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王室大总管
    观众更是大笑不止,现场气氛热起来了。

    何向东还跟他说:“厉害了,您看的还真多啊。”

    薛果很谦虚道:“这都是学习。”

    前面入活儿的方式已经商量好了,现在几个砸挂的小包袱一抛,又有一点偏了,何向东就把话头给递过去了:“那您对英语应该非常精通了?”

    薛果赶紧摇头:“那没有,看那玩意儿学的都是姿势,谁学语言啊?”

    “噫……”观众们纷纷发出嫌弃的嘘声。

    这两人在台上还是挺欢乐的,何向东见薛果已经把话题重新掰过来了,他便说道:“那最基本的,你总是知道的吧?”

    薛果点点头:“这是最基础的啊,我肯定也是知道一点的。”

    何向东道:“那我们就来表演一回。”

    薛果急忙道:“可是我会的不多啊。”

    何向东道:“没事,咱们就是做比呈样,你会说一个no就好了,咱们主要是要看看英国人说话的那个绅士气度。”

    “哦,这还行。”

    何向东道:“那好,那我们就把对话带入到具体情境里面,也不能干巴巴说呀。这样,就好比你是英国的王子,这样行吗?”

    薛果乐了,笑得跟傻子似得:“行啊,这太行了。”

    何向东拍拍自己的胸脯:“那我呢,我就吃亏一点,我长得比较老气,我就演一个已婚人士,我就演女王的丈夫。”

    “哦。”薛果用了迟的技巧,装作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现场观众都笑了,他才猛然惊醒,一把推开何向东:“你还女王的丈夫,哦,敢情我是你儿子啊?”

    何向东苦着脸,悲愤道:“所以我吃亏呀。”

    薛果骂道:“你还吃亏啊,你都当我爸爸了。”

    何向东道:“那我换一个,换一个行了吧,我就当王室的大总管。”

    “这行。”

    何向东:“我就是负责您衣食起居的大总管老王。”

    薛果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腻歪道:“英国人有叫老王的吗?”

    何向东凑合道:“就那个意思嘛。”

    薛果无奈道:“行吧行吧,就那样吧。”

    何向东道:“那咱们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早晨,王子殿下可不能像咱们这些普通人一样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蹬着自行车上班去,这不像话。所以咱这时间要在九点钟。”

    薛果点点头:“早晨九点。”

    何向东整了整身子,非常端正地站着,声音也用了播音腔,非常的文雅和绅士:“清晨九点钟,我从我办公室迈步走出来,走到您的寝宫之前,轻轻伸手推开了大门,踩在一拳头厚的天鹅绒的地毯上,慢慢走到了您的身边。”

    薛果还乐不滋儿地插嘴:“嘿,真有身份。”

    何向东继续用很绅士的语言说道:“看见你还在熟睡当中,我便走到窗边把天鹅绒的窗帘拉开,然后再把火炉子端出去。”

    “嗯?王室也用火炉子?”薛果愣了。

    观众笑了。

    何向东解释道:“英国冷啊,没有火炉子怕您冻着,这是王室标配。”

    薛果抿着嘴嫌弃道:“嗬,真糟蹋那天鹅绒。”

    何向东笑笑,继续做着动作并且配上非常文雅的语调:“把炉子端出去之后,我再踩着一拳头厚的天鹅绒地毯上走进来,把您的尿盆端出去。”

    “哈哈哈……”听到这里观众实在是忍不住了,放声大笑了起来。

    薛果满脸腻歪:“你到底是真知道还是在不懂装懂啊?人家王室连个抽水马桶都没有吗?”

    何向东又开始忽悠了:“人家王室节约用水,人家要起到表率作用。”

    薛果挥挥手,无力吐槽了:“行吧行吧,你继续往下说吧。”

    何向东调整了一下声线,继续用很文雅绅士的声音说道:“尿盆子端出去之后,我又踩在一拳头厚的天鹅绒的地毯上……”

    薛果插了一句嘴:“行了行了,就别说天鹅绒了,多糟践东西啊。”

    何向东没理他,继续往下说:“我再次走到您的床边,看着清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您浑圆有弹性的臀部上面,还有您的英俊的侧脸也在金色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棱角分明。”

    观众们都傻了,两秒钟后,全场爆笑。

    薛果急了:“这是什么破故事?我屁股有没有弹性,你摸过是怎么着?”

    听到这话,观众更是笑得停不下来了。

    何向东赶紧点头:“定期检查王室成员的身体健康是我的这个大总管的责任。”

    “哎呀。”薛果捂着脸,都没法说话了,最后只能道:“那英国太阳也没那么缺德的啊,哪有同时照在脸上和屁股上的啊?”

    何向东解释道:“是您睡觉的姿势不一样,您是撅着您尊贵有弹性的臀部,然后侧着脸睡觉。”

    薛果大叫一声:“嗬。”

    “吁……”台下观众再起哄。

    气氛相当热烈,其实到了这里了,何向东敢说自己已经把这场演出弄好了,哪怕是赵峰华来到这里也不见得做的比自己更好,他自己也看过赵峰华的演出,说的更直接一点自己比他只强不弱。

    何向东跟赵峰华是有区别的,何向东常年在民间混迹,而且他吃饭全都是靠着演出卖的票钱,他能更好的应付这样的演出,赵峰华则不一样,他瞄准的电视和晚会上面,这种花了钱的观众他还真不一定能满足的了。

    赵峰华看着眼前气氛热烈的观众,又看着台上洒脱自如的何向东和薛果,脸色非常难看,都看到这里,他哪里还不明白,这两人已经完全把场子撑起来了,有没有自己根本就是一个样。

    自己前面临场拿人就是一个笑话,人家随便来了两个年轻人就可以把场子撑好。还打算看别人笑话,看个屁啊,自己还白白损失了原本可以很轻松到手的五千块钱。

    “都是你们两个混蛋害的。”赵峰华怒视着台上两人,愤怒的目光更是紧紧盯着何向东不放,薛果的师父比他强多了,他可不敢做的太过,只能把火都撒到何向东头上了。

    “我们走。”赵峰华最后阴狠地看了何向东一眼,转身便出了门,他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赵原等人一愣之后,也跟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