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路途
    演出结束了,何向东再一次证明了他单口相声的价值,这在舞台上绝对是一把利器,但凡是听过一次的,第二晚肯定得来,这玩意对观众的吸引力强大无比。

    黄主任也把何向东在白银站的表现写成报告发到北京去了,上面的领导对这件事很关注,如果何向东的单口在舞台上真的拥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他们就准备把长篇单口相声正式加入到舞台演出里面。

    这是有巨大意义的,这是为舞台上增添新的表演种类,而且也改变了原先的演出时间。当然在进行调整和改革的过程中肯定会遇到很多麻烦,但最关键的是何向东的单口一定要非常出色,不然上面领导也会很难做的。

    黄主任很看好何向东,但是也没有帮何向东夸大成绩,就是把统计好的数据和材料上报就好了,尽管如此,这份报告依然让上面领导大吃一惊。

    而在北京,团里的大老板们也在激烈讨论和紧张筹备着,不过这一切何向东是不知道的,他还忙着演出呢。

    李远功和黄高柏自从上次那件事情之后也没敢再找何向东的麻烦了,他们整天提心吊胆的,倒不是害怕何向东,而是怕侯三爷找他们麻烦,没过几天,这两人都憔悴了不少。

    何向东看在眼里,也没有去告诉他们这里面的状况,就让他们担心去吧,老话说得好害人终害己,这是活该。

    团里也有几个演员是知道黄高柏和李远功两人害何向东的事情的,那天晚上他们俩说的时候也没有躲着别人,这几个人见到这两人的惨状,也是暗暗心惊,这才几天怎么就变成这副样子了。

    他们也有问过这两人,黄高柏和李远功也没敢往外说,主要是太丢脸了,想让人家丢脸,结果自己的脸却丢到姥姥家去了,他们哪里还敢说啊。

    两人就这样支支吾吾的不肯明说,围观群众更闹不明白了,只能是惊叹于何向东的手段了得,更是心惊于何向东的城府心机,不过也有好处,至少这些人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其实哪里有什么手段了得啊,手艺人还是得凭能耐说话,要不是何向东的单口吸引力实在太大,观众早就被小慧给挡回去了,哪里有后来的事情啊。

    演出在继续,团里继续开始巡回演出,离开甘肃之后,继续西行,最西一直到了新疆,然后转南下,再由西往东演到北京为止。

    这一路过来,每一场的演出都有何向东单口的份儿,都是放在节目最后面,但是效果出奇的好,基本上到了一站,只要何向东的单口一说,保准第二天满座,而且一直到演出结束都没什么人走的。

    要知道以前的他们的演出可都是边演出边走人的啊,现在在第二场演出的时候基本就杜绝了这种情况。

    这本来是一件极好极有面子的事情,其他团的演出可没有这份成绩啊。可观众就是冲着何向东的单口来的啊,这就好尴尬了,如果何向东是个大角儿也就罢了,这人偏偏还是个无名小辈,这就让有些妒忌心重的演员觉得很不舒服了。

    不过还好没出什么事。

    黄主任这段时间很兴奋,观众那边的反响太好了的,他的报告是一份一份源源不断地往北京传,他甚至还在想要不要专门培训出来一批能说长篇单口的相声演员,到时候说不定能大放异彩呢。

    对黄主任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侯三爷也只是翻翻白眼,不予置评,能说八大棍儿的相声演员是那么好培养出来的?这是相声里面最难的部分,能出来三五个很出色的就了不得了。

    何向东是说的很好,而且也很年轻,但这人是个妖孽啊,这种妖孽几十年能出一个就算不错了,又岂能用常理度之啊。

    侯三爷并不看好黄主任的想法,但他也没有阻止,组织团里演员学习单口相声,这是一件好事,对演员技艺是一次锤炼。书口戏架,相声演员就要有一张说书的口,八大棍儿其实也就是说书,和评书没太大区别。

    黄主任是个很负责任的领导,他还想过要不要干脆把何向东的单口搬到第一场来,这样说不定效果会更好。

    后来想想,还是决定放弃了,主要是何向东的单口时间太长了,他的节目要是摆在第一位,那别人就甭演了。这样的话,不仅其他演员的怨气会很大,而且也会影响到整场演出的效果。

    总而言之一句话,何向东目前在团里风头正盛。

    演出在继续,从四川那边一路向东演回北京,演出一直到了河南新乡,再过几站就可以回北京了,这次演出也将要彻底结束了。

    何向东离开北京也好几个月了,一直都没回去看过,虽然是通着电话,但是他这心里总是放心不下。

    向文社现在发展的怎么样了?自己收的徒弟陈军现在学的怎么样了,走之前他是托付张文海管着这孩子的学习的,现在也不知道这孩子有没有进步。

    何向东也有了一点做师父的样子了,师徒如父子,虽然陈军小他的岁数不多,但是在何向东看来这就是一个孩子,真真正正的一个孩子,他还是很放心不下的。

    还有自己师父张阔如,在北京不知道过得好不好,他特别想回去看看。还有方文岐,他也一直跟老头儿保持着联系,这两年来老头儿没有那么倔了,何向东想演出结束之后,一定要去上海去看看他,这次就甭管他同意不同意了。

    当然放心不下的还有他的田佳妮,妮儿一直也在忙演出,有单位安排的演出,也有自己跑穴的演出,不过她说这两年跑穴是越来越不好干了,因为没人再愿意听大鼓了。

    在电话里,何向东一直非常耐心安静地听着佳妮的抱怨,他在佳妮面前就不像在外人面前那样活跃了,或许这才是他真正的自己。

    对佳妮的抱怨,何向东除了深深一叹,也没什么话好说。相声虽然现在是不景气,但是比起其他传统曲艺行当来,真的还算是好的,其他行当真的是快没人听了。

    他和主持人吴蓓的事情也解决了,他后来找了个机会就跟吴蓓挑明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长痛不如短痛,他不想耽误人家姑娘,就只能明说了。

    吴蓓也在薛果嘴里面了解了何向东和田佳妮的过去,在佩服和感动之余,也知道自己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就不再纠缠何向东了,在成都站的时候她便换岗回到了北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