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九头案二
    因为今晚的单口相声同样是不在表演节目安排之内的,所以也没有主持人报幕,何向东只要自己上去就好。

    美女主持人倒是也没走,换下了晚礼服,卸下了浓浓的妆容,素面朝天地换上短袖t恤,长发绑成马尾,特别清纯特别耐看,何向东都不禁多看了好几眼。

    弄得人家姑娘有点不好意思,脸红着催促道:“你赶紧上场啊,看我干吗?”

    何向东傻呵呵一乐,也不多说话,就直接从入场门出去了。

    那姑娘也在了入场门那里看着,她昨晚听九头案也听上瘾了,心里头正被何向东讲的故事撩拨的厉害,现在到了饭点,她连饭都不吃都要听何向东继续往下说,你说这瘾有多大。

    何向东往入场门那里一站,前面一直黑着的舞台刷的一下就亮了起来,几个捡场的小伙子立刻把桌子搬了上去,然后把立式话筒架好。

    一瞧这个架势,观众们就兴奋起来了,终于把人给等来了啊。

    何向东也没有再吊他们的胃口,直接就从入场门走了出来,台下骤然响起一片热情的叫好声,掌声震破云霄。

    何向东走的很稳,一只手轻轻提着大褂的下袍,走的是风范十足,露出微笑看着台下的观众。

    现在观众已经走了很多了,没有之前那样满满当当连过道里面都坐着的光景了,想想也是,现在都是晚饭点了,那些昨晚没来的又一时半会儿等不到何向东的,去吃晚饭也很正常。

    现在观众席上也差不多是满座的,他已经很欣慰了。其实还有这么多人能留下,他真的要多谢昨晚来的那些观众。

    其实前面有好多观众都要走了,还是昨晚来的那些观众尽力安抚的,这才留了大半部分人下来,只有很少人出去吃饭了。

    现在见何向东上场了,下面鼓掌最厉害的还是昨晚来的那帮人,那叫一个气势磅礴山呼海啸啊。

    何向东端正在台中央站好,看着眼前这么多观众,他露出了感动的笑容,这都是特意留下来捧自己的啊,何德何能啊,何德何能啊!

    何向东看着台底下的观众,露出了亲切和煦的笑容,道:“都还没走呢?”

    “没呢。”底下全都是搭茬的。

    何向东笑了一下:“这都到饭点了,你们都不去吃饭啊?”

    “不去。”台下又是齐齐一片应答的声音。

    何向东很小声很亲切地问道:“是因为没有钱吗?”

    “哈哈哈……”台下笑成了一片。

    何向东笑笑,跟观众稍微解释了一下:“嗨,你说你们要来听单口相声就早点跟我打个招呼嘛,我都不知道你们要来,因为我的单口不是在我们节目安排里面的,所以本来今天是没有的。”

    “我演出结束之后我都去吃晚饭了,你看,这没演出嘛,我就早点吃了。这儿正吃得开心呢,我们领导就找来了,对着我就是一通臭骂。”

    何向东就学领导骂人:“何向东啊何向东,那么多观众都在等着你表演,结果你人却不见了,你看看自己像什么样子,啊?无组织无纪律,还吃饭?吃饭居然敢不叫我?”

    “噗。”台下观众笑成一片,谁也没想到包袱的底居然是这个。

    何向东很无奈地摇摇头:“没办法,领导最大啊,我们就把账给结了,然后就来这里表演了,点好的饭菜就给我们领导吃了。唉,没有办法,不过我临走的时候倒是还往菜里面吐了口痰。”

    包袱不错,反响很好。

    见场子已经热起来了,何向东就准备开始说正活儿了:“昨晚咱说了一段儿九头案了,要不今晚说点别的吧?”

    这话一出,台下就跟炸了窝似得,这么多人都是冲着九头案来的,结果你不说了,这哪里能行啊?

    连后台的美女主持都着急了。

    何向东也被眼前这些观众的反应吓一跳,他知道今儿要是不再说一段,这里恐怕是过不去了,另外前面侯三爷还嘱咐他上场一定要好好说,效果一定要特别好,这可关系到他单口相声能不能搬上舞台呢。

    于是,何向东便道:“昨晚好些人没来呢,前面的故事他们也不知道,我总不能重新再说一遍吧,我本来是想说点别的。但是既然你们都特别想再听九头案,那行,我就接着往下说。”

    “因为上一段还有好些人没听,我这里就再稍微回顾一下,上文书说道,马三和闷二还有塔大是三位结拜兄弟……”

    何向东把上一段儿的故事稍微说了一下,也把上回刨下的坑再给观众展示一下,带着这些坑和疑惑,他就继续往下面说了。

    黄主任拿到照相机之后,跑到了观众席前面,拍了一点现场观众的照片,还有何向东一个人说单口的照片,这都是到时候向团里面申请演出长篇单口相声的最有力的理由啊。

    黄主任露出了兴奋的笑容,这么多人都是冲着何向东的单口来的,一直到演出结束也不肯走,如果场场都是如此,那还了得。

    试问有哪个文工团能做到这个程度?如果这小子的单口能保证以后每场观众都能有这样的反应,那他们团可就露了大脸了。团领导除非是傻子,不然不可能不答应。

    这小子真是个宝贝啊,黄主任眼中冒着精光。

    侯三爷和石先生也在后台看着,这两人走到下场门那里去了,这里也没别人,很清静,哦,对了,薛果也在这里。

    侯三爷听了好一会儿了,对石先生说道:“老石,我怎么觉得这小子的九头案有点不一样呢?”

    石先生也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现在老先生还能说的也就是两个头。这些年也没听有人说过后面的,倒是听行内传言说有人会后面的,可也没真正见到人家说啊。”

    侯三爷道:“那你是说,何向东说的这些是已经失传了的?”

    石先生沉着脸点点头:“我看这就是失传的部分,肯定不是他自己补全的,这里面的情节包袱太完整了,尺寸和裉节也相当有火候了,没有经历过无数观众验证过的段子是不可能如此的。”

    侯三爷也赞同地点了点头:“嗯,我想应该是方文岐整理搜集出来,方先生这么多年真的搜集了不少相声界的失传段子,挽救了我们相声界不少瑰宝啊。”

    “还教出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徒弟。”石先生又补充了一句。

    侯三爷和石先生都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薛果就在旁边站着,他知道何向东说的九头案不是来自方文岐,而是传承自王弥苇老爷子,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