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师承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何向东答道:“我师承方文岐。”

    “方文岐。”王弥苇念了一声名字,杂乱的白眉微微一皱,稍稍思索了一下,又问道:“师爷呢?”

    何向东道:“郭宝凤。”

    王弥苇眉头又是一皱,摇摇头道:“师太呢?”

    何向东又道:“贺伯福。”

    “哦。”王弥苇应了一声,眉头没再松开了。

    其实相声的历史不长,从清末到现在不过传了一百五十年左右吧,何向东这一辈属于明字辈,德寿宝文明,往上还有两辈,拢共就七辈人。

    第一辈是开山老祖穷不怕,还有他代拉的几个师弟,拢共就四五个人,第二辈的人也不多,都数的出来。

    真正多起来要从德字辈开始,那时候最出色的是相声八德,然后香火传承一直传了下来。王弥苇现在就有点纳闷了,他刚才都问到寿字辈的了,怎么这个贺伯福自己还是没有听说过呢?

    连着翻了三辈自己都没听说过,这种情况还真是少见啊。王弥苇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了,他算是知道了何向东这枝儿还真是名声不显啊,看来这孩子一身的单口相声功夫应该主要归功于张阔如了,跟他的相声传承无关。

    何向东一直保持着微笑,一点不恼不怒,也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好意思,自己的师承的确不怎么样,这是事实,没有什么好回避或者难堪的。

    师爷郭宝凤和师父方文岐是相声艺人,但是一直没有拜师,没有师承名分是入不了相声家谱的,这些人在行内被称为海青,在旧社会遇见同行还会被盘道携家伙,连吃饭的家伙都会被人拿走。

    哪怕是在当代新社会,没有师承的相声演员依然会被同行看不起和排斥,演出卖艺都会很不方便。

    何向东的师父师爷当初在旧社会时期就吃了不少没有师承的苦头,因为他师爷自己还有徒弟,带着徒弟再去拜别人为师,就不是太方便了,别人不一定会收的。

    他的亲师叔范文泉后来也拜了他人了,当然双方师长都都同意的了,范文泉其实是拜了两个师父,一马双跨的。

    论及天赋,范文泉是明显优于方文岐的,不然人家也不会只收范文泉不收方文岐。不过方文岐也有其自己的际遇和机缘,也遇到了很多愿意教他的艺界前辈,常家的老常爷当初就教了方文岐不少东西,方文岐对老常爷很感恩,他跟常家人的关系也很好。

    后来方文岐离开曲艺团浪迹江湖收集整理传统相声,从传统相声里面获得营养,也曾向无数老艺人问艺学习,所以到收何向东的时候,方文岐自身的实力其实已经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步了,堪比一代宗师。

    王弥苇微微颔首,他早就料到了何向东应该是有相声师承的,都已经在文工团里面公开说相声了,就算进团的时候没有师承,进去之后团里面也会出面解决的。

    王弥苇又问:“你师父是体制内的还是民间艺人?”

    何向东答道:“曾经在曲艺团做过几年,后来就到民间卖艺为生了,是一个民间艺人。”

    末了,何向东又补充了一句:“我师父解放前就是民间艺人,在体制内只有几年而已。”

    “解放前?”王弥苇稍稍有些讶异:“你师父多大了啊?”

    何向东道:“今年81了。”

    王弥苇一愣,他没想到方文岐年纪居然这么大,而且这么大年纪的人居然还是文字辈的,难道他的师爷师太爷年纪也很大?

    何向东道:“王老先生,要不咱们去后台聊吧,这儿风大。”

    王弥苇摇摇头道:“没事,后台闷,我喜欢站在外面,风里清静。”

    何向东也只能陪着老爷子站着吹风了,两人站着聊了有一会儿了,陈军把饭都买回来了,范文泉和张文海也想叫何向东吃饭来着,但是见何向东还在陪那老头儿聊天,他们见老头儿气度不凡,也就没有上前打扰了。

    何向东也看见陈军那小鬼头在往这边不停张望,他便对王弥苇说道:“王老爷子,你用饭了没有,要不跟我们一起吃一点便饭吧?”

    王弥苇想了想,说道:“也好,等会我再看你们一场演出,晚上你带我去张阔如那里,我跟他也好些年没见了。”

    “好。”前面聊了一下,何向东也知道了王弥苇和自己师父就旧相识,难怪他上次一耳朵就听出来自己的师承了。

    后台的饭菜也很简单,就是简单几个菜,然后还有一些馒头。几人吃着聊着,王弥苇年纪虽然大了,但是这江湖经验简直丰富的可怕,活脱脱的一个老油子啊。

    没聊几句,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个人的底细就被王弥苇摸清楚了,而他们两人对王弥苇还是一无所知,仅仅知道这位老人姓王。

    而王弥苇对两人一口一个大方的徒弟,凤山的徒弟,张文海和范文泉两人听得是心惊肉跳的,这位大爷是谁啊,口气这么大,什么辈分的啊,可他们也套不出话来,只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何向东。

    对此何向东也只能无奈一笑,说实话,他现在对王弥苇老爷子的来历也不清楚,在之前的对话里面他也完全不是这位老江湖的对手,现在看来只能等会儿回家再去问张阔如了。

    晚饭就在两个老头儿的莫名其妙中解决了,晚上的演出在继续,王弥苇老爷子也坐在园子里面看,他很守规矩,他是坐在后排的,前三排按相声行内的说法叫做龙须凳,同行人来听相声了,是不用买票的,但是也不能坐龙须凳,不能影响人家的生意。

    尽管台下有一个大佬坐着,园子里面的演出还是很稳,跟往常一样,顾柏墨在开场前也赶回来了,他跟李泉江两人的文哏类节目是园子里面的一大特色,走的是高雅路线。

    看到这两人的表演,哪怕是王弥苇这样的高人都不禁颔首不已,他对这两人的文哏相声非常看好。

    至于等到何向东出场说相声的时候,王弥苇的眸子骤然一亮。(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