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是敌是友?
    &lt;&gt;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何向东脖子朝后面用力一仰,双手做了一个扩胸,松快松快了筋骨,他舒坦地呼出一口气,对薛果道:“什么为什么?”

    薛果怒气冲冲道:“你少他妈在这里给我装蒜。”

    何向东有些讶异地看着薛果,他认识薛果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见薛果这么生气呢,他问道:“哟,你这怎么了?”

    薛果瞪着他:“怎么了?你说怎么了?你跟人家打什么赌啊,你还以为是在旧社会啊,大家斗艺斗戏,输的滚蛋啊?再说你这斗输都直接退出相声这行了,你疯了啊,打这样的赌?”

    何向东笑笑,不知道为什么,他见着薛果这副发怒的模样,他就特别想笑。

    薛果更是怒不可遏,大吼道:“你还笑,我很严肃的。”

    “哈哈哈……”何向东突然笑出了声,然后道:“为什么你就一定认为我会输呢?”

    “为什么会输?就问你为什么会赢好了。”薛果一指正在播放的随身听,道:“就听听这个人的说的九头案就知道人家的水平高的不得了,更不要说他们可能还有更厉害的高手,再说了比试的地点也是人家定的,胜出的模式也是人家定的,你怎么还可能赢啊?”

    何向东笑笑,饶有兴趣地看着薛果:“所以你的意思他们花费这么大工夫,还弄来了失传的九头案,又费心费力找人找地方的,就是为了把我赶出相声界?”

    听了这话,薛果当时就是一滞,怒火也瞬间消散了不少,何向东的话引发了他的深思,这也正是他一直疑惑的,何向东就是一个无名小辈,又没有什么名气,怎么至于让人家出这么大力来对付他。

    薛果也坐了下来,把何向东面前的茶杯抢了过来,一口喝完,问道:“你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何向东摇摇头道:“不知道。”

    “不知道?”薛果声音又提高了三度。

    何向东赶紧压压手,说道:“哎呀,你别激动啊。这帮人的来路我的确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我现在也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两点,第一,他们是冲着我来的,第二就是他们手里真的有九头案。”

    薛果又问了一句:“然后呢。”

    何向东皱着眉头,问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天在泡馍店的那个阿松,他本来还是好好的,但是问了我的名字就匆匆走了。”

    薛果点头道:“记得。”

    何向东道:“我敢肯定在那之前他是不认识我的,但是在他很明显听过我的名字,还立马就走了,然后他们就找上门来以《九头案》相惑,让我去比试,可以肯定他们里面一定有人知道我认识我。【△網WwW.】”

    薛果也沉下气来了,他想了想,问道:“会不会你的仇人故意来找你麻烦,想让你退出相声界。”

    何向东摇头道:“应该不是,师父一直教我做人留一线,这么些年我就没有把人得罪死过,再说真有这么大仇,找人弄死我不就好了,至于绕这么大圈子吗?”

    薛果又问道:“会不会是有人嫉妒你,然后想以此把你弄出相声界?”

    何向东疑惑道:“嫉妒我?我有什么好嫉妒的?我很有名气吗?再说会嫉妒我的都是不如我的人,就凭那种人能请来这种高人当帮手吗?”

    何向东伸手一指随身听。

    薛果一听,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他道:“那你确定他们是友非敌了?”

    何向东道:“当然不确定啊,这伙人的来历太神秘了,谁知道他们到底想干嘛?但是我是一定要去探一探究竟的,尤其是连全本的九头案都抛重新出世,这可是我们相声界失传的瑰宝啊,现在能有这机会,我怎么可能不去争取啊?”

    薛果也点了点头,《九头案》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我看啊,人家就是算准了你会上钩才抛出的这个诱饵的。”

    何向东笑了一下,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先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争取九头案的。”

    薛果看着何向东,疑惑问道:“你为什么这么坚持呢?”

    何向东目光幽幽,眼前又浮现出了自己师父那副苍老而又倔强的模样,他苦涩地笑了笑,轻声叹道:“如果没有豁出命的坚持,传统相声又能活下来多少呢?”

    ……

    听了何向东的一番话,薛果并没有打消心头的全部顾虑,他还是对陈猊公那些人保持着强烈的警惕之心,但是当他知道何向东心里也是有数的,不是那么莽莽撞撞的时候,他就安心多了。

    他真的很怕何向东一下子热血上头就跟人家斗艺,搞旧社会江湖规矩那一套,那才是他最担心的。

    不过现在他放心多了,毕竟何向东从小就在江湖长大,对于这些江湖伎俩,他比自己看的清楚,也懂的如何保护自己。

    第二日是团里的演出,演出依旧在继续,薛果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他帮何向东保守了这个秘密。

    等到第三日,约定的时候就在这一天了,他们的住宿安排是捧哏逗哏住一起的,薛果还是放心不下,一定要跟着何向东一起去,何向东也同意了。

    他们是坐今天下午的火车离开,约定的时间在上午,看来那帮人对他们的行程安排也摸得很清楚了。

    一大早何向东就起床洗漱了,把头发弄得很整齐,胡子又重新刮了一遍,整个人弄得非常精神,出门的时候还背着一个包,包里面放着一套大褂。

    薛果什么都没带,就跟着何向东出门了,他们很早就出去了,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

    城东解放路的刘家茶馆是一个老式的茶馆,楼上楼下两层营业,摆着不少桌子,现在还早,只坐了几个稀稀落落的茶客,还都是上了年纪的人。

    何向东和薛果走到茶馆里面,立马就有老式茶馆打扮的小二过来了,何向东没有跟他废话,直接问道:“陈猊公呢?”

    小二打量他一眼,弯腰笑道:“那位爷在二楼呢。”

    何向东便和薛果上了二楼,便见到陈猊公和另外一人坐着喝茶,再看那人,何向东目光一滞。(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