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你竟然要演那一出
    等到这些人出去,那些茶馆伙计来劲儿了:“终于滚了,真碍眼睛。”

    “这群掉进钱眼里的孙子,呸。”

    “真恶心,枉我以前还挺喜欢赵峰华的,真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人。”

    “还有赵原他们,哼,亏得我们以前还对他们那么好。”

    “妈的,一群垃圾,真想揍他们。”

    ……

    薛果没有理会伙计们的抱怨,他走到马丁身边,拍拍自己好朋友的肩膀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了。”

    马丁苦笑着摇摇头。

    何向东也走到马丁身边,道歉道:“抱歉马老板,是我太冲动了,坏了您的演出,是我不对,对不起。”

    马丁看着他,摇头笑笑:算了,这事不怪你,我也早就受够了那个王八蛋,这孙子太混账了,赔钱货还拽的跟什么似的,还非要临场拿人要加钱,没见过这么混账的。”

    何向东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临场拿人是相声行内的大忌,也是整个艺人行内的大忌,只是现在敢这样做的演员也多起来了,正所谓店大欺客客大欺店说的就是这个。

    赵峰华也就是敢在这个小茶馆呈呈威风,给他换到电视台去,他保证装的跟孙子似得。

    最让何向东生气的也就是赵峰华的艺德,这种临场拿人的艺人在以前是要被所有艺界同行排斥的,这种艺人不管走到哪个园子茶社,都不会有人让他搭班的,因为名声臭了。

    在旧社会的时候,艺人是下九流行业,被世人看不起,所以这一行的很多规矩都是为了维护整个行业的名声,像赵峰华这样的行为是他自己没有艺德,但是外人骂的不只是他这一个人,骂的更是相声这个行当以及所有从业者。就像一个外地人在城市偷了东西,人家骂的就是他那一个地区的所有人,某某省的人怎么怎么样。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在旧社会时期,艺界容不了这种人的原因。但是在现在好像这种行为司空见惯了一般,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现在相声行这么不景气,也没有什么观众爱听相声,相声都已经变成这副样子了,赵峰华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知名演员,居然还做出这种往整个行业抹黑的事情,何向东怎能不气啊。

    何向东从小受到的方文岐的教育就是对不起任何人也不能对不起观众,这是一个艺人最基础也是最应该做到的事情,今天他见到行业内的“翘楚”居然拿罢演来威胁老板牟利,得亏这人不是自己徒弟,否则何向东一定踢死他。

    当然何向东不是反对艺人为自己争取利益,而是他忍受不了这种临场拿人用罢演来威胁别人的不要脸行为罢了。

    薛果皱着眉头问道:“那今晚的演出怎么办?”

    马丁叹了一口气,道:“还能怎么办,跟观众解释呗,就说是赵峰华临时有别的安排来不了了,把票钱退给他们算了,呵呵,这样我还能少赔一点。”

    其实发生这种事,马丁也是非常难办的,他不仅不难把事情真相公开,还要帮赵峰华掩饰。因为没有办法,你把真相说出去,赵峰华那边不得跟你撕起来啊,到时候弄成一团糟,客人们也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想法来,不管结果如何自己茶馆的生意都会受损,所以他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薛果知道马丁是在宽自己的心,赵峰华不来了,他这里肯定得赔,赔的是信誉,不仅仅是金钱,万一再遇上几个闹事要多倍赔偿讹人的,他这里肯定要出乱子,而且生意也会受损。

    “东子。”想了想,薛果还是叫了一声何向东,认真地看着他。

    何向东回看薛果,两人搭档这么久了,早就默契十足了,他知道薛果的意思,再说他也有歉意,事情闹成这样跟他自己也脱不了关系。

    他就对着薛果认真点点头。

    薛果再看马丁,说道:“马哥,现在这事儿弄成这样,跟我们哥俩脱不了关系,要不晚上那场表演,我们帮你顶了吧。”

    听得此言,马丁微微有些讶异,旋即摇摇头道:“别别,我卖票是拿赵峰华的名头来卖的,客人也是冲着他来的,到时候客人看不见人,肯定是要出问题的,你们俩上去也不管用啊,到时候再害的你们下不来台,不行不行。”

    薛果道:“马哥……”

    “哎……”马丁突然打断了薛果的话,两眼冒着光,问道:“诶,你不是文工团的嘛,你们这是到新乡来演出了吗?”

    薛果点头道:“对啊。”

    马丁又道:“那你帮我请你们团里面的老艺术家不就好了嘛,你师父不就很厉害嘛,你要是把他请来,客人肯定没意见。当然费用好说,咱都是自家兄弟。”

    薛果有些头疼,他道:“马哥,不是我不帮你,关键吧,这事儿没法弄,到我师父那个级别的,人家不是说想到哪儿演就可以去哪儿演的。而且你毕竟之前邀请的是赵峰华,大家都是同行,你现在把人家赶走了,转头又把我师父请来,你说他能来吗?所以……哎呀,反正我师父那边你是别想了。”

    马丁脸也垮下来了,他被薛果这么一点也就明白过来了,别的演员尤其是知名演员肯定是不愿意接他这个盘了,人家怕丢面儿,害怕别人说他们吃相不好。

    此时何向东也说话了:“马老板,不管怎么说,现在事情变成这样我都难辞其咎。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但是如果您相信我,我想我会尽力帮你把场子补上的,我不敢说能让所有观众都满意,但我有信心征服其中的大多数。”

    马丁被何向东的话惊到了,客人可全都是冲着赵峰华来的,现在赵峰华不见了,就你这个不出名的毛头小子上去也能平息客人的不满?甚至于还可以让他们大部分人满意?

    真的假的?

    马丁带着询问和愕然的表情看着薛果。

    薛果对他坚定地点点头。

    马丁用手捂着已经张大了的嘴巴,手上不自觉地狠狠搓了几把,他还是觉得这人太自傲了,深深地看了何向东一眼,他又转头看薛果,问道:“果儿,这事真靠谱吗?”

    薛果看看淡然的何向东,又看着马丁,道:“他说可以,那就一定可以。”

    马丁认识薛果很久了,深知这小子沉稳的性子,他都说这年轻人能行,难道他真的这么厉害?马丁看着何向东的眼神都变了变。

    好一会儿过去了,薛果都等的着急了,马丁才咬咬牙道:“行,反正最差的情况就是退钱,不如赌一把。对了,就靠你们两个,人也太少了啊,赵原他们也走了,也没有别人了,你们怎么办?去文工团找其他演员吗?”

    知名演员碍于面子不肯来接这个盘子,但是这些小演员却没有那么多忌讳,肯来帮忙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何向东摇摇头:“他们的相声说说晚会还凑合,卖钱可不行。果儿,把跟咱中午吃饭的和尚道士他们叫来。”

    “和尚?”马丁是真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晚上演出请和尚来干嘛,做法吗?

    薛果前面还是跟马丁一样茫然不解,现在突然脑子里一道精光闪过,惊叫道:“你竟然要演那一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