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厚道人
    &lt;&gt;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什么叫一死一生,乃见交情呢。”薛果又问了一句。

    何向东反问道:“你这个也不明白啊?”

    薛果摇头:“不明白啊。”

    何向东道:“那行,我给你解释解释。所谓一死一生,乃见交情啊,嗯,举个例子,就是比如你去小煤窑挖煤,然后煤矿塌方,你给压死了。”

    “啊?我压死了?凭什么是我死了。”薛果不乐意了。

    何向东横劲儿也上来了:“废话,是我给你解释的,你不死难道我死啊?”

    薛果道:“嘿,你这……”

    一句话没说完,何向东又给他打断了:“少废话,还想不想听了?”

    薛果赶紧道:“想听想听。”

    何向东道:“想听你就得死。”

    “这叫什么事儿啊。”薛果都快崩溃了,最后也只能无奈道:“行吧,我死,我死。”

    何向东蛮横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了,开心道:“你死了,你被压死了。”

    “是。”薛果忍着心中不快说道。

    谁知何向东听完更开心了,继续说:“你死了,你被煤矿压死了。”

    “嗯。”

    “哈哈,你死了,你被煤矿吓死了。”何向东又兴奋地说了这么一句。

    “没完了啊。”薛果大吼一声,把何向东往旁边一推。

    何向东大笑了几下,旁边所有人也都笑了。

    何向东默默走回来,端正站好了,笑了一下,道:“不闹了,说正事。”

    薛果正色道:“你早该说正事了。”

    何向东道:“你被煤矿压死了,然后你家里剩下孤儿寡母的,没人帮忙要赔偿钱啊。我是你好朋友,我还活着啊,这我总得要帮你吧。”

    薛果道:“这是应该的。”

    何向东继续道:“我指定得上你们煤矿上去啊,我就找到你们老板,跟他论理啊,这人都死在你们煤矿上面了,这你不能不管啊,你总要赔钱吧。”

    薛果应道:“对啊,这肯定要陪的啊。”

    何向东道:“经过我的多轮谈判,你老板答应赔钱了,最后给了174块钱。”

    薛果皱着眉头问了一声:“这怎么有零有整的啊?”

    何向东解释道:“哎,你不是174斤嘛。”

    薛果瞬间明白了过来,惊叫道:“哦,一块钱一斤啊,敢情我跟茄子一个价钱啊?”

    何向东挥挥手,皱着眉头,还责怪了薛果一句:“你这叫什么话,什么叫跟茄子一个价,你茄子买一百多斤人家还给你抹去零头呢,你这个一分都没抹,你比茄子可金贵多了。”

    听到何向东如此理论,薛果都傻眼了,喃喃说不出话来。

    何向东笑了一下继续往下说:“我就拿着你这174块卖命钱往你家走,你家里孤儿寡母的,还要靠你这个卖命钱过日子呢。”

    薛果无语说道:“就一百多斤茄子,过个屁日子啊?”

    何向东动情说道:“我是一路上小心翼翼啊,生怕路上强盗小偷什么的,把我这一百多块钱都偷走了啊,这对他们来说只是一百来块钱,但对我来说这就是你的命啊。”

    薛果却根本不吃这套,挥了一下手,道:“你少来这套,就一百块钱顶什么呀。”

    何向东却反驳道:“这你的卖命钱的,你用命换来的,这叫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薛果大吼道:“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一个小包袱又响了,现场反响不错。

    何向东继续往下说:“我回到你家里啊,把你这174块钱交到你老婆手上,嫂子一见手上这钱,眼泪哗哗的就下来了,我是劝都劝不住啊。”

    薛果应了一声:“这是感情深。”

    何向东做了一个虚扶的动作,一手把人虚扶起来,另一只手在那人前胸给人家顺气:“来,嫂子,你顺顺气,千万没把自己给伤心坏了。”

    “嗯?”一见这动作,薛果愣了一下。观众却是先明白过来了,一个个眼睛瞪得特别大,马上就哈哈大笑了起来,鼓掌连连。

    薛果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提起嗓子,大吼了一声,一把把何向东的手打开:“你这儿往哪儿顺气呢,有你这样顺气的吗?”

    看到薛果这样的反应,观众们更是哈哈大笑。

    何向东这也才明白过来,赶忙两只往后挪,尴尬地笑着:“弄错了,弄错了,我都习惯了。”

    薛果骂了一声:“习惯什么呀。”

    观众又是大笑,从刚刚顺气到现在观众的笑就没停下来过。这在相声里面的技巧叫做“迟”,一般是捧哏的技巧,有些包袱出来的时候,捧哏是不能立马就接上的。

    他一定要先“迟”一会儿,让观众先明白过来了,他才能明白过来,然后急吼吼的把观众的心理反应给表现出来,这样才能出效果。

    这是一种技巧,当然并不是捧所有包袱都要先“迟”一会儿,有些是要立马就跟上的,这里面是有区别的。

    何向东继续往下说:“然后嫂子拿了这些钱,哭啊,哭啊,都停不下来了,过了十几秒钟,她终于不哭了。”

    “嗯?十几秒?这叫停不下来啊?”

    “昂。”何向东道:“这嫂子然后把钱放好了,又去家里地窖给了拿了几斤茄子出来。”

    薛果疑惑问道:“拿茄子干嘛?”

    何向东使着女人的身段,做出一副娇弱不堪怜的样子:“大兄弟啊,你把这几斤茄子给人家煤矿老板送过去,我们都是厚道人,这零头啊,就给抹了吧。”

    薛果这回是彻底傻眼了:“这还是卖茄子啊?”

    何向东还在宽慰他:“厚道人,厚道人,你们家是厚道人。”

    一番一番包袱使下来,两人对的非常不错,现场观众反响也很好。其实何向东是临时决定了要说托妻献子,里面这些包袱也是他现场弄得,包括对这三句古话的阐释,以前的老本子不是这样的,这是何向东改过的。

    所谓传统相声的大框架不变,指的是相声里面的发展,活路的走向不变,整体性的套路不变,但是这里面的内容就可以填充别的东西了。

    传统相声是过时了,但是过时的只是内容,并不是框架,这两人把相声内容填充进更现代化的东西,现场反应多好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