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恩将仇报
    后台发生的事,何向东是不知道的,他们几个正兴高采烈准备去吃夜宵呢。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都是可以共患难却难以同富贵。其实之前说的毛病也不只是在国家团有,民间的一些大型的演艺公司经纪公司也是一样的,上面顶尖的大腕是没人敢动的,这是大家的饭碗。

    但是下面,尤其是底层的年轻人,想出头的人太多了,但是机会只有那么几个,所以这里面的争斗很激烈。

    相反的是一些很小型很困难的小团体,他们反而能团结一致,能集中资源捧出一个角儿来,就像之前的连城俱乐部,还有现在的向文社。这都是比较困难的小团体,他们也没有什么资源,只能是捧出一个角儿来当大家的饭碗吧。

    艺人行娱乐圈从来都是是非圈名利场,不为名不为利不入这一行。其实很正常,各行各业的人都是凡夫俗子,谁敢说自己能视名利如粪土啊?

    就像是出了家的僧人还整天想着成为一个受人仰慕的得道高僧呢,照样脱离不了名利二字。

    为名也好,为利也罢,这都无可厚非,能守得住本心就好了。

    成名立万的道路还长着呢,说起这个腕儿跟角儿,这里面倒也值得一说。角儿最开始是用在戏曲舞台上的,这是梨园行的称谓。

    包括以前在旧社会还有傍角儿的说法,您最近傍上谁了?是梅兰芳还是马连良啊?指的就是你到哪个戏园子里面去跟着哪位大角儿卖艺,指着哪位角儿卖票吃饭的。

    当然这种角儿也没有明确的界限,不是说非要用在梨园行不可,曲艺界照样能用,包括其他演员行,歌曲行都是一样的,别的艺人都需要指着你吃饭的,这就是角儿。

    还有腕儿。这个在最初的写法是蔓儿(wan),用北京话的读音是一样的,包括现在还有很多相声演员在用这个原始的写法,都在说哪个哪个人出名了,是个蔓儿了。

    随着时间的发展,蔓儿逐渐发展改变成了万儿,扬名立万中的万儿,大万,说明你这个演员很出名,但是后来又有人说万儿是个错字,万是腕之误,所以又改成了腕儿,大腕。

    其实这三种都是一样的意思,以后诸位看到内行人说话也能明白是什么意思,或者自己也可以说两句充行内人。

    何向东和薛果还有包打听说说笑笑地往外走,还没走几句,就碰到人了,是吴蓓。吴蓓现在还是穿着晚礼服,脸上的妆也没有卸掉。

    何向东笑着跟她打招呼:“哟,您在这儿呢。”

    吴蓓红着脸看他,点点头轻声说道:“嗯。”

    薛果问道:“我们要吃夜宵,你要一起吗?”

    吴蓓没有理他,薛果就这样**裸地被无视了,吴蓓的脸很红,羞涩地对何向东低声说道:“谢谢你。”

    要不是何向东耳朵好,都差点都没听见,他立马就明白过来吴蓓在说的是她前面弄出舞台事故的事情了,他轻松地笑笑:“嗨,这没事,也没什么好谢的,你只要不怪我拿你找包袱就好了。”

    吴蓓摇摇头,认真说道:“还是要感谢你的,要不是你及时把事故圆过去,我们这次演出肯定是会出问题的,到时候我也免不了一个处分,现在没出事我的责任也轻多了,所以谢谢你。”

    何向东随意地笑着,他还真的没往心里去,出了事故自己弥补就是了,更何况这起事故还跟自己脱不了关系。

    薛果坏笑着对吴蓓说:“既然如此,你打算怎么感谢我们的大东子啊?”

    听得此言,吴蓓脸都红的不行了,羞涩地上前抱住了何向东,何向东直接傻住了,分开之后,何向东脸上多了一个鲜红的唇印。

    吴蓓捂着脸,心脏剧烈跳动,她都感觉自己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腔了,咬唇轻笑,害臊地快速跑开了。

    何向东傻了。

    薛果也傻了。

    包打听也傻了。

    好半天几人才回过神来,薛果目瞪口呆外加羡慕嫉妒恨地看着何向东,他的嘴张大到下巴都快要脱臼了。

    包打听更是在这一瞬间奉何向东为神人,眼中直冒精光,前面的一点点嫉妒,现在也都抛之脑后了,这根本没法比啊,舞台艺术上的事儿也就算了,现在连泡妞他竟然也这么厉害,关键这货还是这副尊荣。

    我靠,你开了作弊器吧。

    何向东大脑一片空白,右手下意识地擦着脸蛋,口红唇印在脸上留下一片红色,他都快哭了:“你不能恩将仇报啊。”

    薛果怪异地看着他,不满骂道:“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你有这艳遇就偷着乐去吧,诶,你可千万别让佳妮知道啊,否则你就等死吧。”

    包打听一听这话,直接就懵了,瞧这样子何向东还有一个女朋友啊?卧槽,真的假的?自己这么英俊居然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这个挫胖子竟然有好几个。

    何向东露出哭丧的脸,眼泪都快下来了,悲愤道:“佳妮,我对不起你啊。不是我太无能,真的是敌人太凶残啊。”

    “没天理啊。”包打听悲愤的声音竟然比何向东还要大。

    ……

    一夜无话,何向东是在悲愤中沉沉中睡去的,薛果是在嫉妒中无法入眠的,包打听是在哭泣中黯然入睡的。

    第二天,上午依然要进行彩排过场,大家都在准备晚上的演出。吴蓓和何向东自然也是在现场的。

    事到如今,何向东也只知道自己和吴蓓的事情也必须要尽快解决了,他是不可能接受她的,但是也不能靠躲,躲是躲不过去。他想告诉吴蓓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他也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然后又特别害怕伤害到人家,而吴蓓因为害羞也一直没敢和何向东说话,就这样,何向东纠结了一整天也没有把话说出来。

    一直到了晚上演出,节目一场接着一场过去,观众还是老样子,一边看一边往外面走,快到最后了观众席上也不剩多少人了。

    何向东抽空去入场门那里看了一眼,眉头当时就皱起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