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零六章 你要理解团里面的难处
    当天晚上,何向东和薛果还有吴蓓一起吃了晚饭,去外面吃的,这一顿饭是薛果买的单。原因很简单,因为毕竟不能让女孩子花钱嘛,所以就薛果了。

    嗯,是的,没错。

    酒足饭饱之后,吴蓓说她想逛逛街,这是她第一次来白银,所以想到处玩玩。

    何向东自然是不能让她一个女孩子单独逛街的,因为今年已经出了好几起单身女性被奸杀的案件了,看作案手法都是同一人所为,这事情闹得也挺大,弄得大家都有点人心惶惶,稍微晚一点街上就没有太多人了,这玩意儿太吓人了。

    其实这就是白银杀人案,98年连续出了好几起,而凶手一直要到16年才被抓捕归案,真是天杀的。

    出于一个人保护女性不安全的理由,何向东果断把薛果拖上一起走,说是薛果膀大腰圆,抗砍,万一遇到坏人了,可以让他顶在前面,他们俩跑的可以快一点。

    薛果听了何向东这么没有人性的话,差点都没哭了,还是何向东在他背后面狠狠抓了一把,他才勉强答应下来。

    吴蓓自然是满心地不愿意了,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她总不能让薛果赶紧一个人回去吧。就这样,三个人在路上慢慢逛了起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闲天,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

    一路上,薛果尴尬地想死,浑身都跟猫爪子挠似得,哪里都不得劲,这哪里有他什么事儿啊,可何向东还死活不让他走。

    就这样带着尴尬的气氛,三个人逛完了白银的夜晚,看了,其实谁也没心情看夜景。回了宾馆,各自就回房间休息了,明天还有演出呢。

    吴蓓是银牙紧咬,暗自咒骂何向东不解风情。

    薛果是破口大骂,大骂何向东这孙子非得拽上他。

    何向东则是暗自神伤,他势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其实何向东并不是一个木讷的人,太木讷也干不了相声这一行,他知道吴蓓对自己产生了好感,只不过他没有办法接受这种好感,甚至于连暧昧都不能。

    因为他心里已经被另外一个女人填的满满的了,再也没有办法放下别人了,永远不能。

    因为这个女人是在他最落魄的时候闯入他的心里的。

    在何向东看来,对自己配偶是应该有要求的,这很正常。女孩子可以要求男人有房有车,有稳定的工作,有不错的收入,家里条件也要好,这很正常,一点都不拜金,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男人对女人也是一样,要求女人身材要有多好,腿要多长,胸要多大,脸蛋要多好看,性格要多么温顺。这也很正常,并不能算是纯粹的以貌取人。

    对配偶有要求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了。

    但是这里面也是有区别的,一个女人如果肯在一个男人最落魄的时候垂下青眼的话,那么那个男人会一辈子都会对她好的,因为他知道在他最一无所有的时候,是这个女人站在他身边,除了父母,最不会抛弃他的就只有这个女人。

    这个道理放在女人身上同样合适。

    田佳妮就是在何向东最落魄最失意连饭都吃不上的时候,选择了他。其实那个时候的何向东真的是一无所有,没钱没貌没事业没前途,看不到未来。

    人长得也不好看,才华,才华倒是有,可是没有机遇才华就等于狗.屎,那么有才华的何向东不是照样连饭都吃不饱?

    田佳妮人也漂亮也在国家单位里面,而且那么多大角儿都捧她,是青年大鼓艺人里面最出色的了。她也并不是没有选择,条件那么好的时酿就放在她面前,何向东想想自己身上真的没有一点比得上他这位情敌的。

    可也就是如此,田佳妮还是选择了最一无所有的何向东,还把自己手机和项链卖了筹钱支持他,这让何向东怎么能不感动,怎么能不把心掏出来对田佳妮,怎么可能还会去接受别的女人啊。

    最落魄见证的恰恰就是最真情。

    第二日早上起来,早饭过后,大家就要开始过一遍彩排了。何向东和薛果也在积极准备着,吴蓓也来了,她也在忙着过场,倒是没时间来和何向东说话。

    这让何向东大松了一口气,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侯三爷派人来找何向东了,因为黄主任回来了。

    何向东很忐忑很紧张地往侯三爷的办公室走去,他知道黄主任一定是把消息带回来了,但这个消息是好是坏他不知道。

    “砰。”

    敲了一下门之后,何向东再抬手叩了两下门。

    “砰砰。”

    敲门是有讲究的,敲一下或者敲两下就行了,是不能连续“砰砰砰”敲好几下的,这放在以前是有规矩的,连续敲门是给人报丧的时候弄得。

    尤其是在北京,这个敲门就非常讲究了,年轻人倒是知道的不多,但是老人就在乎了,你要是急促地敲个没完,旁边老头儿就要出来骂街了。

    何向东懂这些老礼儿,所以他也讲究。

    里面传出声音:“自己进来吧,门没锁。”

    何向东开门进去,只见侯三爷和黄主任两人坐在沙发上面喝茶,他俩身面前放着一个茶几。

    “自己做吧。”侯三爷随手一指。

    何向东也没抻着,就直接坐在他俩对面的沙发上了,老式的弹簧沙发,上面铺着厚厚的海绵,下面是一根一根的弹簧,坐上去之后屁股就陷在沙发里面了,但还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屁股下面的弹簧。

    何向东看着黄主任,说不紧张是假的,他很希望能把八大棍儿重新搬到舞台上来,现在能不能成就看他了。

    黄主任和侯三爷倒是没怎么急,两人喝了好一会儿茶,又聊了一会儿天,就把何向东一个人晾在一边了。

    一直到何向东都快坐不住了,黄主任才深深一叹:“唉……”

    何向东心当时就提起来了。

    黄主任看着何向东的眼神不无惋惜:“其实我已经尽力了,但是你也要理解团里的难处。”

    还是不行吗,何向东目光微垂,呼吸也沉重起来了,心情很是低落,废了这么大功夫,又是求人又是救场又是拉观众,最后还是不行。

    唉……自己就是想做点改变,给相声界带来一点不一样的变化,难道真的就这么难吗?

    唉……

    唉……

    黄主任也摇摇头。

    好半晌之后,何向东才抬起头,咬着牙满心苦涩地说道:“没关系,我都能理解,也都能接受。”

    黄主任满意地点点头,叹道:“你能理解就好,好好准备一下,今晚就可以上了。”

    何向东一愣:“准备什么?今晚上什么?”

    黄主任道:“单口相声啊?不然是什么?”

    何向东嘴都张大了:“您不是说……”

    黄主任反问道:“说什么?”

    何向东吃惊地看着侯三爷,侯三爷也在对他笑:“老黄什么也没说啊?”

    黄主任很无辜道:“对嘛。”

    何向东傻了,仔细一回想,人家黄主任好像是真的什么都没说啊,就说要理解团里面的难处,但是也没说拒绝了啊。

    “我靠。”何向东情急之下竟然来了一句粗口,此时他都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了。

    见状,黄主任和侯三爷两人都缺德地大笑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