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张双喜捉妖对阵九头案
    何向东在台前稳稳坐好,双手交叉盘在一起,身体往前倾跟那几位老先生打着招呼:“我说诸位大爷,刚才他们那边吵架没吓着你们吧?”

    西安人脾气都硬,当时就有一个老头儿梗着脖子说话了:“你这娃说的这叫啥话嘛,就他们还能吓到乐(我),也不看看乐(我)是啥人。”

    何向东仰头哈哈一笑,他的状态非常放松,他是一个天然的现场型艺人,在场下的时候还感觉压力巨大,真正上了场他的状态便彻底从压力中抽离出来,非常潇洒和自如。

    早就已经忘了在比试了,而是完全投入到说相声里面去,非常认真地让眼前这些观众认可自己表演,认可自己的相声。

    不疯魔不成活,极于情,致于性,真正踏实认真说相声的何向东才是最强大的何向东,这个状态就是他最好的状态。

    何向东笑眯眯道:“那我是知道的,看大爷身上的这个模样这气质,就知道大爷肯定是个不怕事儿的人,那在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在太平间里面跺一脚谁也不敢动的主儿。”

    “哈哈哈……”众人都是大笑。

    那被何向东调侃的大爷可不乐意了,道:“你这娃,咋说话的嘛,太平间里面都是死人哩。”

    何向东竖起一根大拇指,道:“说明您威风呢,就跟我去年横扫一整幼儿园一样威风。”

    众人又是大笑,那被调侃的大爷笑得尤为欢乐。

    原先的隔阂被何向东两个小包袱给化解的差不多了,他身上有着一股子很自然的亲和力,地气,也叫台缘儿,往台上一站就叫人发自内心地欢喜。

    薛果却在那里如坐针毡,特别紧张地看着何向东,他到现在还是很怀疑何向东的水平。

    陈猊公只是不咸不淡地看着。

    傅盛看着何向东的眼神微微变了变,他是因为面子上拗不过才接了这个活儿,也不认为自己的实力是这个小年轻能比的,不过现在他的观念产生了一丝裂缝。

    二楼。

    这是一家老式茶楼,二楼中间是镂空的,二楼有大厅也有包房,包房是环绕着建的,门口有走廊,打开房门就可以看见何向东的表演。

    现在就有一个房门打了开来。

    里面坐着一个非常精神的老者,还有一个衣着凌乱,邋遢的年轻人。老者端着茶碗,身体一直是侧着的,从何向东刚上场的时候他就盯着在看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放松一下。

    邋遢的年轻人看他一眼:“怎么样?”

    老者也惜字如金:“我在看。”

    ……

    一楼的何向东还继续在说:“你诸位可能心中有疑问了,这人干嘛就吵起来了呢?这事儿我还得跟你们慢慢说,那个长得白白胖胖的啊,是个有钱人啊,有钱什么地步呢?人家吃肉夹馍都是只吃肉不吃馍。而那个干干瘦瘦的小伙子,家里穷,只能吃得起馍,吃不起肉。”

    “那么这两个人怎么会凑到一块呢?那干瘦的那人啊,最近更穷了,连白吉馍都吃不起了,他就想跟着白胖的有钱人一起吃,反正那人吃肉不吃馍啊,那他自己正好能把馍给吃了啊。”

    “谁知这白胖一听,打死不同意啊,当时就发了火了,拉着我就要走啊。他还有道理呢,把馍给你吃了,我家里婆娘孩子吃什么啊?”

    “哈哈……”包袱一抖出来,几个老头不禁大笑起来。西安本地就有在外面装有钱人吃肉不吃馍,结果晚上把馍拿回去给老婆孩子吃的民间小笑话,他们都听过,但是从何向东嘴里说出来,却显得尤为逗趣。

    何向东也松了一口气,看着样子是差不多了,这些人也真正接受了自己,算是和他们交上朋友了。

    刚才他的那番话看上去很简单,其实也是用了技巧的,他在里面加了很多疑问句,这样在说的时候,一个一个明显的小问题抛出来,既是把观众心中疑问说了出来,也让观众在听了之后在心里应承一下,这样就有了一问一答的形式,能更好地让观众参与进来,融入进来。

    这是说相声的一个小技巧。

    见火候差不多了,何向东也开始入正题了:“您诸位别看我年纪小,其实我也是一个相声演员,今天接到我们刘家茶馆老板的邀请,来给你诸位说一段相声,说的不好,您诸位多担待。”

    “好……”几个老头儿纷纷鼓掌叫好,前面何向东跟他们交朋友的效果现在就展现出来了。他要是一上场就说这话,铁定冷场,冷场之后再要往下说那可就难了。

    何向东开始接上一场的话了:“前面傅先生给你诸位说了一段九头案,一段传统的单口相声,说的非常好。这讲的是凶杀案,您诸位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不会给吓到吧?”

    “咋会勒?”

    “不会滴。”

    “乐们(我们)胆大滴很。”

    ……

    西安人就是这么不服输。

    何向东笑了一下:“大爷们都是好汉啊,那行,小子我就给你说一段鬼神故事,捉妖拿鬼的故事。”

    “好……”大家鼓掌。

    何向东前面跟观众搭茬有点多了,现场有点乱糟糟的,他不能像之前傅盛那样直接顺当入活儿,而是要用醒木和定场诗,这二者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定场压言。

    还是最经典的定场诗,何向东一开口就把在场所有人给吸引住了,宛如有神奇的魔力。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何向东拿起醒木,整个人的气势就变了,当年单学如何摔醒木,张阔如就让他练了不少万遍。

    “是沧桑……啪……”

    醒木摔下,镇场压言。

    傅盛眸子陡然一亮。

    二楼的老者身子也不由往前倾了许多,幽黑发亮的眸子紧紧盯着何向东,嘴里轻轻念道:“好深的评书功夫啊。”

    跟相声演员一样,评书艺人上台也都不需要听你说评书,但看你怎么用桌子上那三样东西,就知道你这人到底有几分本事了。

    何向东开始绘声绘色地讲了起来:“捉妖,这里面有妖精有鬼什么都有。但首先说一点啊,咱们不迷信,不信鬼神,但是这世间的事情是有因果的,有很多事情科学是没有办法解释的。”

    “就拿医院的重症病房来说,每天上午11点准要死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刚前面护士立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然后一转身回来才过了十几分钟人就死了,每天都是这样。”

    这话一出来,那几个老头背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傅盛眼神一凝,他隐隐猜到了何向东想要说什么了,可是他不敢相信。

    二楼那老者杂乱的白色虎眉也皱在了一起,紧紧盯着台上。

    何向东笑了一下:“这科学没有办法解释啊,后来啊,还是给解释出来了,倒不是科学给解释的,后来是查监控给发现的。原来那扫地的阿姨,每次来打扫卫生都把那病人的呼吸机给拔了,把她吸尘器插头换上,用完之后再给换上去,这不出事了嘛。”

    “哈哈哈……”听到这个解释,那些老头儿都乐的不停了,现在吸尘器还没有普及开来,不过他们都知道。

    何向东笑了一下,正式入活儿了:“今儿我要讲的啊,叫张双喜捉妖,是一个长篇的单口相声,什么时候的事儿呢,清朝乾隆年间,发生在北京城,这地儿在哪儿啊,西直门外高粱桥,也有叫高亮桥的,在想当初这西直门外高粱桥也是风景迷人,天青水碧鸟语花香小溪潺潺……”

    听到这里傅盛的眼睛陡然眯了起来,果然说的是这个,他怎么会这个的?

    薛果也听得一愣,呆呆地看着何向东。

    二楼老者皱起的虎眉缓缓松开,嘴里轻声说道:“张双喜捉妖,他居然会张双喜捉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