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三百章 夜宿工棚
    石先生是越看越吃惊,他就薛果这么一个徒弟,薛果有几分本事他太清?15??不过了。薛果的捧哏功夫自然不必说了,柳活儿、快板这些也很有几分火候了,但是单口他真的很一般啊。

    也不仅仅是他这一个人,现在能把单口说好的演员很少很少,尤其是长篇的单口,因为这玩艺儿在舞台上根本没有表演的机会,时间一长谁还愿意下功夫啊?

    再说演员的本事都是在舞台上面锤炼的,经常没有机会在台上说长篇单口,这本事能好到哪里去啊,也幸好薛果比较好学,还能稍微说上一点。

    可水平也没有到这个地步啊。

    “这孩子不会是每天私底下偷偷练功吧?”石先生心底里胡乱琢磨着。

    那些说着风凉话的演员们也一个个目瞪口呆,都是专业演员,虽然他们不会单口,但是也能分得出好赖来的,薛果的水平让他们很吃惊。

    “捧哏的也能把单口说的这么好啊。”有人低声说着,还是有人看不起捧哏的。

    “说的好又没什么用?舞台上又没有表演的机会。”也有人有酸溜溜的心理。

    侯三爷见到薛果的尺寸拿捏地相当不错,心中的大石先是落了下来,放松了许多,可没过多久,他的眉头又重新皱了起来。

    “怎么突然就这么厉害了?难不成真的开窍了?”他也没闹懂。

    现场唯一明白的就是何向东了,还是那份录音的功劳。其实他们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再听上一遍的,慢慢琢磨里面的味道,还有王弥苇老爷子说的一些技巧和窍门。

    薛果就是在听完之后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不少,现在才要上台来验证的,果然实力精进不少。

    相声就是这样的,这里面有很多技巧有很多窍门,就像是一层窗户纸,让你自己摸索可能一辈子也摸索不到,但是要是有一个名师来指导你,那就容易多了。

    等窗户纸破了之后,你才会猛然间发现,哦,原来这事儿这么简单啊。很多窍门明白了自然觉得不难,难就难在你自己没有办法去明白。所以这也是相声界无师不传无祖不立的根基所在。

    何向东判断薛果现在的长篇单口差不多已经进入成熟期了,尺寸火候都非常不错了,接下来就是要靠长期在舞台上面慢慢锤炼了。

    长篇的单口也叫八大棍儿,以前的八大棍儿单纯指的是八段单口相声,但是随着单口数量的不断增多,所以也就变成一个泛指的名词了。

    《珍珠翡翠白玉汤》就在薛果的稳扎稳打下说完了,观众们都听得是有滋有味的,还有些意犹未尽。

    薛果自己也非常兴奋,真正站在台上说起来,他才明白自己的水平到了什么地步,能短短时间进步这么多,他已经非常开心了,也非常感激何向东的无私。

    晚上,团里面演员们就在工棚里面睡觉了。

    所谓的工棚其实也就是一层低矮的平房,上面铺着简易的枣红色的劣质瓦片,这张瓦片很厚但是搭起来不合缝,下雨容易漏水。房子也是用砖头房子搭起来的,这个时候工地的铁皮弄的简易房还没有开始普及。

    这时候空调也还是有钱人家才能买得起的稀罕玩意儿,还没有真正走进平民家庭,更不要说是在工地上面了。白天工棚里面热的跟火炉子似得,电风扇里面吹得都是热风,这里面根本待不住人。

    得亏是现在已经过了正热的那两个月,天气转凉了,而且这里昼夜温差相对大一点,晚上凉快很多,否则这些演员得热疯了。

    工棚就是大伙儿一起住的,每间房间都弄得挺大的,里面摆了好多床,都还是一张一张拼起来的。偶尔有一两张是单独分出来的,上面还挂着床帘,这就是夫妻床。

    在工地上面劳作的农民工其实是有很多无奈的,夫妻床就是其中之一,也是和大家睡在同一间房间里面,隐私方面就比较欠缺了,而且脸皮薄的也会觉得很不好意思。

    都是生活所迫,他们到不是不想搬到外面去住,只是不舍得这一份房租罢了,把妻子带到工地上面来,也是为了多一份收入,女人家可以帮着洗衣做饭,好歹也有几个钱,总比待在农村强,而且夫妻俩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这年头农村人口涌到城市来,都是在工地上面做农民工,任何一个工地开工也不缺做体力活儿的,所以他们的工资很低。

    直到这一批人年纪大了,做不了体力活了,纷纷离开工地改行了。而后面从农村出来的青年,读书出来的自然是做不了体力活了,但就算是不读书的,也没人愿意受这份罪。从小都是被父母宠着的,谁吃得消这个苦啊。

    所以工地上面的严重缺乏劳动力,农民工的工资也是因为这样才真正高起来的。在九八年这会儿,包工头还是非常威风的,带着一群农民工到处找活儿干,都是以老板自居的。

    但是过了没几年,尤其是到2010年之后,这群包工头尤其是小包工头,那日子就不好过了,原因是一样的,没人干体力活了,你要是还吆五喝六的,人家就撂挑子不干了,你就等着哭去吧。

    当年的时候,农民工多的要死,你不干,他随时可以找别人。现在就不行了,很多小包工头都是要哄着自己手下的农民工的,天天发烟发酒请吃饭,还得到处结交别的朋友,不然到时候来了大活儿你根本找不到人帮忙。

    今天晚上的住宿工地上面的领导早就安排好了,给他们腾出来一间工棚来,大家一起挤大通铺,侯三爷和石先生去了工地领导那房里面住,领导有个单间,不过今晚上要住三个人了。

    晚上演员们挤在一起,非常不习惯,好多人睡不着,还有在低声咒骂这次苦差事的,白天累死累活的,晚上住的还不好,失眠了一整夜。

    薛果也没睡着,他倒不是嫌住宿条件差,而是前面自己单口说的好,现在心里乐开了花,激动地睡不着呢。

    他特别想找人说说话,可是何向东却已经打起了呼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