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放在最后面
    侯三爷有些怪异地看着何向东,问道:“你为什么要说长篇的单口啊?”

    何向东想了想,答道:“相声再怎么分也就是三种,单口对口群口,现在表演的都是对口和群口,单口基本没有人说,长篇的更是没人说了,我觉得这样不好。我觉得相声舞台不能没有单口相声,更加不能没有长篇的单口相声。”

    侯三爷看着何向东没有说话了,单口相声的重要性他何尝不知道啊,相声三种形式的一种啊,可惜现在已经是名存实亡了,不过确实也是因为客观条件不行啊。

    石先生叹了一口气,看着何向东说道:“东子啊,你是我们的晚辈,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们也不瞒着你。单口相声是重要,像刘宝瑞先生说的官场斗、珍珠翡翠白玉汤,这都是名段儿。但是这种长篇的单口相声不适合在舞台上面表演,时间太长了。”

    “我们每场演出拢共就那么点时间,你讲一段儿单口就要用掉一个小时了,别人的节目怎么办?这种单口在咱们这样的舞台不合适,你要只是讲几个小段子小笑话倒是没什么关系。”

    何向东低头沉默了一会儿,但他还是说道:“石先生,您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是我还是想试一试,我认为可以在舞台上面尝试着说一些长篇的单口,说不定会有很不错的效果呢。”

    石先生摇摇头,说道:“长篇的单口在舞台上面已经好些年没有出现过了,谁也没有办法保证它的效果。我们这是团里面的演出,所有的节目还有类型都是一定要事先确定好的,不然出了什么岔子就麻烦了。”

    何向东还是有些不死心:“可是我真的想试一试。”

    此时,侯三爷把烟掐了,又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说长篇的单口相声啊?”

    何向东认真说道:“因为我认为长篇的单口相声有其非常强大的魅力,或许在我们的相声舞台能产生我们意想不到的效果,或许会给我们相声界带来一丝不一样的变化。”

    侯三爷说道:“可你也要清楚,在我们这样的舞台是没有办法给你那么多时间的,长篇的单口相声为什么没人说了,就是因为舞台上面容纳不了,偶尔能在广播上面录几段就算是很不错了。这样吧,舞台上面你也就别想了,等回到北京我帮你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在广播上面录一段单口,北京广播电台就有文艺频道,那上面倒是可以试试。”

    何向东咬咬牙,道:“师叔,我真的很想在舞台上面试上一回,哪怕只有一回。”

    侯三爷深深地看着何向东,认识这孩子这么久了,这孩子还是头一次找他帮忙,他真的不愿意拂了这孩子的心意,他皱眉想了好一会儿,半晌后,才说道:“行吧,我明早找老黄商量一下……”

    “老侯。”石先生叫了一声。

    侯三爷摆摆手,示意无妨,他对何向东说道:“我会尽力帮你去说的,但是你也别抱太大希望。”

    何向东却兴奋地从凳子上跳了起来:“真的啊?太好了,谢谢您,太谢谢您了。”

    侯三爷压压手,笑眯眯道:“行了,早点回去歇着吧。”

    “好嘞,好嘞,您也早点休息。”何向东是千恩万谢地出了门。

    门关上之后,石先生却很严肃说道:“老侯,你没事吧?你还真答应啊?”

    侯三爷轻轻叹了一口气。

    见侯三爷真的是这个意思,石先生急了:“喂,你真的让他说长篇的单口啊?我们舞台上面哪里能拿得出来那么多时间啊?再说这么多年,舞台上面就没出现过长篇的单口,这效果我们谁也不知道。我们演出的节目都是团里面定的,我们私下里弄,到时候演砸了,谁来担责任?”

    侯三爷摇摇头,叹道:“这孩子说单口也是为了相声好,我觉得应该鼓励。而且他这么久以来都没有求过我什么,这还是第一次,我想不让他试上一试,他心里肯定会一直会有这个坎的。”

    石先生皱眉道:“我们这样的舞台,你让他怎么试啊?”

    侯三爷道:“别把他的节目放到节目单里面,就放在最后,其他演员演完可以走,到时候就给他台上留着灯光就好了,到时候观众愿意听他就听,不愿意就走,不算在我们正常的演出计划里面,这样应该就没事了。”

    石先生微微颔首道:“这主意倒是不错,我就是怕啊,万一到时候演砸了,观众都走光了,这孩子指不定得多伤心呢。”

    石先生并不看好何向东,其实也是,长篇的单口相声的包袱很少,它不像是对口相声那样里面塞满了包袱,这种形式又多年未在舞台上出现了,能有多少吸引力,真的谁也说不好。

    而且关键是何向东太年轻了,长篇的单口相声又那么难,他能会多少啊?

    侯三爷苦笑一下,也说道:“唉,算了,就当是一次挫折吧,年轻人太顺了也不好,摔几次跟头对他未来有好处。”

    得,侯三爷也不看好何向东。

    第二天早上侯三爷就跟黄主任商量了,最后决定就照侯三爷的意思办,不把长篇的单口相声放在节目单里面,就放在最后面做额外表演,观众愿意看就看,不愿意看就走。

    何向东知道了这个决定,他也知道这恐怕是最好的方案了,因为除了最后,别的时间段是不可能让给他的,他已经很感激了。

    文工团就这么大,来的演员就这么些,何向东要在最后面上场说长篇单口相声的消息自然是瞒不住的,一下子团里面的人就都知道了。

    大家意见分成了两派,一派是说何向东爱出风头的,爱表现,自己非要争取一个小时的节目。还有一派是说何向东不知天高地厚的,非要说长篇单口相声,这是作死的行为。

    两派人殊途同归,反正没人看好何向东,后面一派的观点是相声演员们提出来的,因为只有同行才知道长篇单口相声的难处。

    “何向东这次怕是要丢人了。”

    “肯定丢人啊,节目本来就在最后面,按照咱们以前的经验,那时候观众就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他上场都看不见什么人了。而且还说长篇的单口,一段相声是不能超过十二分钟的,他这都一个小时了。”

    “对啊,相声里面都得是包袱才行,这样才能吸引住观众,长篇单口半个小时也没有一个包袱啊,你打赌观众没听三分钟就能都走光。”

    “噗,这样不是把我们团里面最优秀的青年相声演员给晾在台上了啊?”

    “那乐子就大咯。”

    人总是这样的,尽管和别人无冤无仇,但是能见着比自己能耐大的人出丑,那感觉还是好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