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相声园子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个和尚也不是真和尚,是为了拍戏才把头发剃掉的,自然也不需要守着那些清规戒律。他现在也在喝酒吃肉,你说明明是一个胳膊上能跑马的壮汉,可却偏偏扭扭捏捏的,吃起来东西来也是细嚼慢咽,斯文的不行了。

    这完全不是这个大汉的画风啊,看起来太违和了,何向东看了好几眼,浑身的不舒服和腻歪。

    道士一头披肩的长发,现在把簪子拿了下来,长发垂肩看起来很有摇滚的范儿,他对和尚骂骂咧咧道:“大彪,你能不能别这样一幅扭扭捏捏的样子,你看你把人家何兄弟给吓的。”

    “哼。”和尚发出一声娇哼。

    众人一阵恶寒。

    薛果还跟何向东解释:“你别在意,大彪那人就那样啊,不过啊,他人好。”

    “是是是。”何向东干笑着应对着,心里却在想大彪这名字倒是起的真妙啊。

    饭桌上坐着剧组里面的和尚、道士还有喇嘛三个人,这几位都是薛果的老朋友了,现在在饭桌上聊的正开心。

    何向东倒还是比较矜持的,也不怎么答话也不活跃。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别看他在舞台上滔滔不绝的,一点都不见生,其实那都是工作需要。

    生活中,他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慎着一点的,面对自己熟悉的人会显得很活跃很亲近,但是面对陌生人,他就会觉得不是太自在了,还是会保持着一颗谨慎的内心。

    这可能也跟他在江湖混久了有关系吧,所谓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说的就是这个,老江湖会不自觉地在心里筑起一道围墙,墙内墙外是两个世界,能走到墙内世界的人很少。

    薛果那几个朋友也是许久没见了,聊的特别开心,以至于都忽略了旁边的何向东。

    当然何向东也没有把不自在挂在脸上,他表露出来的还是云淡风轻的模样,而且时不时还搭上几句话,看上去还是非常得体的。

    道士吃着菜对薛果说道:“哎,马丁也在新乡呢。”

    薛果惊讶道:“是嘛,这小子跑新乡来了啊?我是说好几年没见他了呢,他现在这儿干嘛呢?”

    道士说道:“嗨,我跟你说这小子现在可牛了,他在这儿办了一个演出的场子,嚯,那生意可好了,这孙子现在发大财了。”

    薛果道:“真的啊?还开剧场了啊?什么剧场啊,演的什么啊?”

    道士把筷子上的肉塞进嘴里大嚼起来,边嚼边说道:“你还别说,他这买卖跟你还真有关系。”

    薛果一指自己,纳闷道:“跟我?”

    旁边坐着的喇嘛给他解释了:“因为那孙子开的是说相声的场子。”

    “啊,他弄相声园子啊?”薛果这回是真吃惊了,民间现在专门演相声的小剧场很少,他知道的也就何向东在北京弄的向文社,还有天津于宝林先生牵头开了一个,别的他还真不怎么知道。

    何向东也有些错愕地抬起了头,终于来了让他感兴趣的消息了,他虽然也在民间开剧场,但是他并不反对其他人也开,甚至于说他觉得他的竞争对手越多越好,最好说相声的都到民间来说。

    他一直的观念就是要让相声民间化,他始终认为只有相声民间化才是繁荣这个行业的最好途径。

    不管你上多少次电视,不管你上多少次春晚,哪怕是你的知名度已经很高了,你没有与名气相匹配的实力一样是白搭,观众喜欢的肯定是你这个人的相声,而不是你的曝光度有多高,相声是一门手艺,手艺人能吃饭的只能是靠自己的能耐。

    何向东有一个很清晰的认知,那就是观众喜欢的相声肯定是在民间的。为什么这么说,原因很简单,民间艺人靠着观众吃饭,他的相声不被观众喜欢,他就要饿肚子,为了避免被饿死,他只能不断改进自己的相声,让观众愿意花钱来看,这种模式直接提高了演员的艺术水平。

    当然专业团里面也出了不少被老百姓喜闻乐见的相声作品,但是这些相声都是那些艺人深入基层好几个月,甚至一两年,有了深刻感悟之后才写出来的作品,所以它才能被群众接受。

    这跟现在那些演员不一样,现在肯下基层体验的太少太少了,动不动就好几个月一两年的,谁吃的消?找一个不错的编剧花点钱弄一个搞笑的本子照样能说,上了电视照样能红,谁还费那个劲儿啊。

    但是这种模式是不持久的,虽然曾经也出了好几个非常优秀的相声编剧,比如何迟,梁左等人,他们也写出了非常优秀流传甚广的相声本子。但是一个艺人,尤其是相声艺人你可以借助这些外力,但不能依赖,艺人归根结底还是要靠自身强。

    所以现在何向东知道了在河南新乡还有一个相声园子,他非常开心,眼睛都释放着夺目的光彩。

    薛果扭头看了一眼何向东,露出会心的笑容,他知道何向东听到这消息肯定得来劲。

    他笑了笑,对道士说:“你知道马丁电话吗?把那孙子叫来一起聚聚呗,话说我也好些年没见他了。”

    “成啊,没问题。”说着,道士就从兜里面把手机拿出来准备打电话。

    薛果艳羡道:“嚯,你这可了不得啊,都用上手机了啊?”

    道士撇撇嘴,嫌弃道:“你一个端着铁饭碗的家伙不会还在用破传呼吧?”

    薛果笑骂道:“我一个无产阶级哪里有你们投身资本主义的家伙挣得钱多啊。”

    “滚。”道士没好气地骂了一声,拨完号,便把手机放在耳边,通了之后说道:“喂,孙子诶,没错,就是我,哈哈哈……”

    何向东一直盯着道士看,他不知道电话里面那位马丁在说什么,他只听见道士在那里讲话。

    “啊,打电话找你干嘛?废话当然是有事啊。说?我才不说我就吊你胃口。”

    何向东翻着白眼,都要无语了。

    “别挂别挂,薛果来新乡了,他问你要不要来聚聚,出来呗。啊?你有事,什么事啊,你那园子的事儿啊?要不要帮忙啊?哦,哦,行,那我先撂了。”

    薛果问道:“怎么回事啊?”

    道士把手机收起来,皱了皱眉,说道:“马丁在电话里面也没说清楚,就说好像他那个相声园子好像出了点什么问题,现在正在处理,他说他暂时来不了,等明天他请你吃饭。”

    旁边的喇嘛问道:“啥事啊?要我们帮忙吗?”

    道士摇摇头道:“他也没说清楚,我倒是问了,他说不用帮忙,可能不是什么大事儿吧。行了,咱吃咱的吧,真有事那孙子指定得说话。”

    几人这才放心下来。

    不过何向东却是有点不甘心,他对道士说道:“您能把那园子地址告诉我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