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终于结束了
    全场哗然,因为他们看见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怪物。这个怪物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深绿色雨衣,是那种老式的雨衣,帽子上面还挑出来一个长长的帽檐,帽檐上面还贴着一个符咒。

    这个怪物伸直了双手,目光呆滞,学着僵尸往舞台跳去,还别说,他还跳的挺有节奏的。

    何向东傻眼了,这是什么鬼?雨衣僵尸?今年新款吗?

    何向东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僵尸就是陶华,不是让他在后台好好呆着吗?怎么自己一声不吭就上台了?这个混小子。

    薛果也差点晕倒,眼前一阵阵发黑,他也快疯了,现场压力最大的就是他跟何向东。

    这些人一个个都不管不顾的,以为只是上台来玩了,以为自己随便恶搞就能把观众逗笑了。

    哪有那么容易啊,没有他们两个压着场子,堵着这些漏洞,现场都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了。

    喜剧就是这样的,并不是说完全夸张就可以把人逗笑的。卓别林先生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好,叫做“再没有别过火更能扼杀笑声的了”,有些演员在台上越想把观众逗笑,他就越逗不笑,道理很简单,他们太用力了,表演太过火了。

    相反有些很成熟水平很不错的喜剧演员,他们的表演都是非常收着的,轻描淡写之下就把观众逗了。

    今晚这场演出的毛病也是出在这里,上台来的这几个家伙都太想把观众逗笑了,都太用力了,而且还一个个都不守规矩,也不按照事先安排的好的来,都要自由发挥。

    现场一下子就乱起来了,观众可能一开始还会笑,但是没过多久人家肯定要觉得乱觉得厌烦了。

    之所以现在观众还没有产生这种情绪,完全是何向东和薛果两个人卯足了力气压着场子,一直是提着神盯着处理各种突发事件。

    他们俩的话虽然不多,但是每一次说话都恰好戳在点上,不仅要把观众即将升起的不满情绪打消掉,还要让这些演员在台上又蹦又跳的效果都能出来,还要稳得住场子,要让演出杂而不乱。

    说起来很轻松,但是做起来可太难了,像何向东这样最擅长临场抓现挂的艺人,都累得吃不消了,更不要说别人了。

    这场演员也幸亏是有何向东和薛果这两个惊才绝艳的家伙在场,否则换上别的人,就说换上赵峰华好了,别看他是一个著名演员,他现在要是在台上,准得哭着下去。

    陶华自然是不知道何向东和薛果的难处的,他只管自己开心,而且还在为能帮上忙而沾沾自喜,跳的更加卖力了。

    这人才刚刚成年,就是一个孩子,什么也不懂,见别人都上台玩了,也没有带着他,他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面可难过了。

    好死不死的他居然看见马丁办公室门后面挂着一件雨衣,昨天下过雨,马丁刚用过,就挂在门口后面了,也没来得及收拾,正好被陶华用上了。

    现在也正是港台僵尸片盗版盘盛行的时候,陶华是深受毒害啊,也没来得及从剧组里面顺一套官服出来,那就用绿色雨衣代替了。

    然后他还抽空给自己画了一张符,真正的鬼画符,他也不会画,就随便涂几个圈圈就好了,然后找胶水找了半天了,最后弄好了他就在后台等着了。

    前面的道士喇嘛下场后也都看见这货的造型了,这些人还觉得挺搞笑的,然后就撺掇陶华赶紧上场,这些人也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道士还一直安慰陶华,说是让他别有什么顾虑,反正他不管演什么,何向东和薛果两个人都能接得住,他们算是把何向东和薛果豁出去了。

    陶华终于安心地上台坑人了,结果他这一上场,何向东和薛果两人差点没哭出来。

    连躺在地上的马丁心里也一阵阵发凉,这些人在台上表演,效果好了,他的生意以后自然也会好,但要是砸了,他的生意也会受到影响的。

    换句话说,是好是坏,所有的后果都是由他一人来承担的,所以他才是现场最紧张的那个人,只不过他年纪比较大了,人很稳重,不敢打扰演员的表演,只能是一个人躺在地上提心吊胆了。

    薛果和何向东两人也是瞠目结舌地看着这具僵尸,两人脸上的表情很是错愕。

    现场观众看看这两人的模样,又看看跳的正欢的僵尸,这群人是哈哈大笑,笑的是前俯后仰,他们还以为这是事先安排好的呢……

    薛果舔舔嘴唇,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说话了,要开始补漏洞了,他转过头问何向东:“我爸爸葬礼上怎么出现妖精了?”

    何向东皱着眉头,也很疑惑说道:“可能……可能还是你爸爸的相好的吧。”

    薛果傻眼了:“我爸爸跟妖精相好啊?”

    何向东点点头,笃定道:“应该是,而且肯定还是你爸爸出轨了。”

    薛果一愣:“这话怎么说。”

    何向东一指陶华,道:“你看那僵尸还戴绿帽子呢。”

    “嗨。”

    观众笑。

    陶华也想笑,但是作为一个专业演员,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忍着。

    何向东和薛果两人表演的很稳,所以现场看起来才不算乱,薛果又急着问道:“现场闹鬼像话吗?你这丧事怎么办的?”

    何向东也有点头痛,就对薛果道:“你等我,我找人给你抓鬼去啊。道士,道士呢,出来抓鬼了。”

    薛果也在喊:“道士,人呢。”

    还别说道士还真没走,就在后台呢,一听有人喊他抓鬼,立刻拎着剑就冲出来了,一人一鬼还打了一架,两人最后在何向东逼视的眼神中依依不舍地下了台。

    何向东和薛果这才松了一口气,这些妖魔鬼怪都演完了,为了避免他们等会儿又上来,何向东抓紧时间喊道:“妖魔鬼怪都退去了,孝子守痛诶。”

    薛果拿起桌子上的手绢当做丧碟子摔在地上,这也是老北京丧礼的风俗,摔碟子,传说人死了到地下去,会有一个王婆婆灌死人喝迷魂汤,喝了就没有办法投胎转世了。

    所以活人要在死人灵前把碟子摔了,这样死人拿着破碗到了地下,那王婆婆的迷魂汤就会从破碗里面漏光了,就不会喝下去了。

    这是一种民间传说,还有一种就是说人的一生肯定会浪费很多水,死了之后阎王爷会让你喝脏水赎过,有了破碗,脏水也就漏走了,不用喝了。

    这些都是传说,但是在传统的老北京葬礼上,的确是有摔碟子这事的。

    “爸爸诶。”薛果痛呼一声,就开始悲哭了。

    观众见薛果真来这一出了,全场气氛到达高潮,叫好声连连。

    薛果见效果不错,起身乐滋滋跟何向东道:“您瞧我这怎么样?”

    何向东竖起大拇指道:“太好了。”

    薛果又问:“那咱什么时候去美国啊?”

    何向东摇头道:“去不了了。”

    “啊?为什么呀?”薛果傻眼了。

    何向东坏笑道:“因为呀,老头儿还没死呢。”

    薛果一推何向东,骂道:“我去你的吧。”

    底结束,这一场闹剧终于结束了。

    演员们冲观众鞠躬谢幕。

    观众先是一静,然后全场爆发了最强烈的掌声,叫好声差点掀翻了天。

    见状,何向东终于安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