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最后一个群口
    何向东看着台下密密麻麻的观众是满心的感慨,有接近一半人是新来的,现在台下是鱼龙混杂。

    听了他们前面那一场相声的观众此刻自然是很兴奋的,也非常喜欢他们的表演,这样效果就很容易出来了。但是现在却有不少新来的观众,这些人是刚来的,情绪都没有起来呢。

    何向东原本计划这一场是说单口的,这个计划是不会改变的,但是表演需要稍微调整一下。

    正式入活儿之前的垫话儿要长一点,要充分调动观众的情绪,这一点何向东非常擅长,几个临场抓的哏现场把包袱抖出去,效果一下子就出来了。

    全场观众是被逗得哈哈大笑,何向东通过文工团大舞台的锻炼,现在在这种小剧场他拿捏的火候也更加到位了,表演非常稳当,他一个人说的效果也很不错。

    见现场气氛都起来了,何向东就正式入活儿说单口,说的依然是最经典的九头案,只说前面两个头,后面的也没有时间再弄了。

    九头案是绝世名段,这一段说完,全场观众的好奇心都被勾起来了,何向东就在这个时候下场了,留下一群不满的观众。

    然后马丁就上台抗骂了。

    何向东给后台那一帮演员做最后动员:“要的都说了,等会儿我和薛果先上场说,你们就在后面候着,等我叫你们上去的时候你们再上去啊。行了,这一出戏如何就全拜托诸位了。”

    “行,你放心,有我们呢。”

    “我们也是专业演员,没问题的。”

    何向东满意点点头,对着众人一拱手,说道:“那我就拜托诸位了,我们哥俩先上了。”

    “等会儿,我怎么办啊?”这里面有一个陶华的人,也是跟着和尚道士他们一起来帮忙的,但是因为没有准备他的服装,所以何向东就没有安排他上场了。

    何向东摸摸鼻子,对他说道:“小华,这样,你要是想看演出呢,就去大厅那边。你要是累了就在后台歇歇,让伙计儿给你切壶好茶,弄点点心,等暂完了一起吃夜宵啊。”

    陶华见状,也只能无奈地答应了,他是非常想上台玩的,可是没有他能用的服装啊,他这样上去也不像样,看样子只能呆在后台了。

    何向东也不再废话了,带着薛果就赶紧往舞台那边跑去。后面那几个帮场的演员也边换衣服边往后台跑,他们要在舞台后面候着。

    陶华挺伤心的,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面唉声叹气,这些人都上台玩了,现在就剩他一个人了。

    这人也特别年轻,比何向东岁数还小呢,前面何向东为了宽这些演员的心,就跟他们说到时候上台就像玩儿一样表演就行了,随便来,越随便越好。

    这孩子一听当真了,还真以为这帮人是上台玩了,现在就剩他一个人,这难受劲儿可别提了。

    他搓着自己的头发,满脸不高兴地把头往旁边一甩,一下子就看到门后面挂着的东西了,他的瞳孔慢慢放大。

    ……

    另一边,何向东和薛果再一次上场,台下马上爆发了非常热烈的掌声,下面还有很多人再喊继续说九头案的。

    两人在台上站好了,何向东用眼睛一打量,这底下坐的依然是满满当当的,太满了,还有很多人是贴着舞台坐的,他感觉自己要是再往前走一步就能踩到人家了,这贴的也太瓷实了。

    薛果还是有点不是太适应这样非常密切的舞台,观众演员简直就是面贴面表演了,这需要很小心,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要拿捏到位,因为你的一点点瑕疵都能被观众看的一清二楚,尤其是接下来的这场相声他需要用到的表情很多。

    何向东的感觉就好多了,他本来就是撂地出身的,撂地很多年了,特别喜欢也特别习惯这种面对面的表演,这种模式给他的感觉非常舒服。

    两人都在边说话边调整自己的状态,因为接下来这场相声他们俩都是头一次表演。会了跟能不能演是两回事,所以他们俩都要在台上提着神儿说,不然很容易出岔子。

    何向东在台上跟观众聊天:“听到好多人都在说想听九头案后面的东西啊,是这样吗?”

    “是。”几百人齐齐喊道。

    何向东自己都吓一跳,他笑笑:“九头案呢,咱们以后有机会再说,现在来一点尝尝就得了。”

    这话一出,观众立马就不乐意了,各种嗯啊古怪的声音都出来了。

    何向东赶紧压压手,提着声音道:“好,谢谢。”

    薛果叫道:“谢谢?这都挨着吗?”

    观众也笑了,气氛缓和了不少。

    一个优秀的相声演员一定要学会管控观众的情绪,何向东此时也说话了:“演出的节目都是有安排的,九头案咱们这次没办法说了,这样我给你们说一个电视台不让播的节目。”

    “哦……”一听这话,观众瞬间都来劲儿了。

    薛果看看观众,摸着鼻子问道:“哟,这不让播的是什么节目啊?”

    何向东道:“你别想得那么肮脏,这节目很干净啊,但是挺好玩的。因为种种原因呢,现在没什么演员敢再演了,上一次演出恐怕还是在解放前吧。”

    “嚯……”薛果拉长了音,惊问道:“都这么久了啊。”

    观众们也很吃惊。

    何向东点点头,一本正经的对观众说道:“今儿你们算是来着了,几十年没人看过也没人演过的节目,咱们今晚就演。出了这个门,就再也找不到演这个节目的地方了。”

    “好……”观众们纷纷鼓掌,何向东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他们的好奇心都勾起来了,连前面对九头案后续的疑惑都给暂时压下了,这就是相声演员的厉害之处。

    何向东见状自知已经可以开始说了,他便把话题切进去了:“这个段子是相声段子,你们诸位也知道我们都是文工团的相声演员,这次也是受我们马老板之邀来这里给大伙儿说相声的。”

    薛果点点头,捧了一句:“对。”

    何向东继续道:“前面也新来了不少观众,可能也有不少人对我们哥俩不熟悉的,我得再介绍介绍。”

    薛果道:“您给说说。”

    何向东拍拍自己胸脯:“我叫何向东,是一个非常普通的相声艺人。在我身边的这位叫薛果,薛老师。”

    薛果摆摆手:“可不敢叫老师。”

    何向东平铺垫稳地往下说:“我们都在一个单位上班,一起搭档说相声,我对薛老师是非常了解的,这个人太好了。”

    薛果谦虚道:“您客气。”

    何向东对他说道:“人老实啊。”

    薛果淡笑着道:“还行。”

    何向东对着观众声情并茂啧啧称赞:“这人老实啊,多老实,我真……我……你们想……这人老实到他儿子都不是他亲生的。”

    “去。”薛果爆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