,我会摆平的,如果你是担心你师父不会同意,我会亲自登门去说的。”

    何向东道:“别,您别上门,您要是上门我师父肯定会同意的,而且一定会拉着我拜您为师的,我太了解他了,他是真的只希望我好。只是我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个坎,我是孤儿,是我师父一手把我养大的,我对他的情感并不仅仅只停留在师徒层面上。”

    王弥苇默然了,听了何向东如是说道,他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是注定无法再收这个孩子为徒了,连一马双跨都不行。

    王弥苇瞬间苍老了不少,本以为是上天的恩赐,莫大的惊喜,可惜现实却让自己如此失望。

    见到此景,何向东也是长叹一声,可是他也没有说什么。

    他很舍不得王老爷子这一枝儿的单口相声传承,但是他更舍不得和方文岐的师徒名分和情感,孰轻孰重,他分的很清楚。

    一老一少就僵在了大街之上,夜间的冷风吹来很有几分寒意,路上来往的行人也渐渐少了,昏黄的路灯把爷俩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何向东打了一个冷颤,看着还在寒风僵硬站着的王弥苇,看着他苍老的脸上带上了几分落寞的味道,何向东心里有些疼的发紧。

    默默叹了一声,何向东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走到王弥苇的背后,给他细心地披了上去,轻声说道:“老爷子,风大,我们赶紧回去吧。”

    王弥苇脸上表情微微变化,凝重的皱纹也慢慢散开了,他把何向东披在他身上的衣服紧了紧,叹了一口气。

    随即又松开了紧皱的眉头,自嘲地笑了笑,叹道:“罢了罢了,罢了。唉……”

    王弥苇转身盯着何向东,眸子清澈,眼神极为认真,沉声问道:“何向东,我要你答应我,以后一定要找到合适的传人,让他传我这一脉的衣钵,你代我传艺给他。”

    何向东呆住了,瞳孔微微放大,他的鼻子很酸,眼睛也控制不住地泛红了。

    王弥苇叹了一声,有些落寞地说道:“不这样又能如何,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哪里还有精力再去找传人,罢了罢了,难得你这么有天分,你以后就帮我这一枝儿传承衣钵吧。”

    “唉……”王弥苇离去的背影很是萧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