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为什么要拼了命去搜集传统相声?
    “太值了,太值了。”薛果激动不已,都快要语无伦次了。

    何向东虽然心里也是激动不已,但比薛果冷静多了,他把随身听放好,然后把里面的磁带拿出来放到背包里面的暗袋,做这些动作的时候他都没有躲开薛果。

    放好之后,何向东才问道:“什么太值了?”

    薛果兴奋答道:“跟他们赌斗啊,太值了,我都没想到这份奖励居然有这么大,东子,我可真是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啊,真的,突然一下子面前开朗了许多,就跟开窍了一样。”

    “以前老先生老是说学不好相声就是没有开窍,老是说这孩子没开窍,那孩子什么时候开窍的。我这么些年一直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今儿我算是明白了,我这回是真开窍了,这种感觉太爽了。”

    看着兴奋不已的薛果,何向东也只是笑笑,道:“你前面不还是极力反对的吗?现在怎么变成太值了?”

    薛果翻翻白眼:“我哪里知道你那么厉害啊?我要是知道你有这份水平,我还担心个屁啊?”

    何向东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薛果也笑了一下,真心实意道:“说真的,东子,我真的要感谢你,谢谢。”

    何向东摇头笑笑:“不打紧的,我们俩就别见外了。”

    薛果很是感动,这么宝贝的录音,可不是谁都舍得分享的,亲父子都不一定,更不要说只是搭档朋友了。

    单单是何向东的这一个行为,薛果就铁了心要跟他交一辈子的朋友,不管是什么情况,都不会离他而去。

    两人默默坐了一会儿,何向东心里的事情很多,王弥苇老先生的传承,他很期待,也很想早点结束演出好跟老爷子学习。

    另外就是吴萧的身份,没错,他在窗户里面看到的人就是吴萧,只是他不明白这个乞丐怎么突然跟王弥苇老爷子混迹在一起了,而且还有资格把自己推荐给老爷子,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又为什么行乞,又为什么要来向文社?

    薛果心里也有事,还是跟这次比试有关,想了好久,他还是决定把话说出来:“东子,虽然咱们这次收获巨大,但我还是觉得这种比试太冒险了,拿职业生涯来赌太不应当了,别人我倒是不担心,但是以你的性格,你要是输了,那可就真的是一辈子都不能说相声了。唉,所以以后要还有这种事,我觉得还是慎重一点的比较好。”

    何向东没有说话,只是把目光投向薛果,一直默默看着他,眼神不温不怒,很是平淡。

    一直把薛果看的有些毛了起来,他才说道:“这次真的不算什么,以前我连命都赌过,再惊险的我都挺过来了。”

    “啊?”薛果这回是吃了一惊,赌命这种事他只是在武侠电影里面看见过,但现实中他还是头一次听何向东说过,这对他冲击非常大。

    “你疯了啊?”薛果瞪着眼睛惊叫。

    何向东压压手,示意薛果冷静一点,等薛果平静下来了,他才语气平和地问道:“你觉得我的相声水平怎么样?”

    薛果深呼吸了几口,把起伏的内心压了下来,皱眉道:“实话实说,在年轻一辈里面,你当属第一。就算是中年一辈的相声演员,也没几个人能胜过你,你的实力恐怕能跟那些成名已久的老先生一较高下了。”

    何向东微笑了一下,没有反驳,罕见地没有反驳,他是一个谦逊的人,每次有人夸他,他都会客气一下,但这次没有。

    他又问道:“那你知道为什么我相声说的好吗?”

    薛果抬头看他,微微有些错愕,他没想到何向东竟然这么问,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何向东先回答了:“因为我会传统相声多,我会六百多段,足足六百多段,说一句大言不惭的话,放眼整个相声界没有任何一个人比我会的多,就算是把他们捆在一起,都没有我会的多。”

    薛果被何向东如此霸气绝伦的一句话给镇住了,在他印象里面何向东一直谦逊的人,不骄不躁,他还是第一次听见何向东说出这样狂的话。

    何向东眼睛盯着薛果的眼睛,他道:“传统相声重要吗?非常重要,他的重要性超过你的想象,也超过相声界任何一个相声演员的想象。”

    薛果不自觉地张开了嘴。

    何向东却没有理会薛果的反应,眼眶隐隐有些红了,面部肌肉有些抽动:“传统相声是一个被淘汰的老玩意儿,但是它里面的技巧是我们相声界的绝世瑰宝。传统相声最重要的就是技巧,其次就是框架梁子,单口相声就是它的故事。”

    “只要是用语言能把人逗乐的,这里面法子和技巧在相声里面就能找到,但是这些东西隐藏到哪里去了,就是在传统相声里面。多少代前辈,多少位名家总结出来的,在多少代观众面前锤炼过的技巧,全部都在传统相声里面。”

    “我为什么相声说的好,因为我会的传统相声多,这些技巧我会的很多。所以不管是说传统相声,还是让我自己写段子,我都不怕,我何向东九岁上台到现在,没有哪一场没有把观众逗乐过,没有哪个段子没响过。原因就在这里。”

    薛果怔怔地看着何向东,他知道传统相声很重要,但没有想到有这么重要。

    何向东半点不停歇:“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去搜集传统相声吗?你不是喜欢看武侠电影吗?传统相声就是我们相声界的武林秘籍,所有的招式,所有的秘诀,全都在里面,这是一份现成的宝物。”

    “而这个宝物我们已经遗失的太多太多了,真的太多太多了。就拿九头案来说,一直没有能说全,前辈们是自己改编出来写出来的,我们后辈就不能重新写一个吗?可以,当然可以,不说别人,我就可以,我能写,可是我写出来的就是九头案了吗?”

    “录音你也听到了,九头案是诞生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吗?当然不是,这是经历过几代惊才绝艳的名家修改和无数观众验证过的东西,这才是宝物。我何向东是能写出来,但也是只是像最初出世的那种水平。”

    “难道让我的徒弟再去验证和修改几十年,再我的徒孙去验证修改几十年,最后弄出来一个老先生们原本早就已经成型好的东西吗?不止是九头案,还有我们所有的相声,难道我们要把所有现在的相声再用几代人的时候去修改去验证,最后弄出来一个老先生们早在几十年前就弄好的东西吗?难道我们要再用百多年再去走一遍老路吗?”

    “搜集传统相声很难,很苦,我师父吃了数不清的苦头,我也吃了无数的苦头,多难多险的情况我们都遇见过,但是再苦,那也没有重新创造的苦,搜集再难也没有重新创造的难。”

    “相声行内现在很不景气,演员们都快活不下去了,也没有人愿意听相声,年轻人也不愿意学了。就算是我们愿意再用一百多年时间重新走一遍老先生已经走过的老路,但是还有这个时间吗?”

    “目前这种状况不允许我们这么做了,我们还没有开始这样做,相声就要死了,真的,肯定要死了,没有时间再走老路了。我们都知道相声就在垂死边缘了,像放在桌角的鸡蛋,一动就要摔碎了。能救相声的就只有传统相声,只有这个遗失掉的瑰宝。相声不是没有魅力了,只是他的魂丢了,这个魂就是传统相声。”

    “我们这一辈人多努力一点,多搜集一点,我们的后辈就能多学一点多懂一点多会一点,我为什么懂的这么多,那是因为我师父把他的一切,他所有的一切,他全部的一切都给了传统相声,没有他的不要命就没有我今天的水平。”

    “上天会为难一个人,会为难一个行业,但它不会一直刁难下去。机会肯定是会有的,但我不希望机会来的时候,我们还是这样以一个状态来迎接这样的机会,如果那时候的相声界还是现在这样,那么相声必死无疑。”

    “我没有什么收藏癖好,也不是就算不说也要放起来存着,我不是神经病。我只是想把相声好好传承下去,把我们遗失的这些瑰宝再给找回来,为此我可以付出一切。”

    “我很爱相声,我很怕他死了。赌命不算什么,只要能找回一个真正的好段子,我可以连命都不要。我可以死,但相声不能死。我很爱相声,为了相声,我可以不要我的命;为了相声,我也可以这辈子再也不去说相声。”

    “所以以后还有像九头案这样绝世名段,我不可能不去找的,就算是人家摆明了要害我,我也一样会去,因为相声就是我的命。”

    最后几个字,何向东说的掷地有声,而此刻他的眼眶全红了,既是为了相声,也是为了他师父,还是为了他自己。

    薛果听了之后,久久不语,身子一直在微微颤抖,他是震撼的,他的内心是震撼的。

    半晌之后,他恭恭敬敬站了起来,朝着何向东一躬鞠到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