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九十七章 得体的主持人
    一瞧眼前这阵仗,连观众那边也开始起哄了,这一波一波的,大家是越?2o??越兴奋了。Δ『Δ』

    如果单纯从热场来说,何向东这里还没开始正式说话,这场子就已经完全热起来了,算是很成功了,可是这种热场是建立在起哄的基础之上的啊。

    这种时候何向东可不敢让后面的演员上场,万一演员一出来,底下观众再一起哄,这演出还怎么演?

    所以这也是对他的一个挑战,这是他第一次当主持人,也是第一次应对现场生的状况。

    他没有主持经验,但是有相声的舞台表演经验,他说相声的时候是不怕起哄,反而能把观众带到他说的故事里面,可现在不是他表演啊,他总不能现场来一段儿吧。

    何向东只能用自己的快反应,尽量把现场起哄的气氛压下来,他语重心长地劝道:“你们别老起哄,起哄不利于维护我们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

    “噗。”观众全都笑了,演员那边倒是好一些。

    现在何向东就一个人在台上,也没个捧哏的插科打诨,有很多话他就很难说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单口的要比对口的难。

    这一笑,现场的气氛就好多了,观众那边也缓和多了,他们本来就是应个景儿。演员那边也没再敢再起哄了,因为侯三爷正冷冷看着他们,这群人总算是老实下来了,尤其是薛果和包打听,这两人可知道侯三爷真生气是有多么可怕。

    主持的第一个小危机就被何向东和侯三爷一起化解了。

    主持人有很多种,像这种晚会演出,最简单的就是报幕型主持人,只要把下一场演出的节目名字报出来就好了,报完马上下场,这种类型的最省力。

    层级高一点的主持人会在两场节目之间,夹杂一些自己的话,活跃现场的气氛,把观众的胃口吊起来,好为下一场节目铺路。

    所以一个真正优秀的主持人,是能帮演员的节目增色不少的。何向东既然决定站上来了,他可不想只做一个报幕员。

    开始就是一段并不是太熟练的开场白,何向东简短地介绍了一下文工团演出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以及为铁路事业辛劳工作的人们服务的美好心愿,大家一起携手共创美好的明天,巴拉巴拉反正一堆话。

    词儿太多了,何向东也没记住,只是记了个大概,他其实不是太想说这些东西的,有说词儿的功夫,还不如多演一场节目来的实惠。可这些话却不能不说,这是政治正确,他就照着梗干,增增减减说下来就完了,还不错,没出什么问题。

    “好,那接下来我们的慰问演出就要正式开始了。”终于进入正题了,何向东开始为第一歌热场:“论语里面有一句话叫欲善其事必利其器,说的是工匠想要干好活儿的话,必须要有非常锋利的工具。”

    “艺人行内也有一句话,叫子弟无音客无本。说的是艺人没有好声音,就干不了这一行。甭管你做的是哪门子艺,没有一副好嗓子,你就很难吃好这碗饭。接下来我们第一个要出场的就是一个嗓子特别好的歌手,他的名字叫刘云涛,演唱的歌曲是《小草》,大家掌声有请。”

    “好……”观众也被何向东这一番得体的话为带动起来了,热情地鼓起掌来。

    旁边候着的刘云涛自己都愣住了,在他印象里何向东这个相声演员就是一整天没个正形,嘴里一句正经话没有的家伙,现在居然能说的这么得体。

    坐着的那些演员也是一个个长大了嘴,像是重新认识何向东似得,包打听跟薛果两人更是做出了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我天,真的假的?”

    “不会是幻觉吧?”

    侯三爷则是微微颔,对何向东的表现很是满意,他甚至在想等这次演出结束回到大部队之后,是不是也让何向东一起开始做主持人呢,虽然累是累一点,但也是一次很不错的锻炼啊。

    说完一番话的何向东就下了台了,其实也没有什么舞台,就是一块空地,一群人坐在对面,前面弄一块地方就当做舞台了,真正的面对面表演。

    等着的歌手马上就走上台去了,这位歌手的基本功还是不错的,一曲唱完,大家都听得有滋有味的。

    唱罢,何向东再次上场,让他主持的事情,来之前侯三爷就跟何向东说过了,也把演出安排给他了,让他准备一下要说的话,何向东只是记了一下演出顺序,至于他自己要说的话,他一点都没有想,也没有提前预备好的本子。

    他从来都是一个现场型的演员,让他站台上他肯定就能说话,而且能根据现场的具体情况来说出更合适的话,这其实就是相声里面的现场抓哏,把词儿背熟了限定好了,他反而不会弄了。

    何向东在中间站好,旁边照过来的大灯很亮:“刚才我们的刘云涛刘老师为我们演唱了小草,唱的非常的好啊。接下来就是一段相声表演,相声表演讲究说学逗唱,这说就一定要好好说,学也一定要好好学,逗更要好好逗,唱就一定要好好唱了。”

    何向东很认真地说了一堆废话。

    这些废话让观众不禁莞尔,这是何向东第一次上台,他还是很收着的,跟没有经验有关系,跟旁边没人一起瞎胡闹也有关系,毕竟这是主持,不是说相声。

    何向东自顾自笑了一下:“那好,接下来让我们欣赏相声……”

    这场晚会就在何向东稳打稳健的主持风格下慢慢进行着,这是何向东的第一次主持,收敛着的他反而把这场晚会主持的非常得体,真算是歪打正着了。

    只不过以何向东的性格,他只要稍微再熟悉一下主持人的位置,那他可就控制不住了,尤其要再给他配上一个搭档,那何向东要是疯起来可就真是不管不顾了。

    而侯三爷看何向东今晚得体的表现,心中已经坚定了让何向东回去主持的心思了,唉……愿你们保重。

    “好了,演出是一场接着一场,现在到了最后一场节目了,最后面的是一场单口相声。”

    听到这句话,演员们神色各异,何向东的单口太出色了,出色到他一个人就能把全场所有人的风头都给压过去,这让很多人感觉不舒服。

    何向东继续往下说:“这个单口相声的名字叫珍珠翡翠白玉汤,表演者薛果。”

    观众开始鼓掌了。

    “啊?”

    演员那边却不知道是谁出了一声特别惊讶的声音,声音还挺大,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目光。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