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太兴奋了
    一番话说完,观众席上的灯也亮起来了,可是一个走的都没有,何向东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他上台之前就跟捡场的人说过了,在他上台五分钟之后把灯光打开,他也担心自己还没上场观众就走光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现在已经比较晚了,大家也都看累了,他可不敢保证还有多少观众愿意看他的演出。

    只要这些观众里面有个四分之一的人站起来,那他就完了,现场肯定剩不了什么人了,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看到那么多人一起站起来,其他肯定也会起身的,这就跟瘟疫一样,越传越厉害。

    而何向东也没有办法保证自己有能力把他们再拉回来,上次能成功固然跟实力有关,但也是运气好,他并没有绝对的把握,就算他最后能成功,那一定也会废大力气。

    所以干脆就把灯关了,省点力气。然后何向东给了自己五分钟时间,他要是五分钟内还是留不住观众,那他也就别说了,都不够丢人钱的。

    现在灯光大亮,没有一个人走的,何向东自然是很满意,而且灯也没有关掉。说相声不能闭着眼睛瞎说,演员是一定要对着观众说的,要接收到现场观众的反馈。

    这里面很多尺寸裉节都是现场拿捏的,所以说相声是离不开观众的。包括如果要录录音,录视频,是没有哪个相声演员离开观众干巴巴说的,如果没有观众那他不是在说相声,而是在背书,在背相声的词儿罢了。

    包括直播,电视台也有直播的节目,道理是一样的,哪怕是直播也不能没有观众。像后世还有非常流行的网络直播,很火,看的人很多,但是有没有哪个相声演员在网络直播上说相声呢?

    没有的,要有,肯定也是非专业演员。相声表演是离不开观众的反馈的,他必须是面对面看着观众,看着观众的表情,听着观众的笑声,以此来调整自己的表演。

    网络直播,这些相声总不能一人拿着一个手机,然后对观众说:“大家觉得好笑就评论666啊。”然后看着满屏的666说相声。

    这太荒唐了,而且不是面对面的,你接受到的讯息肯定是不准确的,是无法感知观众真正的反馈状态,尺寸和裉节就很难抓了。

    所以何向东让他们把灯光打开了,他要看到所有观众的反应。

    何向东站好了,对着话筒说道:“今天的最后一个节目是我的,上了台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叫何向东,是一个很普通的青年相声演员。”

    “好……”观众已经认可何向东了,哪怕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自我介绍,也能引来满堂喝彩。

    何向东笑笑,继续说:“接下来要给大家表演的节目是一段单口相声,单口相声就是一个人说的。单口相声也有好多种,有说小笑话的,有说故事的,也有说书的。今天到咱们白银来呢,我也想给大伙儿表演一段平时我们不太表演的节目,给大家表演一段说书的单口相声,名字就叫张广泰回家。”

    “好……”

    待观众掌声稍微弱下去,何向东目光一凝,便念起了定场诗:“难难难道德玄,不对知音不可谈。对了知音谈几句,不对知音枉费……啪……舌尖。”

    何向东一张嘴,就仿佛有一股奇异的魔力似得,全场霎时间便安定下来,所有人都在盯着他念诗。

    何向东是越念越快,舌灿莲花,这句话本就是非常有哲学意义,现在何向东念起来更是带上了几分玄妙之意。

    醒木一响,全场一静。

    定场压言。

    “好……”定场诗结束之后,观众热烈鼓掌叫好。

    现在舞台上都听不到什么定场诗了,评书里面的顶场诗出现的频率也不多,再说现在也没什么人听评书,电视也都普及了,谁还听那玩意儿啊。

    现在突然听到何向东来这么一个定场诗,全场观众都觉得很新鲜,鼓掌连连,还有人大声喊:“再来一个。”

    何向东笑笑:“再来一个啊?”

    “对。”下面齐声大喊。

    “不行……啪……”又是一拍醒木,何向东一声断喝。

    “噫……”台下马上开始起哄了,台上台下交流的气氛很好。

    何向东笑笑:“别起哄啊,起哄我们是要收费的,起哄一声收费50。”

    “噫……”下面叫的声音更响。

    何向东道:“你们要是不起哄,我给你们钱。”

    “好……”下面又开始叫好了。

    何向东仰头大笑:“这你们都信啊?”

    ……

    台上台下一点隔阂都没有,真的不像是在说相声,倒像是大家在一起闹着玩。

    侯三爷看的是暗自点头,何向东相声说的已经很不错了,但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跟观众的这份交流,太顺当了,真的很容易就能打成一片,台缘儿太好了。

    何向东笑笑继续往下说:“今天要说的这个故事是我们传统单口相声八大棍儿里面的一段,叫做张广泰回家。时间是在什么时候呢,就在清朝的康熙年间,地点就在北京和天津之间的武清县的一个叫河西务的地方。这个故事的开始呢,是要从妓院说起的。”

    “嗯?”一听这个,观众们都来了精神。

    何向东对观众嫌弃说道:“我怎么一说妓院,你们眼睛里面就冒绿光呢?”

    “哈哈哈……”观众都在笑。

    何向东也兴奋了,大声叫道:“别笑,你们准去过。”

    “吁……”这帮人又开始起哄了。

    侯三爷眉头皱起来了,说好的要骂几句呢,这怎么不说啊,他最怕的就是何向东等会一兴奋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了。

    想了想,侯三爷就站起来了,看着何向东。

    因为侯三爷就坐在第一排,他一站起来何向东一眼就看见了,看着侯三爷瞪着自己的眼神,何向东当时就是一个机灵。

    是有点太兴奋了,他还真的把那茬给忘了。何向东是上了台就不会管那么多的,他最关心的就是演出效果,至于骂两句在他看来有点画蛇添足,但是为了避免可能到来的麻烦,他不能不说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