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五十八章 缺少争吵
    《托妻献子》是一个传统的老段子,最初的底就是逗哏说自己是光棍,没有必要瞎操心,然后就下场了。

    相声里面的底是要求要响的,或者是要留给观众可以回味的东西。以前老先生在说相声的时候,都是强调相声说一半的时候就可以开始攒底了,后半晌的包袱可以不响,但是底一定要出来。

    可见相声的底是多么重要啊。

    而何向东刚才前面说《托妻献子》这个底却并不是一个响底,他是一个暗底。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定时炸弹,是要稍微过一会儿才能炸开来的。

    何向东说自己是光棍,既然是光棍,那他哪里来的孩子呢?不还是跟人家薛果媳妇生的嘛,跟之前没有区别啊。

    但是这个话是没有直白地说出来的,比较含蓄,而且把底说完,两人立马就下台了,后续的琢磨味道就要让观众们自己来了,这不,两人一下场,观众不就笑了出来了嘛。

    最初的《托妻献子》的底就是这个,但是后来张寿臣先生在说这段相声的时候,每次都是他下场之后观众才笑了出来,甚至还有的人还一直在琢磨这个底,这样是会影响到后面演员的表演的。

    所以后来他再表演的时候,就直接把底给戳破了,最后的底就变成了,孩子是我的,但也是你媳妇生的,直接就给抖出来了。

    如果单纯从效果来看的话,那肯定还是第一个的好,观众对自己琢磨出来的包袱会笑得更厉害一点,也会更加佩服能设置这种底的演员。但是从整场表演来说,影响到后面演员的表演就不好了,这样有损艺德。

    何向东是一个非常纯粹的艺人,他眼中最重视的就是现场观众的反应,当然他也是一个很有艺德的艺人,这个底是可能会影响到后面的表演,但是这里也只有这么几个观众,互相一说,底也就破了,不至于还有人会琢磨半天的。

    丁锦洋和郭云冲也有些愕然地看着那几位爆笑的观众,这两人也都是极为聪慧的人,又是从事相声这一行的,也立马就明白过来笑点在哪里了。

    他们应该一早就明白的,只不过何向东和薛果一下台,这两人就围上去了,也没有多想,现在回过味来了,不禁更加佩服何向东了。

    现在也没有团里的领导在,这两人倒是也不急着上台表演,反而逮着何向东跟薛果问了起来了,丁锦洋上下打量着两人,他道:“你们两人行啊,真是什么段子都敢往台上搬啊?何向东胆子大我早就知道,你薛果什么时候胆子也这么大了啊?”

    一听这话,薛果不乐意了,争辩道:“什么叫我胆子没有那么大啊,我什么时候怂过了啊?”

    丁锦洋挖苦道:“哎哟,哎哟,说大话也不嫌牙碜,你老薛可是连大姑娘都不敢多看一眼的家伙啊,你还不怂?”

    薛果脸都涨红了。

    何向东还很惊讶地补了一刀:“不是吧,果儿,你真的这么怂啊?”

    “滚蛋。”薛果怒骂。

    见几人越说越跑题,郭云冲皱着眉头,看着何向东,沉声说道:“东子,我们是朋友,我就直说了,这里也就我们几个人在,你说说这种相声就算了,出去可千万别乱来。”

    闻言,几人面色都有些僵,作为体制内的相声演员,说什么样的相声,什么格调的相声,雅俗之分,上面是有明确规定的,也一直是这么教育他们的,他们也是跟着上面的要求在走,可相声却是愈发的没落了,他们现在也变得困惑起来了。

    何向东静静看着郭云冲,脸上收敛了笑意,稍稍看了一会儿,复又露出了笑容:“这种相声?哪种相声?”

    郭云冲直接说道:“《托妻献子》这种相声,这都禁了多少年了。”

    何向东笑着说道:“《托妻献子》怎么了?”

    郭云冲道:“还怎么了,《托妻献子》是拿捧哏的妻子儿子开玩笑,这种低俗的伦理哏是不能被搬到舞台上面的。”

    何向东笑了笑,说道:“没有啊,我的《托妻献子》很干净,展现了对友谊的思考,我扮演的人物做了对不起朋友的事情,你看你不还在批评我嘛,这多有教育意义啊,还启发了观众的思考。”

    听到何向东这样的解释,郭云冲瞪大了眼,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丁锦洋和薛果也惊讶地看着何向东,他们也是到现在才发现何向东竟然有如此诡辩之才。

    “你这是诡辩。”郭云冲回过神来了。

    见两人有要吵的迹象,丁锦洋和薛果赶紧上前把何向东和郭云冲分开,丁锦洋拖着郭云冲就硬是给拽上台了,到了台上了,郭云冲总算是消停了,不过他还是打算表演结束再和何向东好好论道论道的。

    一旁,薛果对何向东说道:“你说你跟郭云冲争什么呀。”

    何向东默了默,抬头看了看正在表演的丁锦洋和郭云冲,又看了看哈拉站里面的几位观众,他道:“争什么?相声就是没人争吵了,所以才没人爱听了,大家的观点太统一了,那些细微的声音全都被淹没了。”

    薛果也沉默了,其实他最初的想法是跟郭云冲一样的,也是在认识了何向东之后,两人也开始了合作,那时候在郊县跑演出的时候,每一次都是全场轰动,他说相声以来现场从来没有如此反响,从那以后,他才开始了真正的反思。

    只不过这件事,他从来都没有跟何向东提过。

    何向东也没有理会薛果,就是静静看着台上,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都是年轻人,也容易接受一些看起来很新鲜很叛逆的想法,带他们到向文社园子里面去几趟,我相信他们的想法是会改变的。”

    薛果点点头,依旧没有多说话。

    何向东转过头看着薛果,这一次,他看的很认真,薛果也察觉到了何向东的眼神,回过头跟他对视,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

    半晌,何向东看着薛果的眼睛,沉声问道:“果儿,这次我很认真问你,你愿意来向文社说相声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