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小强哥
    “你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关我屁事。”

    “嘿呀,要不是你,我能去哪个破地方吗?”

    “关我屁事。”

    “不管,你要赔我。”

    “陪几晚?”

    “……”

    丁锦洋对阵薛果,结果完败。

    何向东和郭云冲都在旁边大笑,这四个人被侯三爷派到哈拉站去慰问演出了,头一天他们在乌兰察布演完了,第二天他们就直接出发去哈拉站了。

    一般去边角小站慰问演出,基本上都是相声队或者是歌曲队,没办法这些人是文艺界的轻骑兵啊,人到了就可以开始演了。

    你要是派一支戏曲队过去的话,那就太麻烦了,单搬运各种砌末就能把人给累死,砌末是梨园行的行话,就是各类道具的统称。

    现在团里面这么多演员也就是歌曲演员和相声演员最方便,小品也太麻烦了,各种舞台道具太多。

    侯三爷这次就把这四个青年相声演员给派过去了,反正何向东多才多艺,吹拉弹打说学逗唱他全部都会,分分钟顶的上一整只曲艺团。

    除了何向东,还有另外三个货呢,这几位都是团里面最优秀的青年相声演员,这就足够了,他连歌曲演员都没派。

    其实去边角的小站演出,条件是稍微艰苦了一点,什么都没,是个苦活累活,但其实就是这种苦活累活才能出成绩。

    你抢着去这种地方的演员,上面领导是会看见的,以后给你的机会同样也会多一点,尤其是在现在演员们普遍怕苦怕累的大环境下。所以侯三爷把这四个人派出去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哈拉站在卓资县哈拉村里面,89年建成的小站,是五等站,平时也就是乘客上下车,然后就是送邮局的快递和包裹,连货运都没有。

    实实在在的一个很小的站点,说是可以让乘客上下车,但其实也没几个人在这边下车,九十年代这里就显荒凉了,后世到稍微好一点。

    虽然是小站,但还是有职工在这边工作的,这个站里面加上领导员工一起八个人吧,反正何向东他们过来看见的是这些人。主要也是这个站太小了,这些人就足够了。

    这一次的小队慰问演出是薛果带队,他在团里面的资格老一些,年纪也稍微大一点,为人比较稳重,这一次带队的任务就交给他了。

    这个站配得人本来就很少,虽然平时没有事,但是也是不能擅离岗位的,所以团里面这次在大战的大型慰问演出他们是没有办法去看了,这就是为什么会有单独的慰问小队的原因。

    哈拉站里面的领导叫伊德日布赫,一个蒙古中年男人,一看就是常年吃牛羊肉的人,特别魁梧雄壮,走起路来虎虎生威,不过他倒是没有穿蒙古族的服装,还是穿着铁路职工的工作服的。

    头发打理的也特别顺直,还带着一顶铁路职工的帽子,他的普通话还挺标准的,他对薛果说道:“欢迎文工团同志们的到来啊,我是站里面的主任,我叫伊德日布赫。”

    薛果和他握了一下,笑了笑,说道:“你好,主任,我叫薛果,是团里的演员。”

    “这位是何向东,也是我们团里面的演员。”薛果开始介绍了。

    何向东也很聪明,和伊德日布赫主任握了一下手:“你好,主任。”

    那主任这才明白过来,在内蒙古汉族人是很多的,很多汉人都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不过他们内蒙人也都有汉族的名字的。

    伊德日布赫主任笑笑道:“我汉族名字叫赵小强,你们叫我赵主任,赵大叔,都可以。”

    四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全都被赵小强这个名字给惊住了,眼前这个彪形大汉竟然叫做小强,我的天,好吧,这四个人应该都被星爷的盗版碟给毒害过了。

    赵小强也把留在站里面的员工介绍给了何向东他们几个人认识,何向东他们都是年轻人,这一次过来,又没有领导带着,他们没聊两句就熟络起来了,一点都不揣着端着。

    丁锦洋还缠着团里面的一个汉人名字叫曹志华的男职工,非让人家开着摩托车带着他去兜风,那人都快崩溃了,现在还在上班呢,另外领导也都还在呢。

    何向东倒是也闲不住,谈事情就让薛果和赵主任谈就好了,他背着个手,到处在走在看,大城市有大城市的特色,小山村也有小山村的风光。

    浪迹江湖的那些年,他和师父也算是走南闯北了,只是这内蒙古,他倒是真的是第一次来,大蒙古草原对他来说还是很新鲜的。

    尤其是在哈拉站这边,一个小村子,很安静,空气非常清新,放眼望去全都是一片碧绿的草原,清风吹拂在脸上特别舒服。

    还有一个郭云冲,找厕所去了。

    薛果也快无语了,这几个人都不听他的,赵小强也在哪里笑,他倒是一点都不介意。

    薛果尴尬一笑,对赵小强说道:“赵主任,要不我们先谈谈慰问演出的事情吧。”

    赵小强嗓子很粗,很豪放地说道:“先不谈了,我们这里就这么几个人,有什么好谈的,先吃饭,演出随时都可以。”

    说完,他脑袋冲后扯着嗓子喊了一句蒙语,意思薛果没听懂,但是大概是在问午饭准备好没。

    因为他刚喊完,房子后面就出来一个拿着尖刀的男人,手上全都是血,和赵小强说了几声,就又回去了。

    赵小强这才对薛果说道:“拉克申刚刚宰了一只羊了,来,跟我们过去吧,远道而来的客人们。”

    薛果都懵了,这就直接宰了一只羊了啊,这待遇也太好了吧。面对这么热情的蒙古同胞,他感动地擦了擦嘴巴。

    “快走吧,厨房需要我们的帮忙呢。”薛果非常热情,喉结非常灵活地上下耸动。

    “哈哈哈……”赵小强大笑,拍了薛果肩膀一下,大笑道:“好,走吧。”

    薛果眼泪都快出来,这次是真哭了,疼的,赵小强,小强哥的手太重了,他严重怀疑自己肩膀是不是脱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