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最强传承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啊?”何向东一愣,不是说传承全本的九头案吗,怎么变成衣钵传人了。【www.AiQuXs.coM

    王弥苇抬眼望着天边清冷的残月,也不看何向东,他苍老的脸庞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更加沧桑了。

    何向东默默注视着王弥苇,爷俩也不往前走了,王弥苇在等何向东的答案,说实话,这一刻何向东的内心是非常乱的。

    王弥苇老爷子的录音他听过,绝对的当世第一人,可是……

    何向东皱着眉头,沉声问道:“为什么是我。”

    王弥苇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淡然说道:“二十三岁的一代名家,呵呵,你的资质和能力都够了。”

    听了这话,何向东后脊梁冒起了一股凉气,二十多岁的名家才够做衣钵传人,您的要求是有多高啊?

    王弥苇收回了看向月亮的目光,转而看着何向东,目光很温和:“你的单口功底很好,深得金口银舌的真传,还有高超的口技作为辅助,年纪轻轻就有了名家的水准,很难得了。只是我没想到,你的对口竟然也如此好,竟然也有了名家的水准,单口对口都有如此成就,这还真是少见,更何况你才二十三啊,假以时日,你定然是一代相声泰斗。”

    何向东目光一凝,相声泰斗这四个字可太重了,这几乎是对一个相声艺人在相声艺术上的最高评价啊,若是这话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的,那何向东估计也只是笑笑就罢了。

    可这话偏偏是从王弥苇嘴里说出来的,这就太够分量了,这位爷可不是凡人啊,说他是相声泰斗其实也不为过。

    何向东是一个很谦逊的人,但是今天他听到了王老爷子如此高的夸赞,他却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就是静静地看着王弥苇老爷子,也不说话。

    王弥苇继续说道:“我们这一枝儿主要传承的是单口相声,也有不少单口是我们这一枝儿写出来的,我可以这样说,当今的相声界,论及单口相声再没有比我们这一枝儿的人更强的了,我们的传承就是单口相声的最强传承。”

    明明是很狂妄的一句话,但是从王弥苇老爷子嘴里说出来却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何向东显然有些吃惊,不过细细一想也就释然了,连找衣钵传人都要找二十来岁的一代名家,这种传承简直不要太强。

    王弥苇继续说道:“我这一生有过很多学生,也教了他们不少东西,可惜他们的资质都不行,无法传承我们这一脉的衣钵,我今年也快八十岁了,嗬,有时候我真怕晚上睡过去第二天就起不来了,我倒不是怕死,关键是我们这一枝儿没有传人啊,我要是死了,到地底下去怎么有脸有面对列祖列宗?”

    “唉……”王弥苇又是摇头一叹,苍老的脸庞多了一份难言的味道:“也还好现在科技发达,我会的这些老玩艺儿都能录下来,我花了大半年时间,整理了一下,录了不少碟片,还有很多录音,给你的那一卷就是那个时候录得。”

    “我那个时候就想啊,就算我万一猝死了,至少还留了些东西下来,然后再托付吴家人帮我寻找传人,把这些东西传给他。当然了,看碟片听录音跟我手把手教出来的肯定是有区别的,不过遇上一个天赋特别好的,也能学到不少东西,不管怎么说,至少我们传承不能断啊。”

    “唉,我原本都以为我王弥苇是再找不到合适的传人了,但是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啊。小吴爷跟我推荐你,当时我都还不信呢,小吴爷毕竟是外行人,怎么懂得我们这一行的门道呢。”

    王弥苇很是唏嘘感慨:“我是真没想到啊,你的单口居然说的那么好,我把傅盛叫来就是特意来为难你的,没想到你居然把他都给震住了,哈哈哈,二十三的单口名家,好,好啊,你的天赋比当年的我还要强,难得是你的对口居然也有名家的水平,像你这么有天分的相声艺人,我从来没见过,是祖师爷佑我这一脉啊。”

    看着王老爷子感慨的模样,何向东心里也是滋味万千,他又想到了当初在西安茶馆的场景,那一场比试真是跌宕起伏,说实话,那时候的何向东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傅盛的实力太强了,绝对的一代单口名家。

    何向东也是费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与之战平,也获得了九头案的录音,当时的何向东想的很简单,就是想学会九头案,全本的九头案失传太久了,好多老艺人都只会零星片段,而且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

    方文岐加何向东找了几十年了,他们听到的片段太多了,以前相声艺人说单口就是为了说一场挣一场的钱,没人说全本的,而且每个人说的都是不一样的,传承的时候也加了不少自己的东西进去。

    支零破碎的,版本完全不统一,何向东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整理出全本的来,这都成了方文岐的一块心病了,何向东在饭店第一次听到录音的时候,他就决定必须要拿到全本的九头案。

    事实上他也做到了,但是他没想到的王老爷子居然要找自己做他的衣钵传人,传承单口相声的衣钵啊,他们这一枝儿绝对不会只有一个全本的九头案。

    何向东年纪虽然轻但是人很沉稳,但是此刻他也激动地难以自持了,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勉强压下内心的激动,看着王弥苇微笑着的脸庞问道:“老爷子,恕我冒昧问一句,你懂的单口相声到底有多少?”

    听了何向东的话,王弥苇苍老的脸庞露出自信的笑容:“你听过的,我都会。你没听过的,我也会。”

    何向东内心一震,这一枝儿的传承果然强大。

    “呵呵。”王老爷子一笑:“就这么跟你说吧,现在相声门传承的单口相声,不管是那一段儿,都比不过我们这一枝儿的。”

    相声的传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也不是说最原始的就是最好的,它是有一个传承和发展的过程的,这就要考验传人的水平了,水平好的,代代相传,越改越好,水平次的,那就没有太大花头了。

    王老爷子的传承可是要求每一代的传人都是二十来岁的一代名家啊,代代传,代代发展,真的很难想象那些段子都被他们改的有多完美了。

    “那么,你愿意拜我为师吗?”王弥苇眸子发亮,含着微笑,盯着何向东的眼睛看。

    “啊。”何向东喉头发出声音,眉毛也不自觉地皱起来了,抬眼和王弥苇老爷子对视。

    (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