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五十章 跟在家一样
    厨房不大,里面就摆着一个煤气灶,外面还架着一口大锅,准备要煮羊肉。

    厨师拉克申十分麻利地把羊排斩成大块,因为是刚杀的,上面还带着血迹,看上去非常新鲜。

    厨房门口支起来大锅里面烧着清水,一大块一大块带骨带血的羊肉被拉克申直接扔到锅里面去,开水都溅出来了,特别豪放。

    不一会儿就是满满一锅,这里面除了清水就是羊肉了,别的什么配料都没有了,内蒙的羊其实膻味并不是太重,也不需要各种乱七八糟的香料,加进去反而会坏了羊肉原本的味道。

    不过拉克申还是削了两个白萝卜放了进去,如果从中医角度来看,这叫阴阳调和,羊肉是温热性质的,而白萝卜则是寒性,两相交加,不燥不寒,刚好调和。

    从厨艺的角度来看,白萝卜和羊肉是绝配,能调出羊肉的鲜味,还能把羊肉里面膻味给去除了。

    拉克申把羊肉炖下去就不管了,等熟的时候,再拿起来沾上细盐或者是韭花酱就可以吃了,典型内蒙古的豪放吃法。

    拉克申回到厨房后拿了一只宰好弄干净的鸡,开始做卓资县当地特色的熏鸡,哈拉站的职工实在是太好客了,这顿饭做的特别丰盛

    薛果则是在大锅面前绕了好几圈了,口水哗哗地往外流,都快馋的不行了,一般爱吃的人厨艺都不会差的,爱吃就一定爱做。

    然后又去厨房逛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帮的上手的,赵小强,小强哥一直跟在他旁边,魁梧的身子走起来带起飒飒风声。

    “赵主任,要不我也来做一个菜吧。”薛果笑着说道。

    “好啊。”赵小强答应的非常痛快:“也让我们蒙古人尝尝你们北京人的手艺啊。”

    薛果大笑了几下,特别官方地说:“这是我们两地饮食文化的交流和促进啊。”

    赵小强楞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但还是非常豪爽的笑了几下。

    薛果也不含糊了,卷起袖子就准备开干了,瞥了一眼厨房,发现还有一条羊脊骨没有扔到锅里,他立刻兴冲冲跑了过去,把羊脊骨拿在手里,兴奋地说道:“要不我做一个羊蝎子吧。”

    “蝎子?啊,好啊。”

    薛果笑了几下,也没有多解释,直接从拉克申那边借了一把小斧头把羊脊骨按照骨头节剁成大块,放进清水里面浸泡一下去血水。

    然后又拿过来一直羊腿骨,斩了几段下来,一锅真正的好羊蝎子是一定离不开羊腿骨的。

    这里的香料也不齐全,薛果就只用了花椒、茴香还有桂皮,这几种了,不过幸好这里有干辣椒,他倒是可以弄一个红汤羊蝎子。

    考虑到何向东不怎么吃辣,他也没有多放,放了一点出颜色就好了。然后就开始做菜了,薛果十分利落的把羊蝎子下过炒出了油脂,加入各种调料之后,然后把羊腿骨垫在下面,羊蝎子在上面就开始炖了。

    不一会儿,满屋飘香。

    哈拉站平时也比较闲,现在站里面的职工全都围到厨房外面好奇地看着北京来的客人在展示他们的厨艺。

    见到有这么多观众,薛果双手负在背后,脑袋微微扬起四十五度,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面前就是正在沸腾的大锅。

    拉克申看他一眼,用蒙语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赵小强便开始大笑,厨房外面围着的人也开始笑。

    薛果这副死样子有点快维持不下去了,他虽然听不懂拉克申在说什么,但他知道这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何向东这个时候也从外面逛完回来了,见着薛果在做羊蝎子,他也忍不住技痒了,非要下厨做吃的。

    薛果倒是挺好奇的,他认识何向东两年多,但是也从来没吃过他做的东西,他非常怀疑何向东是不是真的会做饭。

    事实证明,何向东的厨艺还是相当出色的,他把羊杂卤熟了之后,一盘干切,又用辣椒炒了一盘,最后还做了一个爆炒羊脸。

    丁锦洋也来了,他也不甘示弱,抱起电饭锅就去做饭了,那不可一世的高人气势立刻把现场所有人都给震慑住了。

    至于郭云冲,还在上厕所,还没出来。

    午饭也很快就好,都很随意,就在外面支了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锅羊蝎子,还有几个小炒菜,还有当地的熏鸡,当然还有丁锦洋做的白米饭,这个要重点强调,桌子旁边还煮着一大锅羊肉。

    接下来就是热火朝天的吃饭了,本来赵小强还拿出酒来了,说是要跟何向东他们几个人好好喝一场。

    薛果说等下还有演出,就婉拒了,他虽然好酒,但是很能分轻重,说是演出结束之后,一定要和赵小强痛快喝一场,好好分个高下。

    赵小强欣然应允。

    因为没有领导跟着,这四个年轻人就很放得开了,薛果和何向东本来就不喜欢在饭桌上面太过客气,最烦那种你敬我两杯,我谢你两口。

    他们就特别放松地吃起来了,哈拉站的职工都是内蒙人,在饭桌也是一点都不拘束,大家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显得特别融洽,没有半点客套。

    说实话,这些菜还是相当美味的,豪放清炖的手把羊肉,沾上细盐,又香又嫩,羊肉的里面瘦肉都炖的酥烂,还有肥肉也是满口流油,但是一点不腻。吃炖羊肉一定要带一点肥的,纯瘦肉完全没有那个味道。

    薛果做的羊蝎子非常具有北京风味,一人一块吃肉吸髓,辣鲜味道完全把内蒙同胞给征服了。

    还有何向东做的几道羊杂也特别受欢迎,内脏特有的鲜味被何向东完全发挥出来了,他也是从小就是开始掌勺做饭人,厨艺也不是盖的。爆炒羊脸更是味美非常,深谙中原炒菜的精髓。

    还有丁锦洋做的饭,他自己吃的挺开心的。

    众人这一顿猛吃,何向东汗都吃出来了,他倒真是半点都不见外,本来外面就是穿着一件短袖汗衫,现在一热,就直接脱了光膀子了。

    薛果也是大胖子,现在也是满头大汗,他见何向东都这副样子,再瞧对面那几个内蒙汉子,也都脱了,他自己也就果断光膀子了。

    丁锦洋还说这两人:“你说说你们啊,有没有一点形象,脱成这个样子,想把老北京的膀爷带到内蒙来啊?”

    何向东说道:“你懂什么,我们这叫坦诚相见。”

    薛果是带队领导,说话就有水平了:“大家都是铁路职工,到这里来了就跟到家里一样的,你在家里还拘束着啊。”

    赵小强也点头称是,他自己也脱了,胸毛特别壮观:“是嘛,热了就脱嘛,跟家里一样嘛。”

    “好。”丁锦洋一口答应,他自己也是一身汗了,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见状,赵小强急着大喊:“裤子别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