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二十章 挖坑不填
    何向东的单口依然在继续,上文书说到张广聚出了四美堂之后就到后街的药店,买了两斤砒霜就回家了。

    何向东不急不慌地说着后面的故事,说张广泰是怎么样从哥哥的虎口之下逃脱的,又是怎么样在天津的酒店把钱花完的,后来没辙想自杀,又是怎样被李柏辰救下收为弟子传艺的。

    这一晚何向东说了很久,因为明天他们就要走了,再到这边来可能要到明年了,现在又没什么人说长篇单口了,他要是不把坑填上,这就不合适了。

    所以何向东说的是口干舌燥但却乐此不疲,一直说了两个多小时,也得亏他年轻,否则非得累死在台上不可。

    他一直往下说,说到张广泰认上海道哈大人为义父,追随哈大人到上海当差,自己也收了一个义子叫张昱。再说到哈大人不想为朝廷筹措军饷伤害百姓,就决定告病还乡。

    在路径洪洞县的时候,哈大人的姨太太装病不肯走,于是哈大人让张广泰和哈嘻留下来照顾她,晚上姨太太勾引张广泰,张广泰怒杀之。

    何向东道:“张广泰哪里能忍得了这个,哈大人一生清高自傲,家里怎么出了这等肮脏之人,这要是传出去,哈大人还要不要做人了。”

    “沧郎朗郎……张广泰把短把刀抽出来了,执刀在手,说道‘姨奶奶,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我家大人对你可有山高地厚之恩,我又是他的义子干儿,我留在这里是照顾您的病情的,您怎可做出这等事情来。今天这事我可以当做没有发生,不过从今往后,您要本分做人,否则我认识春姨,我手上这刀可不认识春姨。”

    “这春姨也是一个有脾气的女子,她居然乐了‘你瞧,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血性男儿’。说着话,她就往前迈步前走,拿着胸脯盯着那刀‘你看我长得这么漂亮,你真忍心下手?’”

    “说着春姨又上前走了一步,按照她的设想,她自己往前一步,这张广泰准得把刀撤走,他还没胆子真的敢伤害自己,可是呀,张广泰他有些时候反应慢。”

    这话一出来,原本台下还是挺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给破了,一群人都笑得不行了,这也太戏剧性了。

    这就是单口相声的魅力,让你在紧张中发笑,在恐怖中轻松,人情百态,各种情绪全都靠着台上那一张嘴来调动。

    所以单口相声很难说,最难的就是调动观众的情绪,让观众的情绪和反应随着演员的安排而变化,这是非常难做到的。

    但是如果真的有相声演员能做到如此,那他就很有可能比说对口相声演员更能获得成功。

    这是有科学依据的,对口相声不管你的主题是什么,表演时间总是有限的,而且也是一个个小包袱的堆砌,观众对对口的评价就是好笑或者不好笑,很难有别的情绪。

    当然也有不少相声演员曾经包括现在都在往里面融入别的东西,包括教育意义啊,讽刺意思,歌颂价值啊,这些都有,但是能被观众广大认可和接受的很少,能广为传播的更少。

    这是由对口相声本身的特点决定的,不管是传统相声还是新相声,他都是由一个个包袱穿插扣起来的,很多东西观众笑完了也就忘了,笑声本来就容易让人忘记。但是不笑吧,这又怎么能说是相声呢,相声说白了就是一门让人笑的艺术。

    卓别林曾经说过喜剧的最高境界是悲剧,是的,这句话非常有道理,笑声很容易让人忘记,但悲伤不会,笑声加上悲伤更加不容易被人忘记。

    这是一种非常高深的境界,包括现在的很多喜剧节目都是喜剧开始悲剧结尾,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但是这种境界太难达到了,要完成这两种对立情绪的完美转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中间转换的过程,只要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瑕疵,就会让观众觉得恶心厌恶,那么这个作品就完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有无数喜剧作品都在试图达到这个境界,相声也好,小品也罢,能成功的作品屈指可数。

    其实相声演员真的不必在对口相声上冲击这种境界,对口相声天然不适合喜剧和悲剧的转换,能完美做到这一点的,我只发现了岳云鹏在喜剧人第二季表演的《我是歌手》,除此之外,尚未再发现。

    但是相声演员还有一个法宝,那就是单口相声,尤其是长篇的单口,八大棍儿,这里面的境界甚至于比喜剧悲剧转换还要高明,因为这是一个故事。

    艺人通过自己的嘴,借助故事的框架和魅力,控制着观众的情绪变化,喜怒哀乐,万种情绪都能展现出来,而且单口相声的情绪转化是最不容易让观众反感的,因为他说的是故事啊。

    真正优秀的单口相声演员太少太少了,但凡出现一个,那这人就是宝贝了。

    何向东一拍脑袋:“哎,完蛋了,一下子就进去了。那春姨倒在地上,嘴里还说话呢‘说捅就捅,我就喜欢你这个血性男儿’。”

    “哈哈……”观众都笑得不行了。

    “春姨是没了气儿了,那丫鬟可傻了,嗷的一嗓子转身就要跑。张广泰哪能放过她呀,一个是杀,两个也是杀,一脚迈前,刀出如风直接扎到丫鬟的后心上了。”

    “眨眼的功夫,这地上就躺了两具死尸了,张广泰看着春姨跟丫鬟,他自己也没想到事情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了呢,一时间他也有些出神。就在此时,耳听得窗户外面一声断喝传来‘杀得好’。”

    何向东断喝一声,一拍醒木,鞠上一躬,转身就走了。

    全场观众都傻了,不是吧,又走?

    又刨了一个坑不管了啊?

    前面不是说不忍心挖坑不填吗?

    “窗户外面是谁叫的好?是哈嘻吗?还是别人?”

    “哈大人知道张广泰杀了他姨太太,他会怪罪吗?”

    “张广泰后面怎么样了啊?什么回家收拾他哥哥啊?”

    什么都没说完,怎么就走了。

    观众们都傻了,是好一通骂街啊,演出结束之后还有人赖着不肯走的,就在死等何向东出来继续说。

    何向东前面还不忍心,还是想把故事说完的,后来一想挖坑不填这才是人生乐趣嘛,填了多没意思啊,观众也会觉着没趣的。

    所以他留下一个小扣子,然后自己就跑下台了,留下一群欲哭无泪恨得牙痒痒的观众。

    到了后台之后,何向东动作麻利地换了衣服,准备跟薛果去吃夜宵。

    薛果找到他,看到他的第一句话便是:“侯先生找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