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九十八章 高高捧起
    那一声“啊”出来,坐着的相声演员们可就没消停的了,一个个都小声?20??论起来了。

    “什么,薛果要说单口相声?”

    “他还会说单口相声?”

    “他不是捧哏的吗?”

    “他怎么要上台了?要改行做逗哏了?”

    ……

    议论声一片,虽然都是压着声音的,但是还是有不少传到了薛果的耳朵里面,薛果的脸当时就是一片通红。

    他的性格非常老实,在团里面表演的时候也只是做好本职工作,老老实实捧哏,捧着逗哏的,自己不显山不露水,也不争名夺利。

    在台上他也心甘情愿把表现的机会都让给了逗哏的,自己甘心做一个配角,所以长期以来,团里面对他的印象也就是一个不错的捧哏演员而已,至于其他的表演才能,他会吗?

    当何向东这一报出来,说是下面的单口相声是由薛果来说,所有人都愣住了。单口本来就比对口要难,而且是难得多,现在舞台上基本没什么人说单口了,在座的这些人都不会。结果一个捧哏的居然要上台说单口,他们怎么可能相信。

    其实在很多人心里面都是有些瞧不上捧哏的,老话说三分逗七分捧,但是在舞台上呈现出来的状况,就是逗哏的说学逗唱样样齐全,捧哏的就是嗯、啊、哦,几个字,看起来好像这捧哏纯粹是上台玩了。

    外行人有这种印象很正常,因为他们不懂。但就是在相声行内,还有相当一批逗哏演员看不上捧哏的,这部分数量还不少。

    相声有十二门功课,里面就要求相声演员要会逗哏,要会捧哏,这叫捧逗俱佳。在最初也的确是如此,每个相声演员甭管是捧哏还是逗哏,他们都能来。

    所以在相声表演的时候,一般是师父师叔,最不济也得是个师兄来给你捧哏,人家得捧着你说,帮你把着节奏,说快了,帮你压一压,说慢了,帮你提一提。就算是你说错了,他也能帮你圆回来。在那个时候,能给你捧哏的一定是本事比你好的演员,一般都是自己的长辈。

    随着时间的的发展,后来相声演员也就渐渐发现要求每个说相声的都要捧逗俱佳,这难度太大了啊。还不如区分出来,你适合逗哏就专攻逗哏,适合捧哏就专攻捧哏。

    专业的逗哏演员和专业捧哏演员也就是这样出来的,这个时间段就是在民国时期,而矛盾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产生了。

    在茶社园子里面表演都是要分钱的,以前是捧哏的拿大头,你师父师叔来给你捧哏,这是关照你指导你,你难道不让人家拿大头?

    可现在不一样了,都是区分出来的专业的逗哏捧哏演员,我逗哏的在台上累死累活的,你难道还想比我拿的多?后来慢慢的就变成一人一半了,再到后来捧哏甚至拿小头了,最夸张的开到了二八分,一九都有分过。

    原因是什么呢,就是逗哏的成名立腕了,看不起捧哏的了,观众都是冲着我买票的,换一个捧哏的,观众还愿意来,但是把我换掉,你们所有人都要饿肚子,这时候他怎么可能还同意平分钱啊。

    艺人行内就是名利场是非圈,成名立腕之后还能不忘本分的,知道感恩戴德的,这种演员极为难得。

    在相声表演中,都是逗哏成角儿的多,捧哏的成名的极少极少。这是舞台上面的角色分类造成的,捧哏捧哏你是要捧着对方说的,对方说学逗唱,什么都能来,捧哏的只能在一旁鼓掌叫好啊,别的什么都不能做,你总不能也唱一段抢逗哏的风头吧?你唱的再好也得忍着。

    所以时间一长,观众对逗哏的印象自然就深了,这人幽默风趣,才华横溢,观众愈加佩服和喜欢逗哏的,成角儿的可能性自然是大了。但是这里面多亏是捧哏的帮着你,他要是不帮你托着包袱,那一个都不会不响。要是有缺德的,他再给你一搅合,那一切都完蛋了。

    就像薛果,其实薛果的本事可不仅仅只是在捧哏上面,他说学逗唱其实都能来,尤其是唱,他的唱功其实很好,但是就是一直不唱,也没有机会唱,他要是在台上一唱比逗哏的都要出彩,那别人还活不活了。

    他就是为人太本分了,一直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所以别人也都看轻他,不相信他有能说单口的本事,甚至还有人在说薛果是不是想改行做逗哏了,这就是欺负人。

    议论声骤起,薛果脸蹭一下就红了。侯三爷跟石先生的脸色也不好看,薛果可是他们的徒弟干儿啊,两人盯着这群演员,可是议论声却依旧未停。

    何向东在台上也听见了,因为这场演出就是面对面的表演,台上跟观众离的很近,他一下子就听到了这些议论声了,也见到了薛果在黑暗中通红的脸。

    何向东心头微怒,别人说他没事,反正他早就没脸没皮了,再说也没人敢在专业上质疑他,论相声功底他可是有一代名家的水平了。但是现在看着薛果被人质疑而感到尴尬,他的心头就有些怒了。

    但是他也没有当场就发飙,在他看来干这一行的就是用实力说话,你实力不济被人笑话是活该,但他相信薛果是有这个实力的。

    何向东在台上稍微一顿,便继续往下说:“相声分成好几种,有单口的,有对口,还有群口的。这里面最难的就是单口的,一个人说的最难,说文说武我自己,集万事万物于一身,好似一台大戏。”

    “我们团里面的青年相声演员薛果,就是前面我说对口时候给我捧哏的那人。他可不只是会捧哏啊,说学逗唱什么都能来,说单口也是相当了得,在我们团里面绝对是佼佼者,能耐都大的不行了。来,让我们掌声有请他上场。”

    观众鼓掌。

    薛果有些愕然地抬头看何向东。

    演员们也都愣住了。

    刚才何向东那一番话的确是在捧薛果,但同时也给他架上去了啊,这要是薛果说不好,那可就真是闹笑话了。

    高高捧起,然后重重拍下?他们俩不是关系好吗?

    这些质疑的演员们纷纷露出了古怪的笑意。

    石先生也皱着眉头说道:“这何向东是怎么回事。”

    自己徒弟自己最清楚,薛果的本事他再清楚不过了,他的单口水平根本不行啊,这上台本来就是慎着点的,结果何向东还来这一出。

    侯三爷眉头也皱起来了。

    何向东却一点不顾,就是冲着薛果微微点头,然后便迅速下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