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特殊待遇
    台上,何向东还在绘声绘色地说着九头案,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而这些观众却没有一个走的,一个都没有。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没吃晚饭的人啊,现在都过了晚饭点了,这些人可都饿着肚子呢,但是他们宁愿饿着自己也不愿意放弃听相声,由此可见何向东单口的吸引力是有多么大。

    黄主任也没着急走,他看见观众有如此热烈的反应,也非常兴奋,在自己的笔记本上重重记了一笔,到时候往上面打报告的时候,这些东西都是一定要写进去的。

    何向东说的九头案是传承自王弥苇老爷子的,他原先也就能说两个头,后续的他听老先生说过一些,但是老先生自己也不懂,只是他们以前在学艺的时候听别的艺人说过,但那都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他们也记不真切了。

    所以何向东知道后面的情节的发展,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能说了,这里面的坑是怎么挖的,每个人物的对话,人情伦理关系都隐藏在细节里面,这一点他是不会的,他说不了。

    幸好有王弥苇老爷子的那份录音,何向东才真正知道了后面是要怎么说的,活儿要怎么使。王弥苇也真不愧是一代单口宗师,仅仅是这一份录音,就让何向东明白太多东西了。

    今儿晚上这一场,他把所有饥饿的观众都死死地摁在座位上就足以说明了。

    何向东一连说了好几个小时,把九头案说到第五个头,刨下了一大堆坑,然后立马就逃下场了。

    他是说的高兴了,那些观众可都是要崩溃了,太缺德了,挖坑不埋没人品啊,再说他这样一走,可能要到明年才能回来,这些人心里都痒痒的不行了,谁能吃得消这个啊。

    还有脾气急的就在观众席上破口大骂,但是也没辙啊,人家舞台上灯都给灭了,瞧着架势是不会再有人出来表演了。

    现在也挺晚了,观众们也就陆续散去了。

    演出正式结束,何向东也没有多待,就跟薛果回了宾馆。黄主任也赶紧回去了,他要连夜赶制一份报告发往北京,他这回可是卖了力气了,他是真想让何向东的单口在舞台上面出现,这效果太好了啊。

    众生众相,并不是所有人都对何向东满意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何向东太出色了,让那么多观众都特意等着他一个人的演出,这待遇别的人谁有啊?

    若是何向东是一个大角儿,还则罢了,可他也不过就是一个入团没多久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小演员啊。

    这就让很多人接受不了了,反正背地里说什么的都有。

    包打听的消息来源也很复杂,但是却很广泛,他跟何向东关系处的不错,也跟他说了不少风言风语。

    何向东只是一笑就过去了,他并不在乎这些风言风语,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你既然是活在这个社会上的,你就不可能不被他人评说。

    只要是人就一定会有人的私心,他喜欢你这个人,不管你做什么他都会喜欢。他要是讨厌你,不管是出于何种愿意,妒忌也好,单纯厌恶也罢,但凡是讨厌了,你在他眼里就没有人样了。

    何向东其实是一个挺豁达的人,也不会太在意别人的看法,更没有想让别人都喜欢他,因为他知道这是不可能也是不应该的事情。

    “乡愿,德之贼也。”圣人是这样说的。你要是活在别人的看法里面,你这辈子就别过了,同志同志,志同道合的才叫同志嘛。

    有人喜欢你就够了,好好珍惜就行了,哪里还管的了那些讨厌你的人呢,更何况他们还是出自妒忌,难不成自己还要因为别人的妒忌而把自己弄得跟他们一样平庸啊?

    何向东很无所谓,他知道一个人想要走的远肯定不是靠着妒忌能行的,充满着妒忌心的人是看不到别人的优点,更加无法从别人身上获得值得自己学习的东西。

    等到别人越走越远了,他还在原地踏步,妒忌的情绪永远只存在于差距不大的两者之间,若是差距太大,那时候真的是连妒忌心都提不起来了。

    何向东很期待这样一天的出现,他也非常坚信地相信这一天肯定是会出现的。

    所以他没有对这些风言风语采取什么措施,在江湖混久了,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做什么事都不能做绝了。

    但若是别人想要把自己置于死地,那么何向东自然会在别人动手之前先把那人弄死,这个时候他可不会再讲什么仁义道德江湖义气了。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团里面就开拔出发去甘肃了,陕西站的演出正式结束,一行人上了火车往甘肃赶去。

    午饭是在火车上面解决的,乘务员推着餐车,上面放着一个个盒饭,依次分发给团里面的演员,算是工作餐了。

    伙食也还可以,一荤两素,还有一份米饭,荤的是一份猪肉烧白,素的就是一份土豆片和一个豆腐,火车上面的东西要说太好吃也没有,就是填填肚子的,味道过得去就行。

    反正大伙儿都是一样的饭菜,吃起来倒也热闹。领导那边的伙食他们不清楚,不过在他们这节车厢里面倒是也有一个人的伙食不一样。

    那就是何向东,除了上述的标准配置,何向东还多了一只猪蹄和一根鸡腿,还有两节香蕉和两个苹果,超高标准配置。

    你还别不服,跟乘务员反应也没用,这是人家私人送的,又不是官方的给的特殊待遇,你有气也得憋着。

    “狗.日的。”包打听恶狠狠嚼着饭菜,恨恨咒骂。

    “日了狗的。”薛果做出跟包打听的动作,都恨得不行了。

    整个车厢里面的人都羡慕妒忌恨地看着何向东,虽说一个猪蹄一个鸡腿值不了几个钱,但是这代表观众对你这个演员的喜爱和重视啊,这里这么多演员就何向东有这个待遇。

    有些人都快要恨疯了。

    何向东却是一点都没管,就顾着自己大口享受起来,我自乐在逍遥中,哪管他人死与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