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问题
    “嗯?”

    “走了啊?”

    “我靠,真走了啊?”

    “后面怎么样了啊?”

    “买耗子药干嘛啊?”

    “是要毒杀张广泰吗?不会吧,张广聚对他挺好的啊。”

    观众没一个甘心的,也没人想走的,胃口全都被何向东给吊起来了,这没找没落的也太难受了吧。

    而何向东见状也没有多解释,笑了一下,鞠上一躬,便直接下场了。他知道扣子留在这里就好了,再多说反而会减弱扣子的效果。

    见何向东下场了,台下观众也急了,一个个叫嚷着让何向东再来一个,再出来说上一段。

    此时,主持人吴蓓也出场了,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她的状态也恢复正常了。端正在台上站好,微笑着对观众说道:“今天的演出到此结束,明天同一时间,欢迎大家再来。”

    有人在台底下大声喊道:“明天还有单口相声吗?”

    吴蓓也没着急下去,就回答道:“刚才说单口的相声演员叫何向东,他明天会在同一时间表演的,大家敬请期待。”

    她还帮何向东做了一下宣传。

    听到吴蓓这么说了,尽管好多观众都不甘心,也只能回去了,只能是明天早点来占位子了。

    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门票,文工团过来表演之所以要两天,就是因为让他们职工可以轮换着值班,让大家都可以过来看演出。所以门票也是只有一张的,另外一天的门票是给今天值班的那些人的。

    现在这些人看完演出了,他们明天来不了了,没票了,这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啊。

    上次在宝鸡站,因为检票的人是站里面的工作人员,所以好多人都是靠关系户混进来的,但这次不是啊,是文工团里面的人。

    而且这次用的剧场比较小,他们要是再进来,就没地儿坐了。换句话说,这次没票的人是进不来的。

    头疼啊!

    头疼。

    何向东下了台,到了后台,薛果就迎上来了,冲他竖竖大拇指,称赞道:“厉害。”

    何向东摆摆手,客气道:“嗨,没什么的。”

    说着,他端起大茶缸子,咕咚咕咚喝下去半茶缸水,他渴坏了。

    薛果笑着道:“哎,这都演完了,要不咱去吃点夜宵吧,我请客。”

    何向东点头道:“行啊,去呗。”

    薛果转头问包打听:“包打听,一起呗?”

    包打听脸色有些僵硬,愣了好一会儿,才重新露出笑容,道:“好……好啊,有人请客干嘛不去呢。”

    薛果笑笑,又看着后台还剩下的几位演员,问道:“要不要一起,我请客。”

    众人面色僵硬着摇摇头,尴尬地笑着。

    “我们不去了。”

    “对,我们要回去睡觉。”

    “累了……嗯……呵呵……”

    ……

    现场气氛很是尴尬,尴尬到何向东和薛果两人都感觉到了,两人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了。

    何向东摇头一笑,伸手就开始脱大褂,把大褂脱下来叠好了,放在他带来的包里面,对薛果和包打听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们走吧。”

    “嗯,好。”薛果点点头,就跟何向东出门了,包打听也跟在后面。

    待得这几人出去之后,后台的演员又开始说话了。

    这里面有一位叫黄高柏的人,是团里面的小品演员,也是个年轻人,他的眉头皱的紧紧的,一脸的不悦。

    旁边站着的李远功是黄高柏的朋友,他是相声演员。他见黄高柏满脸不悦,苦笑一下,问道:“很不高兴啊?”

    黄高柏把脸别到一边去,也不说话。

    李远功更是苦笑一下:“唉,谁让人家厉害呢,观众都这么捧他,上次为了听他的单口都没人肯走了,弄得我们白高兴一场,搞到最后我们居然都是在沾他的光。”

    这话一出来,还没走的这几位脸上也都不好看了,上次那事儿的确是他们心中的一个痛处,太尴尬了,他们在舞台上兴奋地又唱又跳的,敢情人家观众根本就不是冲着他们来的。

    “唉……”李远功轻叹一声:“明天不会又有很多观众冲着他来吧?呵呵,真是出风头啊?也不知道团里怎么想的,这么长的节目也往舞台上搬,真是的。”

    旁边也有怕事的人劝:“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吧,好好表演就是了。”

    话虽如此,但是却没一个人轻松的出来的。

    一直沉默着的黄高柏也说话了:“上次是意外,是检票的乱放人,这次我看谁没票乱进来。”

    “你要找小慧去说啊?”李远功知道负责检票的小慧就是黄高柏的女朋友。

    旁边有人劝道:“行了,别乱来,小孩子家家的斗气没有意思,弄出事情来到时候你们都有麻烦。再说何向东是侯团的人,唉……行了,不说了,都走吧,都走吧。”

    这些人就都散去了。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对何向东有意见呢?就是因为他太出色了。国家院团不比民间,他们所有的工资收入都是国家发的,这是一个稳定的铁饭碗。

    民间就不一样了,艺人们的饭钱全部是靠卖票的,所以他们需要一个能卖票的角儿,别的人都得指着他吃饭。

    就像何向东幼年时候跟师父在连城曲艺俱乐部里面卖艺,这里面所有的演员都非常支持他们,巴不得他们越来越厉害,名气越来越大,何向东和方文岐有什么要求,其他人也都会尽全力去满足。

    原因何在,因为这两人是角儿,是所有人的饭碗,只有他们好了,大家才能好。

    而国家团就不一样了,我们又不指着你吃饭,我们拿的是国家工资。相反,你越出色越容易拿掉我们的机会,每年的演出就这么些,每年可以上的电视节目也就是那么多,团里能捧的演员也就那么几个。

    你出色了,观众捧你了,你上电视了,你出名了,你成名立腕了。那我呢?一个萝卜一个坑,你把这个坑给占了,我就少了一个坑了,我能怎么办?我还要对你笑呵呵的吗?

    艺人行从来都是名利场是非圈,不为名不为利的就不是这行人,这里面勾心斗角肮脏龌龊的事情很多。所以很多人入行都需要有一个靠山,有了靠山,别人想要对付你打压你就要好好掂量掂量后果。也是幸好何向东身后有侯三爷一直帮他顶着压力,不然他受到的压力会无比巨大。

    国家团是如此,民间也是一样。抛开人性不谈,国家团的毛病其实也跟体制有关。

    国家院团其实是有很多问题的,所以后来就裁撤掉了绝大部分,甚至一个省连一个都留不下来,要知道以前是连县里面都有文工团的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