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零八章 骂两句吧
    张广泰回家是传统八大棍儿里面的一个单口,八大棍儿现在是泛指说书型的单口相声,但是在以前就单指那八个单口,张广泰回家就是最原始的八个里面的一个。

    以前咱们介绍过,最原始的八大棍儿是掐头去尾的,就只有中间光不溜秋的跟棍子一样的一段儿,这里面咱也说过跟评书门的传闻,但这只是传闻,是真是假,也无从分辨。

    不过八大棍儿里面的张广泰回家、宋金刚押宝、康熙私访月明楼和马寿出世,这四个的确是出自评书《永庆升平》,所以是有渊源的,包括单口相声的艺术表现形式就跟评书有很大的相似性。

    而且对八大棍儿的来历也有很多种说法,也一直没有统一,至于那个传闻大家就见仁见智吧。

    因为传统的八大棍儿是没有头尾的,就只有中间这么一段儿,观众听得自然是不会过瘾的,但是在当初老先生卖艺的时候他是不管这些的。

    这些老先生毕竟在是茶馆里面说相声的,他不是找一个书场专门说书的,而且以前卖艺的方式不跟现在一样,现在是买门票,有了门票全场听完。

    以前是零打钱,说完一段拿着个小笸箩下去找观众要钱去,这叫开杵门子,这是卖艺里面最关键的一门手艺,其他什么基本功什么说学逗唱都不如这个,因为这个是管吃饭的,你要不来钱说的再好又有什么用?

    当然现在的作艺条件较当初是好多了。

    也正是因为零打钱的卖艺模式,所以老先生都是说一段儿收一段的钱,至于这玩意能不能说完他才不管,第二天他就上台说对口相声了,至于观众的胃口还吊着,吊着更好,你明儿还来,我还能挣钱。

    这就是最原始的挖坑不填,缺德就是打这儿开始的,所以别怪何向东挖坑不填,他这是尊重传统,多高尚啊。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老先生都是挖坑不填的,还有一部分老先生觉得这样没头没尾的说书不好,观众听得也不舒坦,也有那么一部分人给补上开头结尾的。

    但是因为老先生也多嘛,版本也有些不一样,但都大同小异,毕竟主干是一模一样的嘛。

    而且说书这种事除了书目要好之外,更重要的是台上的演员要出色,要有魅力。比如要说个水浒传说个三国,观众买本水浒传买本三国演义的书看了就行了,后续的情节他们都知道了,何必还要来听你来说呢。

    更何况现在还是一个科技社会,电视剧都出来了,三国早些年就出来了,水浒传今年也正在热播,薛果只要一有空就看,人家这是图文影像并茂的,而且还不花钱。

    你凭什么要人家特意抽时间跑过来还得花钱听你一个人说人家早就知道的故事,这真不容易,换句话说你一个说书人要硬刚电视机里面一群演员的影视作品,人家多热闹啊,你就一张嘴。而且你不仅得聚拢人气还得要人家花钱,水平不够的人来的了吗?

    再说房间里面这几位,黄主任是故作镇定地点点头,他其实没听过张广泰回家,现在没什么人说长篇的单口的,要有也是广播里面放的以前老先生的录音,可现在还有几个人听广播啊。

    而且张广泰回家这里面有一点不好说的东西,所以也没什么录音留下来,包括现在还有一套传统相声大全,八几年的时候就有了,何向东小的时候就听常家三爷说过这事儿,可是那也就是名字叫相声大全而已,这里面一些不雅的东西也给刨去了,相声大全其实不全。

    还有就是当初在弄这玩意儿的时候,好多老先生是不想把会的东西发表出去的,艺人行内叫宁舍一锭金不传一句春,人家不舍得,但是那边代表的有关部门,他们又不敢不说,说是说了,但是留了一手,有好些扣子关子没往外说的,相声大全就更不全了。

    黄主任是不清楚这里面的门道,但他也不能愣说自己不知道啊,这就丢人了,就故作高深地点点头。

    侯三爷虽然也不擅长单口,现在就没几个擅长的,但他毕竟是相声行内的人,而且也是一代名家,这里面的东西他懂,张广泰回家他也听很多老先生说过。

    他脸上顿时就露出很古怪的笑容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里面开头得说妓院,这不好说啊,等会别人扣你一个复辟低俗的名头就不好了,尽管这些人可能私底下老是往歌舞厅跑,但在明面上他们可占着道理。

    侯三爷看着何向东,眉头微皱:“你怎么突然要说张广泰回家呢?”

    何向东解释道:“这个我说的时间比较长,而且我师父帮我整理过了,我觉得上场的把握会大一些。”

    侯三爷点点头,以为张广泰回家是方文岐帮忙整理的,他对方文岐可是推崇备至,不说别的,能培养出来这样一位徒弟,人家的水平能差的了吗?更不要说人家为相声豁了命的付出了。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何向东说的师父不是方文岐,而是张阔如,方文岐自己的单口水平也是一般,顶多算是凑合。但是张阔如却是真正的一代宗师,他虽然是评书门人,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懂单口相声,毕竟这两门的艺术形式是非常相似的。

    何向东现如今能把单口相声说到这个地步,得多亏他有张阔如这样一个师父,对于八大棍儿里面的头尾,张阔如也专门帮他整理过,这可是宗师整理出来的东西啊。

    然后何向东根据自己的表演特色往里面融入了一些相声的表演技巧,所以这就已经很成熟了。后来他还得到了王弥苇老爷子的录音,在这里面他明白了更多更高深的窍门和技巧,对单口的理解更深了。

    现在上台他绝对有把握让张广泰回家来个满堂彩。

    默了默,侯三爷问:“那开头那一段儿你怎么处理?”

    何向东眉头一皱,好像自己高兴的有点早了,忘了这里不是小剧场了。

    黄主任看看侯三爷,又看看何向东,他一句都没听懂,但是他也不能露怯啊,就看着何向东很认真地点点头:“嗯嗯。”

    “这个……”何向东皱着眉头,一时间他还真的没想好要怎么说。

    还是侯三爷脑子快,他毕竟在专业团里面摸爬滚打这么些年了,他道:“要不还是骂几句吧。”

    黄主任更糊涂了,但他还是强行点头:“嗯嗯。”

    何向东迟疑道:“行吗?”

    侯三爷道:“没问题的,抓不到什么大把柄就好,咱们这也是小心为上。”

    何向东点头道:“成吧,我听您的,骂就骂吧。”

    黄主任觉得自己这时候不能再沉默了,再沉默就尴尬了,他赞成道:“骂好呀,骂得好。”

    何向东:“……”

    侯三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