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转换自如,完美结合
    前面何向东是用评书在说单口,营造出一个个真实的场景,技艺自然了得,但是单口跟评书是有区别的,你会说评书不一定会说单口。

    老者真正想看的是何向东把评书和单口结合的水平怎么样,是随意糅杂,还是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相辅相成,老者要看这何向东对这二者的运用和转换。

    “哥哥对面没有人,但是却能听一个女人的声音好呀,乖乖来吃酒了。这里吃着喝着,张双喜在外面看的是毛骨悚然。”

    何向东依然用的是张氏评书的技巧,把那恐怖的场景摆在了听众的面前,坐着的这些听众都感觉自己就是张双喜,就在门外偷偷看自己哥哥对着空气说话,而那团空气竟然也发出女人的声音来了。

    “乖乖来吃酒。”

    “毛骨悚然。”何向东把最后四个子一说,听众们毛发都竖起来了,身上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身上的小肌肉微微颤抖着,他们就是真正的毛骨悚然。

    同行高人傅盛受的影响不大,但此刻他的眸子却是奇亮无比。

    二楼的老者也紧张起来了,漆黑的眸子紧紧盯着何向东,他知道评书和单口相声的转化就在接下来这么一句话了。

    如果是在说评书的话,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氛围和场景,艺人是不会轻易破坏的,是要继续往下说的,趁热打铁,顺势铺入。

    而如果这是在说单口相声的话,接下来这里定然是有一个包袱的,老者在等的就是这个包袱。

    果然,何向东看了一眼面前这几位头皮发麻的听众,他语气诚恳道:“列位,你们设身处地想一想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就拿我们现在来说,如果你们瞧不见我了,但是还还是能听见有人在说相声,那这是在放广播啊,这是个录音啊,对吧。”

    “噗”

    坐着的这几位大爷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响的包袱,但是在此刻这个包袱的效果却比任何好笑的包袱都要好。

    刚刚这群听众还是毛骨悚然,身上都要炸毛了,可是这个包袱一出来,众人一笑,这股劲儿就不一样了。

    就像是在蒸桑拿,刚刚高温蒸完,然后突然往冷水池子一跳,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别提有多舒爽了,这股子爽劲儿是从头舒坦到脚后跟的。

    在坐的这几位老头就浑身肌肉在微微颤抖而不自知,反而更加沉浸在故事当中。

    这才是单口相声真正的魅力,也是张双喜捉妖的真正吸引之处,也是何向东把张氏评书和单口相声完美结合的典范。

    “好”二楼老者大叫一声好:“好哇,好哇,好,果然不负我所望啊,哈哈哈,好小子,张氏评书和单口相声结合地如此巧妙,结合地好啊。哈哈哈,结合的好啊,哈哈,我单口相声后继有人了,我九头案终有传人了,好哇,哈哈哈我总算是对得起师父的嘱托了。”

    那邋遢的年轻人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情绪很平淡,甚至还总是带着一丝化不开惆怅感。

    一楼,薛果大舒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他虽然没有楼上老者的那份眼力,但也是能分的出好坏来的,此时的何向东并不输傅盛。

    原来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不输傅盛,他真的不输啊,他的实力竟然强悍如斯,竟然能与一代名家一较高下。

    薛果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意,还有浓浓的钦佩之意,自己这搭档强到变态啊。

    前一秒还在感慨不已,后一秒薛果就激动了起来。既然何向东的实力不输傅盛,那就是说他可以学到全本的九头案了?

    九头案啊,这可是九头案啊。薛果前面是担心何向东比不过人家,而断送了自己的相声生涯,这才极力反对的。

    但若是论及其内心,他怎么可能不想要九头案啊?不说他,拿出相声界任何一个人来,就不可能有人不要九头案的。

    这可是九头案啊,真正全本的九头案啊,相声界几代人企盼的九头案啊。

    现在终于被他们找到了,薛果鼻头突然有点发酸。

    傅盛深深地看了何向东好一会儿,好半晌后,他才终于露出了既是欣慰又是落寞的笑容,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啊。

    傅盛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脸庞,直到自己脸上开始发红发热他才停了下来,他转头看着陈猊公,轻轻一叹,对其点了点头。

    陈猊公也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便站起身来,直接上二楼去了。

    从刚刚的那一个拐点,他们就已经看出何向东的水平了,这就已经够了。

    事实上,何向东后面的表现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张氏评书、单口相声还有口技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张双喜捉妖的情节进入了**,何向东是越战越勇,这一身的本事发挥的是淋漓尽致。

    在场的听众听得自然也是酣畅淋漓了,现在都已经过了十二点了,这些老大爷没一个人去吃饭的,都听的入了神了,连厕所都没谁舍得去上。

    “那张双喜论起铁锤,砰砰砰就砸那石头王八,这一砸下去可瞧件事儿了,这石头竟然流出了血。啊,好了,这回书就说到这里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啪分解。”

    醒木响,何向东抱着拳笑眯眯地对诸位大爷行礼。

    大爷们可不乐意了:“咋这样嘛,还没听完呢?”

    “后面咋样嘞?妖精死莫死啊?”

    “是啊,妖精呢?”

    “那妖精还回来嘛?你还没说完嘞。”

    何向东留的这个扣子实在是太缺德了,正好是搔在了这些大爷的痒处,一个个都别憋得受不了了,非要何向东接下去说。

    这一通说完,差不多两个多小时了,都过了正午了,何向东也是累得够呛,接下来他还要赶车呢,哪有时间再说啊。

    何向东拱手讨饶道:“大爷们,不能再说了,今儿就先到这里了,你们也赶紧歇一下,上个厕所什么的。”

    “哎哟。”一个大爷惊叫一声,立马就往门外跑去。

    就跟连锁反应似得,坐着的这些大爷一个接着一个往外冲去,这些人憋尿都憋了好几个小时了,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了,这哪里吃的消啊。

    尽管已经憋得膀胱疼了,还有大爷愣是忍着跟何向东说等他上完厕所,再回来听何向东说相声,让何向东务必再说一段。

    何向东笑眯眯地点点头,那大爷见何向东也没个明确的答复,本来还不想走的,但是实在是憋不住了,只能捂着肚子跑了。

    何向东笑了笑,这才慢慢转身看着傅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