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孩子哪儿来的
    薛果怒骂道:“你少胡说八道,有你这样的吗?”

    所有观众都笑了。

    何向东也在那里笑,等观众的笑声稍微歇一点了,他才说道:“这不是你要把老婆孩子托付给我嘛,那你不送过来怎么算是托付给我啊?”

    薛果瞪着眼睛,争辩道:“那你这撸袖子,这舔嘴唇是干嘛啊?”

    何向东解释道:“我这是准备好了啊。”

    薛果骂道:“你准备好什么啊?”

    何向东道:“准备好帮你照顾你媳妇还有孩子啊,托妻献子托妻献子,你要把你的媳妇和孩子托付给我这个朋友啊。”

    薛果冷笑了一下,问道:“那我是不是还要把人送到你府上啊?”

    何向东急忙摆手:“别,千万别,千万不能送到我家来。”

    薛果好奇问道:“这又是为什么呢?”

    何向东拍拍手,道:“你说你媳妇那个年纪,我这个岁数,这年头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好说不好听,我不能不顾及这个啊。”

    说着,何向东用手拍了拍脸庞。

    薛果帮着何向东解释了一下:“还是个顾面子的人。”

    何向东道:“对啊。”

    薛果又问:“那你打算怎么安置我的媳妇孩子呢?”

    何向东道:“我就在前门大街那边给租一个小房子,把你媳妇孩子给安置进去,我住的也不远,还时不时可以给送点吃穿东西过去。”

    薛果惊讶问道:“你租房子,你给钱啊?”

    何向东理所当然道:“那当然啊,你也不想想我们俩这是什么交情,这是托妻献子的交情啊。”

    薛果特别惊喜。

    何向东继续说道:“每个月初一十五我都把那些吃的用的啊,那些日用品什么的,就都放在那租的房子门口,我放门口就行,我不多待,马上就走。”

    薛果却很客气道:“这来都来了,进去坐会儿,喝杯水什么的。”

    何向东急忙摆手:“别别,她这个年纪,我这个岁数,这年头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好说不好听,我得要顾及这个啊。”

    说着,何向东又用手拍了拍脸庞。

    这回薛果是真的高兴了,笑呵呵道:“那好,那好,放门口就行,你还真是我的好兄弟啊。”

    何向东应道:“那可不,咱们俩的交情在这里呢。”

    “好好好。”薛果脸上全是笑意。

    何向东也笑了几下,道:“这日子是一天天过去了,五年也很快就过去了,你在美国种了五年紫菜也挣了好几亿美金,准备回国了。”

    薛果也兴奋说道:“这好啊。”

    何向东道:“这我得赶紧去你家里跟你媳妇说这个好消息啊,我刚到你家里的时候,你媳妇怀里正抱着你两岁的儿子呢,我过去就赶紧说,嫂子……”

    薛果初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还笑眯眯说了一声:“我两岁的儿子……”

    等到观众的笑声全都出来的时候,他才猛然惊醒了过来,这里他又用了“迟”的技巧,他急忙拦住了喋喋不休的何向东:“你等会儿吧,我出国五年,儿子怎么才两岁。”

    何向东跟他解释:“这是二的。”

    薛果明白了:“哦,是二的啊。”

    观众又是拍手大笑,他才明白过来:“你等会吧,我出国五年,怎么还多一个二儿子啊?”

    何向东摆摆手,很是无所谓地说道:“多一个二儿子不是很正常嘛,你那三闺女还在吃奶呢。”

    薛果都快炸了:“怎么还有一个三闺女啊,这是这么回事啊,你给我说清楚。”

    何向东还很嫌弃地说道:“你嚷什么啊,你急什么啊?”

    薛果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这还不急啊,我这出去一趟都多两孩子了,我还不急啊?”

    何向东见薛果瞪着自己,他倒是先不满了:“你瞪着我干嘛,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白天是整天整天不进去。”

    薛果半点都不信他:“你晚上是整宿整宿不出来是吧。”

    何向东不满道:“你这是什么话,我是那种人吗?”

    薛果冷笑了几声,这时候捧哏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他要把歪了的话题给掰回到正确的线上面:“我信不信你不打紧,我倒是想听听你是怎么跟我媳妇说我回来的事情的。”

    线重新给掰回到故事主线上面了,何向东接着往下面说:“我到你家了之后啊,我就跟你媳妇说,嫂子啊,薛果就快回来了,我们商量商量吧。”

    薛果疑惑道:“商量商量?”

    何向东继续说道:“你媳妇也说了,商量什么呀,这事情啊,你自己看着办吧。”

    薛果挠着头说道:“这话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

    “我们这里正商量着呢,你那二儿子就过来了,抱着我的腿就喊,爸爸。我是抡圆了一个嘴巴子抽过去。”何向东做着动作。

    薛果惊讶道:“哟,这还打上了啊?”

    何向东厉声喝道:“叫爸爸?以后不许叫我爸爸,跟你大哥一样,叫我叔叔,听明白没有。”

    薛果道:“那还有一个三闺女呢,你不得嘱咐嘱咐啊?”

    何向东道:“那还在吃奶,什么都不懂。”

    薛果冷笑了几下。

    何向东道:“再过一个礼拜,这二儿子我也调教好了,大儿子也嘱咐过了,你也回来了。我从车站把你接回来,家里早把火锅儿生好啦,烤鸭子也叫来了,你往当中一坐,左边是我陪着,右边是你媳妇,对面是孩子,团团围住,轮流斟酒。你可真称得起是衣锦还乡,贤妻娇子,人财两旺,富贵荣华呀!你说,没我这朋友行吗?”

    薛果拿起桌子上的扇子就要打何向东,骂道:“没你这个朋友行吗?我要你这朋友干嘛,我打不死你?”

    何向东躲了一下:“干嘛呀,你打我干嘛?”

    薛果怒气未消:“我打你干嘛,你说干嘛,这二儿子还有三闺女是哪儿来的,你还没给我说清楚呢。”

    何向东赶紧解释:“不是,你不是出国五年了嘛,出去这么久才回来,人家都是儿孙满堂,你回来一瞧,还是就老婆一个,儿子一个,这多不好啊。”

    薛果骂道:“那也用不着你帮忙。”

    说着,薛果又要拿扇子打何向东。

    何向东赶紧躲,求饶道:“别打,别打,听我解释啊,你得听我解释啊。”

    薛果这才停了下来:“说,你今天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看我不打死你。”

    何向东大声说道:“你好好出国五年也没有个音讯,谁知道你在国外有没有出事啊,你老薛家就这么一根独苗啊,你媳妇也就这么一个儿子,孩子再万一出点什么事,你老薛家可不就断种了吗?”

    “我是为你考虑啊,我们俩这个交情,我能看着吗?我是从我自己家里给你抱了一个儿子过去,心想着就算出事了一个,那还有另外一个能传香火啊。又眼瞅着你家里只有儿子,没有女儿,我又给你抱了一个闺女过去,就是想让你儿女双全啊,所以他们为什么叫我爸爸,因为我真的是他们爸爸啊,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

    这一番话说下来,薛果都听傻了,急忙道:“哎哟,哎哟,我错了,我错怪你了。”

    何向东捂着胸口,做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交朋友交成这样子,唉,算我倒霉啊。”

    薛果都快哭了:“我错了,是我错了,你是我好兄弟,我给你跪下了行不。”

    何向东一脸颓然地摇摇头,看着观众说道:“也算是我倒霉,我就一个光棍,揽这事儿干嘛啊,唉……”

    长叹一声,何向东就下台了。

    见状,薛果也赶紧追下去了。

    两人刚下场,就被丁锦洋和郭云冲两人给围住了。

    这两人看何向东和薛果的眼神很是复杂,尤其是丁锦洋带着几分钦佩还带着几分别扭,但还不等他问出话来,几个观众突然大笑了出来,两人都有些愕然。

    何向东的脸上却露出了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神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