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我非被你骗了不可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几人在后台一直聊着天,范文泉和张文海两人也把饭买回来了,晚上有演出,他们也就没出去吃了。

    何向东还招呼几人就在后台吃一点便饭好了,他们也没客气,就大大方方坐下来一起吃了。

    何向东和这三人聊的非常投机,大家都是民间艺人,也都深知卖艺的艰辛,各种唏嘘往事从这些有经历的人嘴里云淡风轻地说出来。

    一番聊天之后,几人也都熟悉了,让何向东最有感兴趣的竟然不是同是传统艺人的朱肖涛,而是话剧团的老板高俊生。

    这人虽然其貌不扬,但却谈吐不俗,他总是能在最合适的时候以一种让人最舒服的方式把话插进来,虽然他的话并不多,但是却能隐隐地把控着话题的走向。

    初时,何向东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稍微多聊了一会儿,他就觉出高俊生这个人的不凡来了,何向东也是个走南闯北的人物,但是像高俊生这样给人感觉这么好的人还真是少见。

    何向东顿时就对高俊生来了兴趣,也跟他攀谈了起来。他们俩能聊的倒是挺多,除了艺术方面的还有剧场经营,这两人都是老板,相互交流了不少经营心得。

    高俊生还让何向东有空一定要去他的话剧团看看,他说他们这些体制外的民间小剧场要多联系多交流,有什么信息和资源大家也能分享,这样才能共同发展。

    何向东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他们来拜访的主意竟然是高俊生提出来的,顿时,他对高俊生的观感更好了,这人是个做事的人。

    几人聊着天,是越聊越开心,都忘了时间了,一直到何向东的传呼机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脸色当时就是一变。

    要死了,答应田佳妮晚上一起吃饭的,结果一聊天就给忘了。

    还是高俊生善解人意,他问道:“怎么了?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何向东把传呼机揣在兜里面,摸着鼻子,也没好意思说是自己女朋友催了。

    高俊生看看何向东尴尬的脸色,他道:“要是您有急事的话,您就先去处理吧,我们也该回去了,老朱他们夜场也快到演出时间了。”

    朱肖涛也道:“是啊,你不用管我们,我们自己回去就好了。你那事儿能处理好吗,要我们帮忙吗?”

    章云集也看了过来。

    张文海看到何向东这副样子就知道是什么事儿了,这老头儿可是个人精,不过他也就是笑笑,也不说话。

    何向东连连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就一点小事。你们先吃着,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啊,我先走了,有机会再聚啊。”

    说完,何向东急匆匆地就跑出去了。

    朱肖涛看着何向东匆忙离去的背影,还有些担忧地问道:“他跑的这么快,不会真有什么大事吧?”

    张文海吃着饭,很是无所谓地说道:“他有个屁大事啊,不过急到是挺急的,估计这孙子今晚讨不了好了。【www.AiQuXs.coM】”

    范文泉也缺德地笑了起来。

    其他几人倒还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

    再说何向东,何向东出了园子,直接就奔了地铁站,现在又恰好是下班高峰期,地铁都能挤怀孕了,何向东块头又大,他是硬着头皮愣往上冲的,弄得旁人怨声载道。

    出了地铁,一直抠的不行的何向东还花钱打了一辆出租车,结果好死不死的又遇上了堵车,田佳妮已经打了好几次他的传呼了,何向东脑袋上的汗都要出来了。

    也没时间再坐出租车了,他干脆下车一路小跑过去。何向东身子胖,也跑不快,等他跑到田佳妮那里的时候天都已经完全黑了。

    田佳妮一直站着等他,在昏黄的路灯底下都有点等的不耐烦了,双手插在裤兜里面,不停地走来走去。

    何向东看见了他,马上气喘吁吁地跑了过去,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了一声:“妮……妮……哎呀……”

    田佳妮终于回身了,对着何向东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痛骂:“你干嘛了,不是说好了是六点钟吗?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

    何向东根本说不出话来,双手扶着膝盖,大口的粗气喘个不停,前面跑步的时候倒还好,现在一停下来就开始出汗了,身上头上挥汗如雨,狼狈无比。

    田佳妮见到何向东这副惨样也有点于心不忍,本来肚子里面憋着好一团火的,现在也消散了不少。

    好半晌之后,何向东才直起身子,上气不接下气道:“哎呀……我的妈,哎呀……差点没……没跑死我。”

    田佳妮一双秀眉又蹙起来了,她不悦道:“你到底干嘛去了?”

    何向东擦着头上的汗水,他当然不能说是聊天忘了时间,否则他一定会被暴怒的田佳妮扔进护城河的,他一边擦着汗水,脑子一边飞速转动想着对策。

    额头上的汗水擦完,何向东也把招儿想出来了,他叹了一口气道:“唉,我其实出来的挺早的,就是路上遇见点事儿,所以晚了一点。”

    田佳妮问道:“什么事儿啊?”

    何向东轻叹一声,做出一副沧桑的味道:“我出发挺早的,本来是想走一段路再坐车的,你知道我也要多锻炼身体才行嘛。走着走着吧,我就突然看见事儿了。”

    “你猜猜看见什么了,我看见有一小偷在偷钱包,偷的还是一个老太太的。我的天,我的脾气我能忍吗?我当时就大喝一声,干嘛呢。那小偷一见我,扭头就跑啊。我能放过他吗?我上马就……我抬脚就追。”

    “一直跑了好几条街啊,终于追到这混小子。我一个跨步上前,一记黑虎掏心就打在了他的后背上了。然后我一个虎扑就把他扑到了,劈头盖脸就给这小王八蛋一顿打啊,不学好。后来我就把他送派出所了,然后就做笔录干嘛的,所以才晚了。一出派出所就又遇到下班高峰期了,路上也堵车,我就跑过来了。嗯,没错,就是这样。”

    田佳妮点点头,美眸里面异彩涟涟,崇拜道:“哇,这是真的吗?你好厉害啊。”

    何向东很随意地笑笑,双手附在身后,淡然说道:“嗨,这都不算什么,只是一件小事罢了,惩恶扬善是我们这些长在红旗下的年轻人应该有的美德。”

    田佳妮脸上笑容不减,道:“说的真好啊。那个老太太长什么模样啊?小偷穿什么衣服啊?多大年纪了?哪家派出所办的案子啊?办案警察名字叫什么啊?”

    何向东笑容渐渐僵在脸上。

    “说呀?”田佳妮笑眯眯地催促道。

    何向东一把搂住田佳妮,笑得有点尴尬:“女孩吧,还是笨笨的比较可爱。”

    田佳妮脸上笑容更甚,靠在何向东身旁,而何向东腰间的软肉也渐渐变了形状,她柔声道:“要不是咱俩从小就认识,知道你是什么德行,我还真就信了。”

    何向东强忍着悲痛,脸上笑容无比绚烂。(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