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开了窍了
    薛果稍微沉默了一下,才在观众的掌声中上了台,从他站起来的那一刹那,他的脸色就已经恢复正常了,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和自信。

    是啊,这些人的质疑算得了什么,东子把我捧得高高的又怎么了,难道我还怕这些?

    是的,我的单口本事确实不怎么样,但至少比坐在这里看热闹的这些不求上进的人强的多。

    更何况,我现在也不差。

    薛果迈着稳重的步子上台,台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就是一块空地。

    薛果就站在当中,目光非常淡然地看着台下所有人,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还是第一次他一个人站在台上表演,因为他一直都是捧哏演员,都是跟着逗哏的一起的。

    虽然这一次是孤军奋战,而且是自己唱主角,但是他一点不慌,心里面非常平静,微笑着看看观众,看看演员们,看看何向东,看看师父干爹。

    何向东也回看薛果,微微颔首。

    石先生则是非常紧张,他是生怕薛果在台上露了怯了,闹了笑话了。心里面也不由暗自责怪自己不应该什么都顺着这孩子的意,这孩子脸皮薄,万一上台闹笑话了,那可怎么办啊。

    侯三爷也很紧张地看着薛果。他们之前只是单纯想着让孩子先在这种小场合试试单口也挺好的,也是个不错的机会,可谁知道这人还没上台,那些演员讥讽质疑的声音就都出来了啊。

    让他们更没想到的是何向东居然在台上那样捧着薛果说,这一竿子就给人架的那么高了,这是真不怕摔着啊,哪怕是你在台上说几句圆场的话也好啊。

    众生众相,各人心中想法各不相同。

    薛果不知道那么多,他在台上就准备开说了,他的第一次个人表演,也是在演出中第一次说单口相声。

    一段平稳的开场白在薛果嘴里缓缓道来:“大家好啊,我叫薛果,是我们文工团里面一个普通的小相声演员。今儿晚上最后的一个节目是我来给你诸位表演的,来前儿啊,我一直在想,到底说点什么呢,你说给唱个歌吧,这我也不会啊。”

    “你说要是来段对口相声啊,我那搭档还不乐意了,他嫌累。我搭档你们都见了啊,就前面做主持人那胖子,他的身材是充分反映我国改革开放政策的正确性啊。”

    “哈哈……”一个小包袱丢出来,观众乐了,效果不错。

    说单口相声入正活之前有两种模式,一种是跟观众聊闲天,吃了没啊,吃的什么呀,好吃吗?坐着有茶水喝吗?出来家里媳妇不管啊?用聊闲天的方式跟观众熟络起来,然后悄然进入正题,开始说单口。

    还有一种就是说摔醒木说定场诗,这个最大的作用就是定场压言。现场观众吵吵不停,他们都各说各的,就跟茶话会似的,你这单口还说不说了。

    所以这里就需要摔醒木说定场诗,定场压言,把观众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但是这里面有很高深的技巧,凭什么你一念诗,观众就得乖乖闭嘴听你说话。这里面是有窍门和技巧的,念什么诗,什么时候念,哪个字是轻哪个字是重,语速如何,这都是要师父一点点教的。

    等定场压言之后,艺人可以开始说话了,也不一定马上开始说书,也可以稍微扯一点闲篇,然后再说正文。

    薛果这回的演出也没有桌子也没有醒木,不过幸好观众都在认真看演出,他也不需要定场压言,就先是甩几个包袱跟观众交上朋友了,然后再慢慢说书。

    他也是从小坐科学艺,从曲艺团里面的学员班出来的,到了文工团之后拜了石先生为师,然后再一点点边表演边学习,其实他的实力很强,只是平时太收着了。

    薛果压压手道:“别笑,别笑,我那搭档胖是好事,咱在往前倒个几十年,那年代都吃不饱饭,哪儿有胖子啊。咱们说句实话,这胖子的数量直接能反应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甚至可以做国家的脸面。外国友人来了,咱弄一堆胖子站一排给他们看看,瞧瞧,多有面儿啊。”

    “好。”何向东大叫一声好,算是在台下给薛果捧哏了。他这一叫好,观众都看过来,一瞧何向东这胖子乐不滋儿地鼓掌的样子,他们全都忍俊不禁起来,一片笑声和掌声。

    薛果有些感激地看了一眼何向东,然后继续往下说:“咱们今儿要说的这故事就跟胖子有关系,或者说这是一个瘦子变成胖子之后的故事,元代末年……”

    这句话一出,何向东眼前当时就是一亮,这活儿入的太漂亮了,这一下子该是把观众的胃口都给吊起来了吧。往旁边打眼一看,发现果然如此。

    石先生也是惊讶地长大了嘴,这一句话来的漂亮啊,虽然心中担忧未减,但也隐隐有了憧憬。

    侯三爷目光微凝,薛果入活儿的确不错,但是这才刚刚开始呢,还没有到正文呢。

    团里面那些相声演员倒也能分得出好赖来,当时就是一惊,然后马上安慰自己这只是一次偶然罢了,正活儿还没来呢。

    薛果则是趁热打铁往下面说:“有一个人叫朱元璋,朱元璋大伙儿都知道,那是明朝的开国皇帝,洪武大帝。在元朝末年的时候,他举兵起义推翻元朝。那年代闹饥荒,民不聊生,但凡是有点活路的也不至于提着脑袋去起义造反啊。”

    “哪怕是在军队里面一样经常没有东西吃,所以那时候的朱元璋饿的跟骨头架子似得,身上也没有三两肉,偏偏脸盘子还大,长着一个大驴脸。”

    薛果拿着手比划着,这一个开头他就把瘦子的梗给抛出来了:“这朱元璋起义,他也不是一个人,手底下还有好些弟兄呢,像比较出名的,咱们熟知的有那个常遇春啊、徐达啊。在那一年啊,哪一年呢,我哪儿知道去啊?反正就是有那一年。”

    观众都被薛果的不要脸弄笑了。

    薛果自己也笑了一下,见着效果不错,他就继续往下说,依然说的非常稳重,娓娓道来不慌不忙,足可见到他的功底了:“这朱元璋带着常遇春、胡大海还有一干弟兄大闹北京武科场,寡不敌众,兵败溃退,弟兄失散,朱元璋运气差,落了单儿了。您想想,他这是兵败溃逃啊,身上也带着伤,一路上落荒而逃,都没敢歇上一会儿,这跑出去得有一二百里地儿了……”

    众人听着,观众那边是听得越来越入神,演员们这边可是越来越心惊。

    石先生眼睛瞪大,嘴唇张开,吃惊道:“这小子是开了窍了啊?怎么火候突然拿捏的这么到位了啊。”

    侯三爷也很是心惊,茫然摇摇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