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零五章 我长得帅怪我啊?
    “你怎么来了?”何向东站在宾馆房间门口,有些诧异地看着吴蓓。

    吴蓓今天一身素颜打扮,头发扎成马尾,看起来很是清爽,她笑了笑说道:“怎么?不欢迎吗?”

    何向东挠着脑袋笑了起来:“怎么会?”

    吴蓓也在笑,露出了一口足以拍牙膏广告的洁白整齐的牙齿,她轻声问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好啊,啊啊等会……”何向东猛然惊醒过来,回过头对着房间里面大喊:“薛果,你小子裤子穿上没?”

    “废话。”房间里面传来了薛果粗暴的声音。

    何向东还跟门口的吴蓓解释:“哦,他还没穿好,您再等等。”

    “滚。”薛果怒吼。

    隔着老远,吴蓓都能感受到薛果的怒火了,不禁捂着嘴笑了出来。何向东太坏了,当着自己的面儿居然说薛果没穿裤子,难怪人家要发火了。

    何向东仰起头坏笑一下,还在往油锅里面添水:“那你到底穿了没?”

    薛果吼道:“废话。”

    “还没穿啊?”何向东惊讶。

    “滚。”

    何向东对吴蓓道:“您再等等。”

    薛果:“……”

    吴蓓:“……”

    “老子早就穿好了。”薛果已经快到爆发的边缘了。

    何向东拍拍大腿,还在责怪薛果:“嗨,你说你,你就不能说清楚一点啊?多耽误功夫啊。”

    吴蓓看着何向东这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也是好笑,掩嘴轻轻笑了出来。

    何向东把吴蓓带进了房间里面,让她坐好,给她倒了杯水,薛果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手上还拿着一本书,装作之前在看书的样子,这本书其实还是何向东的。

    何向东见着满脸通红的薛果,心中也是好笑,也不去戳穿他,就跟吴蓓说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吴蓓的眼睛还一直在薛果的裤子上面打量,她的思想也不知道被何向东带偏到哪里去了,听到何向东的问话,她才猛然惊醒过来,尴尬一笑,回道:“哦,没什么,就是单纯来串个门不行吗?”

    听得此言,原本还在装模作样看书的薛果也微微抬起了头,眼睛从书本上方的空隙来回打量两人,眼神中都是狐疑。

    何向东也笑笑:“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说完这句话,房间里面一下子陷入了有些尴尬的安静。别看何向东在舞台上调戏人家胆子很大,但是私底下他可是老实的不行。

    他这二十多年来也就跟田佳妮一个女孩子处过朋友,纯洁地不行了,现在又是面对这样的一个大美女,他浑身都不得劲起来了,如坐针毡。

    最后还是人家姑娘先开的口:“这次你怎么没有跟我一起搭档做主持了?”

    何向东道:“我是一个相声演员,说相声是我的本职工作,主持只是弄了个好玩,自己也不专业,也主持不好,不再上场也是正常的嘛。”

    吴蓓道:“你还主持不好啊?你要是再主持不好,那就真的没人再能主持好了,你可是我见过最优秀的主持人啊。”

    何向东非常惊讶,他没想到吴蓓对自己的评价竟然这么高,当下就有点受宠若惊:“你这么捧我啊?”

    吴蓓摇摇头认真道:“真的,你是真的厉害,之前一点准备都没有做就能上台主持的那么顺畅,更关键的是你还能跟我配合的那么好,喂,我们之前可是连话都没怎么说过诶,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你的本事啊,而且你随口就能来段子,啧啧,简直太厉害了。”

    何向东拉长了声音说道:“嚯……你不说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原来这么厉害啊。”

    吴蓓含笑赶紧点头。

    薛果在书后面狂翻白眼。

    聊着聊着,何向东也放松多了,他发现其实吴蓓其实也挺好打交道的嘛。

    顿了顿,吴蓓又道:“所以啊,你这么厉害,我是专门来拜师的。”

    “师父。”吴蓓抱拳拱手。

    何向东赶紧摆手:“别别,不合适。”

    吴蓓问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啊?”

    何向东解释道:“我不收女徒弟。”

    吴蓓惊讶道:“为什么啊?你看不起女性吗?”

    何向东急忙摇头:“不是,我们艺人行内有一个规矩,所以就不太合适。”

    吴蓓好奇道:“什么规矩?”

    何向东认真道:“要想学得会,先跟师父睡。”

    薛果拿着书的手一抖,差点没把书给摔地上,他算是服了何向东了,你是真的什么都敢说啊。

    吴蓓也傻了,愣了一下,才突然捂嘴羞红着脸笑了出来,嫌弃道:“这什么破规矩啊?”

    何向东却一本正经地纠正道:“这些规矩都是我们行内赖以传承的基础。”

    吴蓓点点头,故意问道:“那你也跟你师父睡咯?”

    何向东道:“那可不,都睡到十七八呢。”

    吴蓓咬咬牙道:“那行吧,我就住楼上,你什么时候来啊?”

    “啊?”见到真格的了,何向东傻了。

    薛果也傻了,手上拿着的书“啪塔”一下掉在地上。

    见着两人这怂样,吴蓓捂着嘴大笑起来,敢情都是嘴上英雄啊。

    何向东瞪大了眼睛看了吴蓓一眼,又回头看看也傻了眼的薛果,他们俩都没想到平时很害羞的小姑娘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两人都吓一跳。

    薛果看看面前的两人,艰难咽下一口口水,默默地把地上的书捡起来,很是蛋疼地问道:“看这个情形,我是不是回避一下比较方便?”

    这话一出来,惹得何向东和吴蓓都笑出声来,他们俩也是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用笑声来缓解尴尬。

    其实刚才那一句话出来,吴蓓自己就害臊的不行了,她还是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小姑娘呢,可害羞了。再说90年代人们的观念虽然不算太保守了,但毕竟没有达到后世那样开那种玩笑就跟喝水吃饭一样简单的境界。

    后来薛果有时候也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三人默默聊了一会儿闲天,约定好晚上一起吃晚饭,然后吴蓓也就回去了。

    等人家姑娘走了之后,薛果才把手上装模作样的书扔到一边,凑到何向东身边,挤眉弄眼暧昧地问道:“哎,人家姑娘都上门找你来了,你不准备坦白点什么啊?”

    何向东翻翻白眼:“坦白什么?”

    薛果泛着酸说道:“哎哟,哎哟,人家都说要给你留门了,你还装无辜啊?说,你私底下到底干什么了?啧啧,何向东啊何向东,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啊?”

    何向东都快无语了,很是崩溃说道:“什么这种人那种人,我很单纯的好不好?我们是清白的。”

    “噫……”薛果半点不信:“我敢赌一百块,那吴蓓指定喜欢你,你赶紧老实交代啊,不然我告诉佳妮去。”

    何向东也被逼急了,转过头怒吼道:“我长得帅怪我啊?”

    薛果目瞪口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