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不留人话柄
    何向东稍稍一顿,便说道:“妓院这个事情,我们还是应该要站在批判的立场上的。毕竟这个地方太不尊重女性了,残害女性的**和精神,而且乌烟瘴气的,都别去啊,这不是什么好地方。”

    “妓院这一行呢从古至今都有,包括到现在都还有一些地下的歌舞厅发廊啊,什么的。放在古代这都不算事儿,明目张胆开青楼,因为在古代官方是允许的,皇上都有逛窑子的呢。”

    “但是在咱们当下,在咱们国家是不允许的,也是被国家明令禁止的。因为现在是文明国家文明社会,妓院这种东西早应该被遗弃在历史中了。”

    “至于咱们的故事为什么要从妓院说起呢?”何向东换上了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首先是为了保证故事的完整性,张广泰回家这事儿本来就是从妓院开始的,咱们要尊重故事。其次,我也想借这个故事的开头向大家介绍一些关于妓院的知识,包括明娼暗娼。万一哪天有人不幸误入这些地方也能有个辨别的手段,有些时候凑巧发现了这些暗娼的踪迹,也好及时向公安机关反馈。”

    “好……”观众热情鼓掌。

    侯三爷是又坐下了,听到何向东这样的一番话,他也乐了,摇摇头对何向东佩服不已,这一番得体又大义凛然的话也亏他能说的出来。

    黄主任也瞪大了眼,喃喃道:“这小子说的可以啊。”

    侯三爷更是摇头不已。

    后台一干演员也是面面相觑,目瞪口呆,他们都被何向东的表现给惊住了,这番话说的太漂亮了啊。

    这话一出,任何人都不可能抓住他的话柄。有成心挑事的人说何向东在台上宣传妓院,何向东完全可以解释他是在教导观众相关知识,以便提高他们辨别能力,然后能更好地打击地下暗娼,而他的确也是这么做的,无论你问任何一个观众,观众那边的反馈也都是如此。换句话说,何向东刚才的一番话给他自己省了不少麻烦。

    之前侯三爷让何向东骂上几句也是同样的道理,骂上妓院几句表明一下自己的态度,有这个明确态度就可以了,万一以后有人以此找茬,侯三爷也有办法帮他开脱。如果什么态度都没有的话,那到时候就很难说清楚了。

    但是就连侯三爷自己都没想到何向东居然能把这一番话说的如此到位妥当,别人就算想找麻烦也难了。

    何向东随口道来的一番话着实让团里这些演员吃惊不已,他们都没想到何向东这样一个口无遮拦的家伙居然能说出如此得体天衣无缝的话。

    其实对于何向东来说,这是一件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了,他本来就是从事语言这一行的,对语言的运用再纯熟不过了。另外他在江湖上也混了这么多年了,给自己补上漏子,让别人抓不住话柄,这根本没有难度。

    至于平时演出他口无遮拦,那也只是在其他人眼中看来是这样的罢了。

    就像是今晚上的这一场,他说让大家别去风月场所,他说了别人就真的不去了?他说让别人去,别人就真的一定会去?

    何向东自认是没有那份本事的,他要是能让别人干嘛别人就干嘛,那他就了不得了。

    他虽然自视甚高,但他也知道凭他的自己的本事也就是让其他人哈哈一乐而已,人家出了这个门,连他今晚说的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更不要说自己还能有本事把他们教坏了或者教好了,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单靠自己演出这么几十分钟时间,还能翻了天不成?

    喜剧尤其是相声是有其特殊性的,人家说看部文学作品让人震撼,改变他的人生观,有没有人说看段相声让他震撼,从此改变他的价值观啊?没听说过。

    能让人家卸下生活中的各种压力,到这里来听自己说段相声,哈哈一乐,放松一下身心,把烦心事都忘掉,明天接着高高兴兴上班工作,能做到这样,何向东就已经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

    书归正文,何向东开始说起了张广泰回家,首先就是介绍妓院的相关知识,原因很简单,要提高观众的分辨能力:“妓院的诞生要追溯在春秋时期,齐国齐桓公,齐桓公下面有一个宰相叫管仲,当时为了增加国库收入,找了一批有技术的女人在一个能施展技术的场所从事着技术工种。”

    “哈哈哈……”观众也在笑。

    这种小知识配上何向东的随口说出的小包袱显得极为生动有趣,现场气氛很好,观众也很喜欢听,何向东是一个现场型的演员,观众那边的反馈越好,他的表演状态就越棒。而且这故事的开头是张阔如给他补的,他一张嘴就把观众吸引住了。

    故事娓娓道来,所有观众的注意力全都集中过来了,这就是八大棍儿的魅力,用故事来把人给勾搭住,只要故事好扣子留的巧妙,人家明儿还得来:“这张广泰有一个堂兄,没出五服啊,叫张广告。这人啊没什么大本事,家里条件一般,自己也挣不来什么钱,但是他有一门手艺,那就是撺掇别人花钱。”

    “他跟张广泰的关系也比较好,这一次张广告就他来完了。见着广泰,张广告就问了‘你最近在干嘛呀?’张广泰回答‘就练练单弦小曲啊八角鼓什么的’‘哎哟,你怎么这么玩物丧志啊,走,哥哥带你去学点高雅的。’‘什么呀?’‘逛窑子。’”

    ……

    “钱没有要到,红玉也赎不出来啊。老鸨子倒是出了一个主意,让他写下债条,让他先把红玉包下来。广泰也没有办法啊,兜里面也没有钱,就同意了老鸨子的说法,让妓院里面的一干用度都算在他头上好了。”

    ……

    “给了钱,张广泰的大哥张广聚很是不解啊,自己家老三怎么用了这么多钱,找人一打听他才知道广泰这段时间都混迹在青楼里面,这些钱全都是青楼的用度。”

    ……

    “行了,你缺钱就跟哥哥说,瞒着藏着是怎么回事,都是自家兄弟的,不就是三百两白银嘛,我能不给你吗?今晚上你就回家,跟我一起把账算一下,我明天就把钱给你,你就来把红玉姑娘赎回家,以后好好过日子就是了。行了,我先走了,你也赶紧回家。”

    “张广聚走了之后,张广泰内心是感动不已啊,眼泪儿都差点下来了,自己不听话天天待在妓院里面也不回家,还浪费掉那么多钱,没想到哥哥不仅没有责怪自己,还要给自己钱把红玉赎回家去,亲生哥哥也不过如此啊。张广泰心想,我一定要好好听哥哥的话,再也不乱来了。”

    “再说张广聚出了四美堂之后,直接转角到后面一条街的药铺去买了两斤耗子药。”

    “啪。”醒木响,何向东道:“今天的单口相声就说到这里了,明儿大家请早了。”

    观众们都傻了,这儿正听得过瘾呢,怎么就没了啊?何向东留的这个扣子也太缺德了吧,张广聚出门买耗子药干嘛使的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