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你们还可以这样玩啊?
    何向东又问:“有姑娘们想我吗?”

    这年头的女孩倒是也不怎么害臊了,就有不少人大声喊道:“有。”

    何向东搓着手,猥琐地笑着,两眼放着绿光说道:“哥哥我来了。”

    姑娘们尖叫。

    观众们又是起哄又是大笑。

    张文海赶紧把何向东拉住了,质问道:“你干嘛呢?”

    何向东拼命往前挣扎,用很贱很猥琐的声音说道:“没听见嘛,她们想我了。”

    张文海都快无语了:“你不怕挨揍的话,你就去,人家对象就在旁边坐着呢。”

    何向东这才消停了,站好了身子问张文海:“她们对象会介意吗?”

    张文海这个蔫坏的老头也尽出坏招,他怂恿道:“那你去试试好了。”

    何向东笑着道:“嘿嘿,我可不上你当。”

    张文海昂着头坏笑。

    何向东又道:“你说她们对象干嘛介意这个啊。”

    张文海骂道:“废话。”

    何向东道:“换我我就不介意。”

    “嚯……”张文海吓一跳,拉长了声音大叫一声。

    “噫……”观众们顿时便齐声发出嫌弃的声音。

    何向东招着手兴高采烈道:“好,谢谢,谢谢。”

    张文海两只手撑着桌子,嘴里一点都不闲着:“谢什么呀谢,这些是好话吗,你就谢。”

    何向东仰头笑笑。

    旁边一角那几位园子负责人,其实说负责人其实是不太准确的,这里面既有老板,也有几位主要演员,当然也有既是演员又是老板的,毕竟都是小场子,身兼多职的情况太正常了。

    有一位叫高俊生的,是北京城里一家话剧社的老板,也是重要演员,他看着现场台上台下的打成一片的热烈反应,他惊讶道:“这气氛不得了啊。”

    旁边一人是个二人转演员,在北京一家夜场演出,是场子里最火的演员,他叫朱肖涛,是一个矮矮瘦瘦的小个子,他对高俊生说道:“也就是相声能台上台下搭腔聊天,别的艺术形式都不太好弄,这份热闹啊,就是他们独有。”

    章云集是一名小品演员,跟朱肖涛在一家夜场里面演出,是里面最红的女演员,长得挺秀气的,她看着眼前这场景也很惊讶:“这人水平不赖啊,还没说几句话就能把现场观众都弄兴奋了,这人可厉害啊。”

    高俊生也沉着点点头,说道:“是啊,这份能力是电视上那些相声演员没有的。”

    干瘦干瘦的朱肖涛也点头说道:“没错,这人台缘儿很好,这些观众恐怕都是冲着他来的,这人看起来很有几分本事啊。“

    高俊生道:“看看再说。”

    ……

    何向东在台上站好了,对观众说道:“我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你们都知道吧?”

    “嗯。”观众齐齐应声,何向东都离开好几个月了,张文海也跟他们说了好几个月了。

    何向东有些吃惊说道:“哎呀,我去西天取经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啦?”

    “噫。”观众又开始嫌弃了。

    张文海没好气道:“你取什么经啊?”

    何向东朗声道:“师傅经。”

    一下子入活儿了。

    张文海一愣,问道:“这个师傅经是什么经啊,打哪儿来的啊?”

    何向东冷哼一声,老神在在道:“这是一部上古奇经。”

    张文海来了兴趣了,问道:“哟,那您给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何向东道:“这部经书啊,要追溯到秦朝。”

    张文海吓一跳:“这么久远啊?”

    何向东道:“那当然了,秦末时期是纷战不休,死的人多了去了,是尸山血海啊,上天怜悯苍生,在那一日天雷滚滚乌云密布,天空像是炸开了一般,轰,一道闪光落下,从天而降两个肥的流油的肉夹馍。”

    观众本来还听得挺认真的,还以为这是一个神话故事,哪知道后面的结局这么不正经。

    “这什么乱起八糟的。”张文海嘴里不闲着,出声骂道。但是他心里是非常惊讶的,尤其是他还全程看完了现场观众的反应。

    虽然刚才何向东说了不过三五句话,但是却把观众情绪撩拨了好几次了,先是把所有人的悬念都勾起来了,然后描绘出一幅幅神话般真实的场景,最后一个包袱抖的也非常漂亮。这些程序连在一起,简直是浑然天成,这里面尺寸的拿捏简直是妙到巅毫。

    “这小子的单口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张文海一下子就听出来了这是何向东的单口功夫,何向东以前在园子里面也说单口,他对他的本事很清楚,只是没想到这才三个月没见,这小子居然进步了这么多。

    “真是见了鬼了。”张文海没闹明白,只能是归功于这货是突然开窍了吧。

    那一角坐着的几位演艺界同行也是哈哈大笑,全都被何向东给逗笑了。单口相声在控制人情绪,引人入胜方面的确非常了得。

    何向东笑道:“说错了说错了,是麦当劳,有了肯德基生活好滋味。”

    张文海无语道:“这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都没听说过,你怎么还唱上了呢。”

    观众又笑。

    何向东道:“好了好了,正经说,这时天上降下来一部经书,靡靡天音,亡魂得以超度,这就是师傅经。”

    张文海了然道:“哦,原来这是给死人念的啊。”

    何向东点点头,满脸笑意,非常热情道:“张先生,来,我给您念一段。”

    张文海急忙摆手道:“别,您甭客气了。”

    何向东非常热情道:“不不不,是您别客气,我免费给您念。”

    张文海连连推辞:“真不用,真不用。”

    何向东道:“没事儿,真没事儿,不要钱,这样,我给您全家都念一遍。”

    “去。”张文海一声爆喝。

    观众哈哈大笑。

    张文海怒骂道:“有你这样的吗?好家伙,给我全家念一遍,我家里人都死绝了是吧。”

    何向东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张文海得理不饶人,骂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何向东脾气也上来了:“什么意思?我就是为了表演。今儿咱要演这一出,你家里就必须得死人,你自己选一个,谁死?”

    张文海懵了。

    “噫……”观众起哄了。

    那一角的同行也傻了,我靠,你们还可以这样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