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中年男人
    几人在里面落座了,桌子上面放着糖蒜,馍还没有煮好,几人就拿了几瓣糖蒜吃,还不错,腌的非常好,把大蒜里面的辛辣味道全都去除WwW..lā吃泡馍就是要配糖蒜。

    前面在门口掰馍的那个中年男人也进来了,他是一个人来的,和别人一起坐在靠墙的位置,就在何向东他们的左前方,一抬头就能看见他们。

    几人坐着闲聊着,不一会儿,馍就煮好端上来了,黄豆大小的小馍浸润透了羊汤,不吃就知道非常入味,馍堆成一个小山头,旁边都是奶白色的羊汤,有几片羊肉放在上面,还有绿色的香菜,香味扑鼻,非常诱人。

    薛果端过一碗来,说道:“来吧,动手吧,宽汤,水围城。”

    丁锦洋问道:“什么叫水围城啊?”

    薛果指指大碗说道:“你没看见这馍堆成一个小山头了啊,旁边都是羊汤,像不像大水围城?”

    几人又往碗里面一看,发现果然如此啊,丁锦洋好奇问道:“水围城,这名字真有意思,还有什么啊?”

    薛果先是喝了一口奶白色的羊汤,然后说道:“基本上就三种,干刨、口汤、水围城。一般我们懂行的食客来吃馍都不需要跟后厨说你要吃哪种,一根筷子就能解决。”

    说着,薛果从自己右手上分出一根筷子来,跟几人介绍道:“把筷子往馍中间一插,这就是干刨;什么不放,不用筷子这就是口汤;把一根筷子横着放在晚上,这就是要吃水围城了。你往后厨一端,人家大师傅看一眼就知道你想吃什么了,而且人家心里也清楚这是行家来了,诶,人家肯定给你认真做,毕竟不能在行家面前丢脸是吧。”

    这回丁锦洋是真心佩服了,对薛果竖起大拇指,道:“论吃一道我还就服你果仔。”

    又听到这破称呼,薛果都快无语了,道:“行了行了,快吃吧。”

    几人也不废话了,掰了半天的馍了,现在吃起来特别香,当然这家的手艺也是非常不错的,泡馍里面最重要最讲究的就是羊汤,这一碗羊汤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出来的,这家是羊汤是用羊大骨和牛大骨一起熬的,牛骨去膻,羊骨提鲜。

    这里面的分量配比是关键,除了店里面的大师傅谁也不知道,大师傅就是老板。整个西安城里面这家的羊汤都能算得上一号的,不腥不膻,鲜味非常醇厚,回味悠长。

    现在有很多不良商家为了汤鲜就往汤里面加了各种乱七八糟的调料,调出来的鲜味不仅薄而且冲,喝一口就想吐。

    吃泡馍的时候是不能把筷子插进去一通乱搅的,这讲究一个蚕食,拿着筷子一点点往嘴里面扒拉。

    几人吃的热火朝天,边吃也边在聊。

    丁锦洋道:“这顿吃完,趁还有时间咱们赶紧出去逛逛啊,明天就要开始彩排了,晚上又要表演,就没什么时间了。”

    何向东也说道:“对嘛,果儿你等会儿多带着我们去找吃的,反正你在行,再说今天是我们丁老板付钱。”

    薛果答应地特别痛快:“成啊,没问题。”

    丁锦洋不乐意了,嚷嚷道:“怎么又是我啊?”

    郭云冲笑道:“谁让你充大款呢,非说你给钱,现在自己被自己套住了吧?”

    几人都幸灾乐祸地笑了出来,丁锦洋很是崩溃。

    那中年男人的泡馍也端上来了,他没有马上就吃,反而让伙计给他拿了一个小碗,从自己的大碗里面分了一点出来,然后把小碗放在大碗的前面,默默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开始吃,吃的慢条斯理,不慌不忙,很有风度。

    薛果又给自己弄了一瓣糖蒜,他问道:“哎,东子,你以前跑江湖的时候来过西安没有?”

    何向东也拿了一瓣糖蒜,他很少吃大蒜,因为大蒜毁嗓子,但是这腌渍过后的糖蒜倒是不冲了,他也多吃了几块:“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来西安这边卖艺,后来还跟着一位老先生学了几天秦腔,哦,对了,我师父还带着我拜访了一位做彩立子生意的孙老爷子,那老爷子一对鸳鸯棒使的简直是绝了,我那时候还想学呢,可惜人家不教我。”

    说着,何向东长长叹了一口气,有些遗憾又有些感慨。

    那在一旁默默吃馍的中年人听了何向东的话,不禁抬起了头,讶异地看了他一眼,眉头皱在一起。

    丁锦洋问道:“卖彩立子的生意是什么啊,彩立子是吃的吗?”

    何向东笑了笑道:“就是变戏法的,传统戏法。”

    丁锦洋道:“哦,这么回事啊,嗨,变戏法你就说变戏法嘛,还生意,我还以为卖东西呢。”

    何向东也没有多解释,端起大碗喝了一口汤说道:“生意人嘛,不就是做生意嘛。”

    丁锦洋摇摇头,对这种称呼一点都不敢兴趣。

    半晌后,几人吃的差不多了,都准备走了。

    丁锦洋问道:“我们接下来去哪儿啊?”

    薛果擦了擦嘴,淘淘不绝说道:“到处逛逛呗,去那老城墙上面逛逛啊,然后去大雁塔,兵马俑之类的,再找个地儿吃肉夹馍去,买了馍,再买一斤腊汁肉,咱们自己夹,这样更实惠,肉也更多。”

    “咱晚饭就去洒金桥那边的吃马二家酸汤水饺,他家就只有韭黄牛肉一种,开了差不多二十年了,就没换过新花样,而且绝不开分店。哦,再有时间就去吃盛家酿皮,盛家最好的就是他们的醋了,他们用的是山西老陈醋,但是买来之后他们自己又用二十几张香料再熬了一遍,就一点都不冲了,口感特别绵软,这都是不传秘方啊。”

    “厉害啊。”丁锦洋又竖了一下大拇指。

    薛果一笑,道:“咱走吧。”

    何向东也站了起来,刚转过身,就看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中年男人,那人看着他的眼睛,何向东怔了一下。

    中年看着何向东的眼睛问道:“元良年纪不大,但是攒儿亮啊,您也是吃搁念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