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彪你够了
    观众都是好热闹的人,现场当时就燃了,这群人山呼海啸的,都要闹翻天了,还有几个激动的想跳起来的,可是实在是没有办法,这里人太挤了,他们都动弹不了。

    何向东稳了稳身子,舞台是有点乱,但这是难免的,这些人也不是专门的相声演员,又是临时被拉过来的,什么都没弄懂就要上场了,乱是正常的。

    何向东看着翻起了跟头就没完的喇嘛,他虽然有点傻眼,但内心还算平静,还能稳得住,他见过舞台事故多了去了,这根本不算什么,完全把控的住。

    “哎哟哎哟,我们这位法师出家前是耍猴的。”何向东说了这么一句。

    薛果立马就捧上了:“耍猴?”

    何向东道:“他是猴。”

    观众笑。

    翻得正欢的喇嘛也听见了,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没翻到舞台下面去,悻悻然停了下来,脑袋往上骄傲的一扬,然后便站在了一旁了。

    他下去了,戴着十字架的家伙出来了,这还真是神魔鬼怪乱斗法,这个演员年纪比较大了,性子沉稳一点,也没想搞出什么大事情来,就对着观众鞠了一躬便站在一旁了。

    马丁悬起来的心终于放下了,他也迈步走了出来,这场演出也有他,只不过他不需要换衣服。

    最后还有一个演员也出场了,这人也是一起跟着过来帮忙的,他演的是搀着孝子的大寮,在老北京的丧事风俗里面,是会有一个明白各种白事规矩的人帮忙料理的,这人就是大寮。

    陶华太年轻了,性子也太轻浮了,何向东担心他上台表演可能会出问题,舞台跟拍影视作品是不一样的。

    影视作品是机器拍的,你出错了,大不了再来一遍。这种舞台表演,观众就坐在你面对,你任何一点错误都会被人家看见,而且舞台上是没有重新再来的机会的。

    所以何向东没让陶华上台,只是让他在后面歇着。

    见人都齐了,何向东道:“好,各路神仙都齐全了,那咱们这就做比成样,来做一场白事。”

    说着,何向东拿起桌子上的折扇和手绢,把手绢绑在了扇子上,递给了薛果道:“做比成样,这就是幡儿了,孝子打幡儿。”

    薛果把折扇拿在手上,摇了摇,笑道:“这幡儿倒是真够卡通的啊。”

    何向东又喊:“薛果他爸爸呢?”

    马丁一下子就走到前面来了,喊道:“来了来了,在这儿呢。”

    观众一见老板都亲自上场表演了,他们都激动了,一群人狂笑不止。

    何向东笑了笑,用话筒说道:“来,薛老爷子死一个吧。”

    马丁也很爽快,扑通一下子就躺在地上了。

    观众看了更是笑得快要跳起来了。

    其实在福寿全里面,基本上是不会有人扮演那位老爷子的,因为这不好看,旁边都是做法事的,自己躺在地上装死人,很多人觉得忌讳。

    所以在表演的时候,这一环节就给省掉了。但是这一次马丁赔了那么多钱了,他很想一次性就把茶馆的名气打响了。

    这人能打拼下来这么大一份家业来,肯定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薛果和何向东两人本事了得,但是这两人演完这一出就要走了,那自己茶馆怎么办?观众没地儿看这两人的表演了。

    所以他就想自己也上台演一下,至少给观众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以后人家一想到要喝茶,就都能想到有一家茶馆的老板躺在地上装死人给客人看。

    只要能想起这个来,那他的茶馆就不愁生意了,马丁为了他的生意,也真是豁出去了。

    何向东一指薛果,说道:“来,大寮搀着孝子。”

    那人立马过去了。

    福寿全可以大弄也可以小弄,弄得好一点的,旁边都可以配着弦师乐队,简单一点的,随便在身上扮一点就可以上来了。

    说白了也就是低配跟高配的区别,何向东借助了剧组那边的演员和道具,勉强弄了一个中配的福寿全。

    何向东把话筒拉倒跟前,自己坐在了桌子上,拿过一个木鱼来,朗声说道:“现在就到了美国了,各位法师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几人齐声大喊。

    何向东又道:“大寮搀着孝子走过来。”

    大寮马上搀着穿着一身孝手上还拿着幡儿的薛果缓缓走到马丁的身边。

    他这边一动,何向东就开始敲木鱼,他这里一敲,嘴里一唱旁边人也开始和起来了:“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结婚进行曲。

    现在都流行西式婚礼,这里人也都知道这个曲子,一下子就都笑疯了。

    薛果和大寮两人明明是奔丧去的,结果突然来了一个结婚进行曲,这两人快疯了,薛果回头就骂:“我死爸爸呢,您在这儿放结婚进行曲啊?”

    何向东急忙认错了:“哎哟哎哟,对不住了对不住了,我看你们两人实在是太像结婚了,你看你还穿一身白,我还以为你穿婚纱了呢。”

    “哈哈哈……”这话一出,又是一片笑声,连躺在地上装死人的马丁都憋笑憋得差点诈尸了。

    薛果骂道:“什么婚纱,您说的这都像人话吗?”

    何向东道歉道:“我错了,我错了,我重来啊。”

    薛果满脸不悦,但是也没说什么。

    何向东马上调整了一下,瞧着木鱼众人合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

    笑声太大,台上唱的什么已经没人听见了。

    薛果破口骂道:“还有没有一点死人的样子了,你们这里这么欢乐啊?”

    众人瞧见薛果这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又是大笑,连扮上妆的那几个演员都差点没忍住。

    何向东等观众声音下去了,他才一本正经地敲着木鱼,面相庄严道:“超度亡灵,西方接引。”

    “嗒。”何向东重重一敲木鱼。

    观众也都安静下来了,看样子这回是要认真了。

    和尚龙行虎步冲到舞台前,抢过话筒,因为他是没有台词的,一下子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但是也不能卡在台上啊,脑子一转,之前拍戏的台词就在脑子里面突然出现了。

    “淫僧……”

    “嗯?”薛果一愣。

    何向东马上骂道:“住嘴,别把你爱好说出来。”

    观众笑。

    被何向东这一打岔,他更忘了自己要干嘛了,有点发愣,傻在台上了,脸噌一下就红了。当时都尴尬的不行了,他骨子里面的女人劲儿就出来了,就在台上扭起来了,而且是撒娇小女人的那种扭法。

    观众一阵恶寒,没见过哪个大汉会有这种表现的。

    何向东也有点反胃,赶紧出声提醒他:“法师,念经超度亡魂。”

    和尚才想起他要干嘛,但是他一紧张就把事先商量好的歌给忘了,但是场上不等人啊,他冷汗都要下来了。

    就在这一瞬,他脑海里面突然蹦出来一首歌,他便抱着话筒娇媚地扭起来了,嘴里用很纤细娇柔的声音唱道:“一步踏错终身错,下海伴舞为了生活,舞女也是人,心中的痛苦向谁说……”

    全场霎时一静,众人像看神一样看着和尚。

    和尚唱歌还入了神了,娇媚地扭动着他能打死牛的身躯,声音更加动情了,简直是感人肺腑:“难道这就是命,注定一生在那风尘过,伴舞摇啊摇搂搂又抱抱……”

    何向东差点没从桌子上栽下来,大彪你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