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九十五章 我也想说单口
    &lt;&gt;甘肃的第一站就在兰州,兰州最出名的自然是拉面了,不过全国各地的兰州拉面店是发源于青海省的,在兰州他们的拉面是叫牛肉面,当然味道一样很好。

    九八年的兰州拉面已经在渐渐地往全国扩张,还远远没有后世那样遍地都是兰州拉面馆的盛况。在这个时候日后民间餐饮业的另一大巨头在福建沙县也开始了他雄霸天下的征程。

    至于最后一家黄焖鸡就真的不知道还在哪里了,黄焖鸡很古怪,在14年的时候好像就是在一夜间就占领全国了,大街小巷到处都有,让人反应都反应不过来,然后还迅速坐稳了三大巨头之一的位置,简直神速。

    来了兰州了,总不能不去吃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吧,还是薛果带路,兰州薛果是第二次来,他也不熟,但是作为一个骄傲的吃货他有自己寻找美食的路子。

    薛果问了一下蔬菜批发市场和肉类市场就过去了,一路上逛过去,还没到饭点,他见着店里面人多的就进去,但是并不一定在人家店里面吃饭。

    他要看人家服务员态度,如果很和蔼可亲的,他扭头就走,态度一般的他也走,就是这样他找了二十来家了,终于进去一家跟人家服务员一搭茬就挨骂了的拉面店。

    他当即就决定在这里吃了,这一番弄下来何向东都傻眼了,这哪里是找吃饭的地儿,这简直就是找罪受啊。

    薛果却还是保持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的何向东想揍他,这不是花钱找罪受吗?

    面端上来的时候服务员也是往他们俩面前一扔,做出一副爱吃不吃的样子,还别说,薛果就爱这一套,立刻乐不滋儿地端过来,大快朵颐了起来。

    何向东看见薛果这副样子,也只能是认栽了,尝试着吃了两口,发现味道还真是不错,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汤鲜无比,夹起一筷子面,发现每根苗条都是同样粗细,根根分明,这一大碗都是如此,这就见厨师的功夫了。

    更关键的是牛肉,大块牛肉炖的酥烂,一般的牛肉都是越炖越干,到最后就变成味同嚼蜡滋味全无了。薛果很肯定说这家的牛肉在下锅炖煮之前,肯定放在锅里面稍稍油煎了一下,用高温把外面的表皮封住,使牛肉里面的汁水不会在炖煮的时候往外面流,保证了牛肉的鲜嫩。

    然后在慢慢炖煮至酥烂之后,肉虽烂但却一点不老不硬,反而吸收了汤汁里面的浓厚鲜味,把原本就鲜嫩牛肉的味道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

    这样的牛肉味道最好,何向东连吃了好几块,可惜很快就没有了,眼疾手快的他果断从薛果碗里面夹了一块,留下薛果一脸懵逼。

    吃饱喝足,稍微逛了一会儿,他们就回到宾馆了,第二天他们就要去工地了,兰州的演出他们能赶上第二场。

    第二天一早工地的小分队就出发了,这回是由侯三爷带队,组成的人员基本上都是相声演员和歌曲演员。

    他们是先坐车过去的,路并不是太好走,一路上翻山越岭,最后车子还停了下来,团里面的演员还翻了一座小山才到达,这里是真偏远,不过修铁路就是这样了,总不能从闹市区穿过去吧。

    到了之后,大家把带着的东西都卸下来,侯三爷找对方领导接洽去了,何向东他们在四处放眼打量着,看远处崇山峻岭,溪流潺潺,鸟语花香,蝴蝶成群在人身边飞过,时不时还在人的肩头休憩一会儿,轻轻呼吸一口都能闻到花香。

    “唉,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就好了。”何向东默默感叹一声。

    好吧,其实这里很荒凉,因为这边是要挖山修路的,所以这工地上面是烟尘飞舞,稍微停一下就是满身尘土,还有大型机械在工作,轰隆隆的声音震得耳朵疼,来工地果然是一个苦差事。

    来的时候也差不多到中午饭点了,工地领导那边也早就把团里演员的住宿安排好了,就是睡工棚,凑合凑合一晚上就过去了,今天晚上就是团里表演的时间。

    工地上面的米面是一早就运过来的,而蔬菜新鲜肉类则是每天有人赶着驴送过来的。

    因为是在工地上吃大锅饭,说是要有特别精致的菜肴那是瞎想,这里的菜就是典型的粗犷作风,大快大块的五花肉做成红烧肉和土豆一起炖,要做重体力活儿,油大量足才是这里的特点。

    这里做的馒头也是跟脸一样大,一个就足有半斤。一人一个搪瓷大碗,掌勺的大厨拎了几大脸盘菜出来,大伙儿排好队,一起上去领菜。馒头米饭就在旁边,自己随意吃。

    何向东他们也排在队伍里面,正巧赶上吃午饭了,见这些人远道而来,热情的大师傅还多给了他们好多肉。

    何向东他们也总算是能感受到这种粗犷的工地伙食了,不过还别说,味道还是相当可以的。

    午饭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随便找一个地方站着蹲着坐着吃的都有,但是一个个都吃的特别香甜,高强度劳作之后吃起来总是那么有味道。

    何向东跟薛果就坐在旁边一块大石头那里吃饭,两人边吃边聊着闲天,说着说着,薛果就讲到了正题。

    薛果道:“东子,晚上的演出我想做一点变化。”

    何向东啃着馒头,漫不经心地说道:“行啊,你想改什么包袱?”

    薛果摇头道:“不是对口的,我也想说一单口的。”

    “单口的?”何向东微微有些诧异,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要说单口的了?”

    薛果解释道:“还是上次听的那段录音嘛,我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很多,可你也知道相声这玩意儿不能是用自己的内心感觉来衡量自己的水平的嘛,想象中的自己跟在台上的自己是两回事,所以我想上台去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在大站演出,我肯定是没有这个机会的,现在好不容易到了这工地上了,我倒是真的想试试。”(未完待续。)

    &lt;!--over--&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