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侯三爷很纠结
    石先生进了剧场之后,先是在舞台那边看了一会儿,见到何向东很快地安抚了观众,顺利进行了接下去的表演,观众那边也没闹出什么事情来,他也就放心多了。

    驻足看了一小会儿之后,他便转身回到了后台,找到了一间办公室推门进去,里面侯三爷和黄主任也在,这两人是主管领导,他们一般都是到演出结束之后再走的,有些时候也看看演出,不看的时候也会在后台等着的,万一遇到什么突发事情他们也好处理。

    见到石先生进来了,侯三爷抬头看他,笑道:“老石,药买来了吗?”

    石先生点点头,从手上提着的塑料袋里面拿出胃药来,就着桌子上的白水喝了下去,然后皱着眉头闭着眼静静靠在沙发上。

    侯三爷看的有点奇怪,石先生有胃病,今天又忘记把胃药带过来了,前面他肚子有一点不舒服,他是一个很和善的人,也没有麻烦被人,就自己出门买药了。

    侯三爷弄不懂的是前面石先生出门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啊,就是肚子有一点点不舒服,胃病也没犯起来,这出去没一小会儿就严重起来了?

    侯三爷关切问道:“老石,你是不是胃病犯了?”

    闻言,黄主任也看了过来,问道:“难受吗?要不要去医院。”

    石先生睁开了眼睛,摇摇头说道:“我没事,我胃病没犯。”

    侯三爷更奇怪了,不解问道:“那你怎么一副好像很累的样子,你怎么了?”

    黄主任笑着开玩笑:“老石的身体跟林妹妹一样,形如弱柳扶风,走上两步也要娇喘几声。”

    侯三爷也笑了。

    石先生却一点笑的心思都没有,皱着眉头一直没有说话,神色很沉重。

    侯三爷和黄主任两人也有点紧张起来了,闹不明白石先生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侯三爷沉声问道:“老石,你到底怎么了。”

    石先生这才把目光转向侯三爷,顿了顿,说道:“我刚刚买了药回来,看见门口好多观众进不来。”

    黄主任一愣,问道:“进不来?为什么进不来?”

    石先生道:“因为没票。”

    黄主任还是很疑惑:“不会啊,演出到这个时间段了,也有好多空位了,我们本来就是慰问演出,只要铁路职工或者是他们家属就都能进来啊?”

    石先生继续道:“因为票房那边一直在拦着他们。”

    “嗯?”侯三爷发出疑惑之声。

    “唉……”石先生叹了一口气,道:“今天负责检票的是小慧。”

    侯三爷和黄主任对视一眼,都不明白石先生怎么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是要告状吗?不应该啊,他不是这种人啊。

    还是黄主任这个混迹政坛的人反应快,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沉沉说道:“原来是这样。”

    侯三爷看他,问道:“怎样啊?我怎么一点都没听懂啊?”

    黄主任皱着眉头道:“这个小慧是黄高柏的女朋友。”

    听得此言,侯三爷眉头一挑,也明白过来了。

    出来演出的就这么点人,他们这些领导对自己的下属也很熟悉,时间一长,他们也知道了小慧和黄高柏在搞对象。

    小慧他们了解,是团里的员工,很本分很胆小一个小姑娘,要说她有胆子把那么多观众都拦在外面,他们肯定是不信的。

    所以这里面一定有人指使,除了这小姑娘的男朋友,还能有谁对她有这份影响力啊。

    至于她男朋友为什么要这么做,在座的都是老油条了,用屁股想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一时间,房间里面三个人陷入了沉默,侯三爷还摸出一根烟点着抽了起来,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半晌过后,黄主任眉头紧皱,沉声问道:“老侯,这件事你说怎么处理?”

    侯三爷摇摇头,吐出一口烟:“处理?怎么处理?人家小慧也没有做错啊,检票本来检查的就是门票。”

    没有门票在有空座之后可以进场观看,这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团里面的表演毕竟是慰问性质的,没票的人进来看也无所谓,但是这个规定是没有明面上的文件的。

    黄主任顿了顿,说道:“何向东是你很看好的年轻人,这件事情你自己处理吧,不管你怎么做,我都支持你的。”

    “嗯。”侯三爷点点头。

    石先生看着侯三爷,张了张嘴,可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坐着的这几人心里都清楚,要是还这样继续捧何向东下去,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肯定还会发生,而且不在少数,在自己团里面还好一点,他们毕竟可以为何向东遮风挡雨,出不了什么大事。

    但是这孩子以后肯定是要到外面露面的,谁知道会碰到什么样的事情啊,何向东一直在民间卖艺,侯三爷太清楚这孩子的性子,他知道何向东外表很随和,但是内心其实是很反感这种体制化的演艺的。

    他很清楚,这孩子最想做的就是让相声民间化,他记得有一次跟何向东聊天,他问何向东怎么样才能让相声快速复苏起来,让老百姓重新又喜欢听。

    他记得很清楚,这孩子只说了一句话,那就是把所有的国家院团都撤掉,把所有说相声的都踹到民间去,能卖票就能吃饭,不能就饿着,不出三年,相声肯定重新大火。

    侯三爷虽然也觉得何向东说的挺有道理的,但是他也没敢把何向东的观点往外说,因为就现在而言,他的这种理论实在太大胆,太惊世骇俗了,这观点要是被别人知道,何向东得被人活活骂死。

    所以侯三爷心里也一直都有顾虑,他本来打算等这次巡演结束回北京之后,他就准备大力捧何向东了,带他上电视做节目,给他更多的机会。

    但是他也担心何向东崛起太快,可能会受到一些外来的压力,而且这孩子人虽然很成熟,但真的不能接受体制化的那一套,而不够体制化,又不能被某些食古不化的老家伙们所接受,甚至有可能被他们排斥。

    所以侯三爷很纠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