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你没有把我供出去吧?
    见昨晚的观众都来了,何向东就决定继续说张广泰回家:“人都来齐了啊,也不让大家多等,咱们这就开书。”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英雄五伯闹春秋,秦汉兴亡过手。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啪……虎斗。”

    “好……”定场诗念完,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

    单口相声的定场诗有很多种,有些就用含有小包袱的合辙的几个小短句,也不要求格式特别工整,能有个诗词的样子,能逗观众哈哈一乐就行了。

    还有一种就是正经的诗词,一般这些诗词都是引用古人的,因为以前老艺人的文化水平不够,大多都是文盲,让他做很工整意境很深的诗就很难了,所以一般都是引用。

    定场诗的作用,最大的一个自然是定场压言了,以前在书场里面,观众磕着瓜子聊着闲天,说书先生往台上一坐,张嘴一念定场诗,大家伙儿立马就安静下来了,这是要开始了。

    也有的定场诗是整本书中心思想的总结,就像非常经典的一句,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就能用在很多公案书里面。

    当然单口相声里面的定场诗也有纯粹就是为逗观众一乐,好活跃现场气氛,反正什么样儿的都有。

    何向东今天说的是正儿八经的词,是杨慎《二十一弹词》里面第四段说三分两晋里面的一首词,他摘了这么一句出来。

    这词是说史的,而张广泰回家其实也是一个人物传记,从张广泰出走之后,就有点传奇的味道了,念这首词也能有点契合。

    定场诗念完,何向东往下说:“咱们书接上文,继续说张广泰回家。今天也来了不少新观众,都是没有听过昨晚的,现在重新说一遍也来不及了,那我们就用简单的几句话把上文回顾一下。”

    “在清朝康熙年间,在北京和天津之间有一个武清县,武清县里有一个叫河西务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大财主姓张,是本地出了名的大善人,他有三个儿子,大爷张广聚、二爷张广新、三爷张广泰……”

    何向东还是非常顾着今天来的新观众的,他说的前文是比较详细的,尽量把故事人物都交代清楚,好让新来的观众都能明白。

    再说李远功和黄高柏两人快步出了剧场,到了外面的票房,剧场外面灯是大亮着的,两人在票房里面找到了小慧。

    小慧是黄高柏的女朋友,也是团里面的工作人员,不是演员,负责一些打杂的工作,有些时候也让她管一下检票的事情。

    小慧是一个绑着马尾的小姑娘,一个人坐在角落,脸色苍白,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前方,仿佛出了神一样。

    黄高柏和李远功两人跑来,见到小慧,黄高柏立马就开口质问了:“小慧,你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不让没票的人进来吗?”

    小慧还是在走神,一点都没听见。

    黄高柏眉头大皱,又高声喊道:“小慧。”

    小慧这才魂归身躯,茫然地看着黄高柏。

    黄高柏又急切地重新问道:“小慧你是怎么回事……”

    一句话没说完,小慧眼泪就下来了,指着黄高柏破口大骂:“你这个混蛋。”

    黄高柏被骂的愣住了。

    李远功眉头也皱起来了,他的头脑比较清醒,就沉声问道:“小慧,你冷静一点,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

    小慧一边哭一边含糊不清说道:“是……是石老师来了。”

    小慧前面一直在拦着没票的观众,她还是很听自己男朋友的话的,一开始那些观众也懂规矩,知道一开始是不会放他们进去的,他们也在外面安安静静等着,等到半场之后,人走的差不多了他们再进去,反正单口相声在最后面,也不耽误。

    结果一直到后来,这个小姑娘却还是不让他们进去,始终坚持没票就不能进。当时有几个脾气急的就骂出来了。小慧也是一个小女孩,一看人家生气自己就没了主见了。

    后来人越聚越多,见大家都进不去,就有好多人在跟小慧说,还有人要跟她吵架的,她一个小女孩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场面啊,好家伙,黑压压一片人在指责她,她当时就吓傻了。

    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知道是放他们进去好,还是把他们拦在门外好。这个没有经历过事儿的小姑娘脑子里面当时就是一片空白,都傻住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后来还是石先生路过这里,了解状况之后才让观众进场的,后来还批评了小慧几句,小慧一个不经人事的小姑娘先是被观众骂,后来又被领导批评,就脸色苍白丢了魂儿似的坐在墙角。现在见到男朋友过来,她当时就哭出来破口大骂了起来。

    黄高柏和李远功知道是石先生来过了,两人当时就吓了一跳,石先生在团里面也不是凡人啊,人家也是有职务的,也是一个领导,更关键的是他还是侯三爷的搭档。

    他们俩本来就是因为妒忌何向东,才想让他在舞台上出个丑,但是也没想到这事居然会被路过的石先生知道,更没想到的是观众居然不肯走啊,原本他们的设想就是观众被小慧拒绝了,也就直接打道回府了,谁能想到何向东的单口魅力竟然那么大啊,一群人堵在门口骂小慧,要是这些人都被劝走了,石先生也不至于看到啊。

    现在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万一被侯三爷知道是他们俩捣的鬼,那他们俩就要完蛋了。

    要知道何向东也不是什么普通角色啊,团里面谁不知道他是侯团长的人啊,他们这是在对侯团长的人动手啊。

    两人当时肠子就悔青了,生怕被领导穿小鞋,千不该万不该被妒忌蒙了眼睛,不该妒忌人家何向东拥有的特殊待遇。

    好吧,这两人还是没有走出妒忌的怪圈,何向东所谓的特殊待遇,全都是他用实力换来的,这两位有这份本事吗?

    黄高柏紧张地看着小慧,声音有点颤抖:“小慧……慧,你没有没有……把我供出去吧?”

    小慧只是哭也没有说话。

    李远功搓着脸颊,一脸凝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