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不要说了
    何向东下了台,是从下场门那里下去的,正好瞧见了一堆看热闹的人围在那里,他眼神有些怪异地看了他们几眼,那些人也在看着他。

    何向东被他们看得有些毛了,就问道:“干嘛呢,你们?”

    那群人里面就有一女的看着何向东问道:“那第三个人头是怎么来的啊?”

    这句话一出,那些人就没个消停的了,纷纷问道:“对啊,谁给挂上去的啊?”

    “那大汉干嘛要杀人啊?”

    “那帽子是怎么回到死尸脑袋上面的啊?”

    ……

    一句一句的,这些人倒是问个没完了,前面还是打定主意准备看热闹的家伙,现在全都被何向东讲的故事给吸引住了,倒是忘记前面幸灾乐祸的样子了。

    何向东吓一跳,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没想到眼前这群人这么疯狂,他惊道:“你们要吃人啊?”

    “再给我们说说嘛。”

    “后面怎么样了啊?”

    “说说嘛。”

    “再说一小段儿嘛。”

    这伙人还有一个女同志,上来就拉着何向东的手,撒娇道:“你就再给我们说说嘛,后面到底怎么样了啊?第三个人头是怎么回事啊?说说嘛。”

    何向东被这很嗲的声音弄得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这女的他认识,是演小品的,平时他们俩也没什么交集,更没有这么亲密的接触,没想到今天这女的为了听单口居然这么主动。

    旁边也有人起哄:“何向东,你看我们邱姐儿都牺牲色相了,你还不赶紧再说一段儿?”

    “是啊,不能让我们邱姐儿白白牺牲嘛。”

    邱姐儿脸都红了,立马松开了挽着何向东的手,再豪放的女人也受不了这样的调笑啊。

    何向东脸色也恢复正常了,再说一段儿,在这里怎么说啊?他道:“别了,今儿也晚了,大家都回去睡觉吧,等改天有机会我再给你们好好说一段。行了行了,回见吧。”

    说完,何向东逃似得跑走了,留下一群无聊青年不甘地张望。

    何向东也没走远,直接从幕后绕到入场门去了,看见捡场的人,他就赶紧说道:“快把台上的灯光给拉黑了。”

    那人还一愣:“啊?”

    何向东催促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去啊。”

    “哦哦哦。”那人跑开。

    捡场也是相声界的一个行话,捡场的人其实就是剧务,搬搬桌椅板凳什么的。

    像之前在茶社园子里面演出的时候,小学徒都是从捡场做起的,什么杂活儿都要做,就像现在向文社里面的陈军。

    后来艺人都进入文工团了,这里面捡场的人倒是也出了好几个人才。擅长口技的相声演员藏族小伙洛桑之前就是在全总文工团里面捡场,做了好几年了,后来终于等来了机会,也拜了师了,上电视之后也火了,只可惜英年早逝。

    把那人打发走了,何向东站在入场门那里,见到好些人目光热切地看着自己。

    何向东挠着头,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了。

    “好……”薛果大声叫了一下,率先开始鼓起掌来。

    其余人也立马就拍掌了,包打听拍的尤为激烈。侯三爷和石先生也满意地鼓着掌,含笑点头。漂亮的女主持人也是满脸笑意,巧笑嫣然,顾盼生辉。

    舞台上面的灯光关掉了,观众也知道这是没有人再会出来表演了,这个坑只能是让他们自己带回到家里在以后漫长的日子里面慢慢回味和品尝了。

    女主持人虽然也就在入场门那里,但是她也没有上场说话,因为何向东的单口是不在表演节目之内的,所以她不能上场。

    侯三爷笑着对何向东说道:“好样的,说的不赖。”

    何向东很客气道:“你过奖了。”

    侯三爷笑笑:“哎,马三后面怎么样了?”

    何向东:“……”

    ……

    第二日,在宝鸡站还有一场演出,这场演出的时间是在下午,不在晚上。

    上午依然在排练,何向东和薛果是有一场相声的,两人在台上表演完,下了场,就看见侯三爷在舞台下面站着呢。

    何向东笑着走了过去,跟侯三爷打招呼:“师叔,您在这儿呢?”

    侯三爷看着他,问道:“找我什么事儿啊?”

    何向东笑笑,也不兜弯子,他知道侯三爷不喜欢,他就直接说道:“师叔,您看我今晚还能不能再说一段儿长篇的单口啊?”

    侯三爷皱着眉头想了想,道:“也行,时间还是一样,在演出结束之后,别的时段抽不出那么多时间给你。”

    何向东知道侯三爷说的是实情,就道:“行吧,那我回去准备准备。”

    侯三爷颔首道:“去吧。”

    “等会儿。”黄主任也在一旁看着彩排,也听见了这两人的对话了,他走过来对何向东说道:“何向东,今晚你的长篇单口要拿掉,不要再说了。”

    “啊?”何向东一愣。

    侯三爷也怔了一下,问道:“老黄,这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拿掉了?”

    黄主任皱眉说道:“这本来就不是团里面的节目,不演也很正常。”

    侯三爷问道:“昨天你不是还让演出的吗?”

    黄主任说道:“昨天我是看在你老侯的面子上才答应的,今天还要演,以后是不是每场都要演?”

    说到这里,黄主任的语气放缓了,叹了一口气,对何向东说道:“何向东啊,我也不是针对你,我和老侯一样都很看重你。但是你也要知道,团里面有团里面的规矩,我们所有的节目都是提前审核安排好的,你要演出新的东西,是一定要经过团里面批准报备的。”

    “你在这里是说的开心了,这万一演出要是出点事怎么办?到时候这个责任谁来担,给你一个处分,你的前途就危险了,哪怕是我跟老侯都要受到牵连。”

    何向东皱着眉头,争辩道:“可是昨晚观众反响都很好啊,您可以去……”

    黄主任摆摆手,打断何向东的话:“我们的演出都是不敢保证每场都很好,但是决定不能允许出事情,出了事情就是一定要找人担责的。这样,我把你的长篇单口相声,还有现场演出的效果报到团里面,只要那边审核过了,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演出了,这样多好啊。”

    “那……万一没过呢。”何向东担心地问道。

    黄主任偏开了头,没有正面回答何向东的问题,他道:“等到了甘肃的时候,你们去工地上面慰问演出的时候,你再说单口好不好。团里面那边,我会尽量帮你说话的,老侯也会尽量帮你的。”

    “唉……”何向东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