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没办法,就是这么厉害
    现在内蒙人上学也是用汉语教材的,这里的职工也都会说普通话,所以何向东和薛果才能在他们面前说相声,如果换一个不懂普通话的,那他们俩就要抓瞎了。

    这就是语言喜剧的局限性,任何一种语言艺术,都只能为懂这种语言的人表演。在喜剧里面,也只有肢体喜剧能突破语言的限制,这就是为什么卓别林和憨豆可以红遍世界的原因。

    丁锦洋和曹志华也终于结束了他们的谈话,何向东和薛果的相声也终于可以继续往下说了。

    何向东笑了笑:“这是咱们第一次来哈拉站说相声。”

    薛果捧着说道:“没错。”

    何向东继续说道:“我们哈拉站的职工对我们这也么热情,还特意给宰了一只羊。”

    薛果也说道:“这是人家热情好客。”

    何向东继续捧着说好话:“那羊肉,啊,多好吃啊,尤其是大锅煮的手把羊肉,我都快吃的停不下来了,这是我们拉克申做的,多好呀。”

    听了这话,拉克申粗犷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薛果也点头说道:“对,我也爱吃。”

    何向东道:“这羊肉炖的是酥烂,轻轻咬上一口,那个嫩呀,就跟薛果他媳妇似得。”

    “这叫什么话?”薛果一下子急眼了。

    现场反应倒是极好,哈拉站这几位职工全都笑喷了。

    丁锦洋则是惊讶地长大了嘴,吃惊地看着何向东和薛果。

    郭云冲手上的茶杯都掉在地上了,他都尤未察觉。

    关键是何向东和薛果说的包袱给他们吓住了,在团里面谁敢说这种包袱啊,疯了吧,抓到就是一个处分啊,严重一点甚至可以开除,这两人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丁锦洋和郭云冲咋舌不已。

    何向东来自民间,说起相声来从来都没什么顾忌的,他只看观众的反响,观众喜欢怎么听,他就怎么说。

    进了团里面,各种规矩都在压着他,其实完全限制了他能力的挥,早就憋不住了。

    现在就他们四个人到了哈拉站,又没有哪个领导跟着,都是自家兄弟,难不成还怕自己人举报啊?

    再说了,哈拉站的人都这么好,虽说大家才相处了半天,但是就像是跟老朋友似的,他就更加没什么顾忌了。

    何向东今天是打定主意要好好说一场相声了,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就是想让哈拉站的这些朋友们笑,放开一切,大声的笑出来。

    薛果是一个很随和的人,基本上没有什么个人的意见,何向东怎么说,他就怎么听了,反正不管何向东来哪种风格的,他都能捧得住。

    相声还在继续,薛果侧着身子骂道:“没有你这么说话的。”

    何向东还在跟人家解释:“误会,都是误会,我跟嫂子的关系太纯洁了,我对嫂子只有尊敬,没有别的什么心思。”

    “这就对了。”薛果点头说道。

    何向东对薛果说道:“我要恭喜你啊。”

    薛果疑惑道:“恭喜我什么?”

    何向东道:“恭喜你能娶到那么好的一个媳妇啊。”

    尽管薛果现在还是单身,但为了相声演出,他还是乐呵呵地说道:“还行还行。”

    何向东指责道:“什么叫还行啊,多优秀啊,嫂子身上几乎没什么缺点。”

    薛果还问道:“为什么加上一个几乎啊?”

    何向东道:“因为嫂子还有一个缺点。”

    薛果问道:“什么呀?”

    “她睡觉爱打呼噜。”

    “哦,这样啊。”薛果点头表示了然。

    观众这时候却笑了出来了。

    听到观众笑,薛果才反应了过来,惊叫:“你是怎么知道的?”

    何向东不假思索道:“我跟嫂子一起睡过觉?”

    “什么?”

    “不是不是。”何向东急忙解释:“我跟嫂子是同事,我们在办公室午睡的时候听到的,办公室,趴在桌子上睡的,还有好些人在呢。”

    “哦。”薛果大松一口气:“吓我一跳。”

    何向东擦擦头上的汗水,说道:“也吓我一跳。”

    现场这几位观众特别吃何向东这一套,都笑得前俯后仰的,都是粗犷的汉子,平日子私底下也开这种玩笑,现在听起来特别有亲切感,而且也感觉非常好笑。

    郭云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丁锦洋身边,他对丁锦洋轻声说道:“哎,你说他们俩说这样的相声没什么问题吧?”

    丁锦洋饶有兴趣地看着台上的表演,连头都没转,便直接说道:“能有什么问题啊,这里又没有外人,就咱们几个,谁会传出去啊。再说到了外面,他们俩也不敢这么说,这两人啊,精得很。”

    郭云冲点点头,也转头看着两人,说道:“说的也是,他们倒不是拎不清的人,不过他们这包袱对的还是挺有意思的啊。”

    “对包袱?”丁锦洋皱起了眉头,稍微琢磨了一会儿,他才问道:“你是说他们要说的这个相声是之前就对过活儿的?”

    “难道不是吗?”郭云冲反问。

    丁锦洋摇摇头,说道:“应该不是吧,他们俩总不可能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说这样的相声吧,再说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会来哈拉站啊,也就前天知道的啊,昨天都还有演出,所以不太可能。”

    郭云冲疑惑道:“可是他们的抖包袱和接包袱完全没有什么生涩感啊,这总不能是临场砸挂的吧。”

    丁锦洋也疑惑了起来,道:“是不太可能啊。”

    郭云冲想了一下,突然说道:“哎,你说有没有可能薛果和何向东两人在何向东那个相声园子里面说过这样的相声啊,何向东不是还有一个小园子吗?”

    丁锦洋这才笑了出来,看着郭云冲道:“你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对嘛,肯定是他们在园子里说过的,否则临场接哪里能行。”

    郭云冲也笑了出来,笑得如释负重。

    其实何向东和薛果还真是临场接的,一个现场砸挂抖包袱,一个当场稳稳接着,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这样来了,但每一次他们都能做的很好。

    没有办法,就是这么厉害。(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