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五十九 太平歌词的震慑
    薛果看着神色认真的何向东,笑了一下,道:“你们要是忙不过来了,就叫我一下,我肯定去帮忙。”

    何向东说道:“我不是要帮忙,我是问你愿不愿意长期跟我们一起在园子里面说?”

    薛果笑了一下,很是不雅地高高撩起大褂的前袍,从裤兜里面掏出一盒烟来,点着一根慢慢悠悠抽了起来,何向东也不心急,就在一旁安静地等着他的答案。

    一根烟已经抽了一半了,薛果脸上才露出轻松的笑意,他轻笑道:“不去。”

    何向东以为薛果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他解释道:“我不是让你把团里面的工作辞了,我是说你在没有演出的时候,可以去园子里面跑跑场子,反正你在外面跑穴也是跑,还不如跟我们一起呢。”

    薛果这次回答就很果断了:“那也不去。”

    何向东又道:“难道你就不想听听待遇吗?”

    薛果呵呵笑了几下,说道:“不想。”

    “为什么呀?”何向东提高了声音,不解地看着薛果,问道:“你就宁愿去电视剧跑龙套,宁愿去各地跑穴演出,也不愿意跟我们一起演吗?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薛果笑了笑,看着有些激动的何向东,他语气也缓和了不少:“滚蛋,说不去就是不去。”

    好吧,语气还是没缓和下来。

    何向东看着薛果,无奈一叹,这不是他第一次对薛果发出邀请了,以前向文社快活不下去的时候,他也不好意思开口,现在日子好过许多了,他也就动了这个心思了。

    反正是要招兵买马,与其从外面找人,到还不如把薛果弄进去呢,这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再说又跟自己这么搭。

    何向东本来认为这是很顺其成章的事情,他一开口,人家应该就会立马就答应的,可是却屡屡挫败。

    其实何向东一直闹不明白薛果是怎么想的,他就宁愿去跑龙套,宁愿去各种犄角旮旯的地方跑穴,也不愿意跟自己一起演出。他也问过薛果好多次,可薛果每次都不肯说原因。

    “唉……”何向东长叹了一声,便继续看节目了。

    丁锦洋和郭云冲的相声也很快就结束了,这年头盛行的理论就是一段相声不能超过十二分钟,不然观众就一定不会喜欢的。

    何向东对这种观点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十二分钟,哼,超过十二分钟观众就不耐烦上厕所去了吧。

    在园子里面说相声,他从来没有说过十二分钟的,当然返场小段除外,通常都是半个小时左右,有的甚至是一个多小时,没这么些时间,效果根本出不来。

    现在是跟着团里面在表演,大势如此,他也没有强出头,就是跟着一起在十二分钟之内演出。

    不过这种演出时间倒是跟在电视台上面的时间是一致的,相声在电视台上的时间也差不多是给十二分钟,超过了就会被剪掉,电视台各种节目广告排的很满,不可能给你相声太长时间的。

    何向东不无恶意地揣测,这种舞台演出时间限制的理论是不是特地为了上电视而配置的。

    一场相声说下来,郭云冲也消了跟何向东争辩的心思了,看着何向东苦笑了一下,就不再多说话了。

    何向东看看对方,他自己倒是一脸轻松,不慌不忙地去拿了一对玉子板出来,上场唱了一小段的太平歌词,这场演出的节目事先没有做过安排,也没有领导跟着,何向东就自己发挥了。

    一小段经典的《太公卖面》唱完,丁锦洋和郭云冲是彻底惊呆了,因为他们完全不会这个啊,以前是听老先生说过太平歌词,但他们两人完全不会唱啊,戏曲他们倒是会一点。

    事实上,现在会太平歌词的相声演员太少太少了,薛果这种从小坐科学艺的都不怎么会。

    丁锦洋和郭云冲是被何向东震慑住了,他们知道何向东会很多传统曲目,而且也知道人家唱功很好,但是太平歌词还是把他们给震住了。

    他们知道有太平歌词这个东西,但是以前老先生在教他们的时候,都是说这老玩意儿已经过时了,一点都不好听,也没有观众愿意听,是被淘汰了的东西。事实上是真的有很多老先生是这么认为的,甚至可以说绝大部分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今天听何向东唱了这么一小段,不敢说是天籁,但确实声声入耳,韵味十足,较之一般的戏曲丝毫不逊色。

    这怎么能让他们不触动啊,说学逗唱,说学逗唱,现在说唱都是说唱歌唱曲唱戏,都不敢说是太平歌词,为什么,因为没人会啊。

    这下子两个人看着何向东的眼神就完全不一样了,会失传曲目只能表明你学的宽泛,但是能把一个已经被相声界淘汰了的东西唱的这么韵味十足,悦耳动听,那就真的是实力问题了。

    这可是压倒相声界老中青几代人的实力啊。

    这也太可怕了吧!

    唱罢,何向东收了玉子,看了那两人一眼,露出了笑容,他知道两人在想什么,但是没有戳破,反而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

    其实太平歌词最原始的版本就是说话带唱,就是平常说话的节奏语气,但是在句子里面加上很简答的几个变调,带一点点甩音什么的。

    然后有前辈在这种最原始的版本里面加入了吸收了十不闲莲花落的唱腔,所以也可以说太平歌词是从十不闲莲花落里面衍生出来的。

    这就是老调的太平歌词,一韵到底的,易学难精,大部分演员唱出来都不好听,而那时候太平歌词又流传很广,拉洋车的,卖菜的,摆摊子的都会唱,这里面的甚至有很多人比专业的相声艺人唱的还好。

    艺人们就觉得掉份了,慢慢的也就没人学了。所以太平歌词的淘汰,既有外部的客观原因,也有曲子本身的原因,还有演员自身的毛病。

    何向东的太平歌词是后来改的,这里面主要是方文岐在出力,他改良了老调太平歌词的唱腔,从戏曲里面吸收了不少因素进来。

    这就已经不是以前老调的太平歌词了,而是新调,这种太平歌词学习难度比之前大了,但是容易唱好,因为唱腔改良过了嘛。

    何向东学的就是这个,老调的他反而懂的不是太多。等他开始浪迹江湖卖艺之后,他天分好,嗓子也好,学的也很杂,就尝试着把评戏里面的唱腔,还有二人转的一些唱法也融入了进来。

    太平歌词还是那个太平歌词,但是这里面唱腔的细微变化却多了不少,量变引起质变啊,再加上何向东天生的宝嗓,这唱出来,那还得了,把丁锦洋和郭云冲震慑住了也就不稀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