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小站演出
    满怀着无奈和悲愤,四个热血少年一步步委屈地往回走,刚刚去问门卫票房在哪里,门卫居然骂他们白痴。

    悲愤之下,四个人都往回走了,作为团里面优秀青年演员的他们果断打消了这种不良念头,回家去也。

    并且狠狠唾弃了那种肮脏的地方,呸。

    第二天晚上还有一场演出,他们白天做了最后一次排练,晚上正式登台演出,这一回倒是没有电视台跟着拍摄了。

    摄制组今天一大早就回去了,那些年轻的演员又是一路相送,恳求王子晨他们到时候手下留情能把自己的采访留着,连丁锦洋和郭云冲也去凑热闹了,团里面年轻人就是何向东和薛果比较淡定一些。

    王子晨对那些演员说他会尽力的,但是最后的决定权在电视台里面,他只有建议权,这些年轻演员也不明白电视台内部的运作程序,就只能是说让人家多费心了。

    沈月琪这一次很清晰地看见没有何向东和薛果两个人,再细细一回想好像前天晚上这两人也没有来串门走动啊。

    她对何向东的印象特别好,而且也特别烦这些青年演员缠着他们不放,与此一对比,她反倒是更欣赏何向东跟薛果两人这股子清高了。

    “是艺高人胆大么,还是手艺人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沈月琪嘴里琢磨着味道,不禁露出了笑容。

    平心而论,这一次回去的剪辑工作,何向东和薛果两人的相声还有采访是一定要放进去的,无论是从收视率方面的考虑,还是从影响方面来考虑,这都脱离不了他们两个人。

    何向东还唱了这次晚会唯一的戏曲,这不能不报道吧,现在上面给他们的电视台的要求就是要多扶持中国的传统艺术,他们不能不听吧。

    还有就是后台采访,何向东那极具特色的介绍方式,为了收视率考虑你也不能不去播放吧。&lt;&gt;

    还有要播放这一次的相声表演,年轻一辈的除了何向东和薛果他们还能放谁的啊,台上就属他们的相声最逗了。而且两人功夫还特别扎实,采访的时候薛果还唱了一段十三香呢,多好的卖点啊。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沈月琪和王子晨都很欣赏何向东和薛果两人的才华,对他们的印象太好了,所以这一次跟踪报道,他们俩是绝对跑不了了。

    这年头还是用实力说话的,就像何向东说的那样,手艺人凭能耐吃饭,不搞花招。

    晚上最后一场演出结束,第二日团里的演员也没有多待,就直接坐火车去了山西。

    西线大型慰问演出第一站圆满结束,接下来就要正式踏上这条漫长的巡演道路了。

    不过还好团里面的待遇都还不错,后勤保障安排地特别好,交通住宿饮食啊什么的,都提前安排好了,基本上演员只要跟着团里面走就是了,演出自己弄弄好,其他事情都不用他们操心。

    下一站到山西了,在大同演了两个个晚上,团里面也没有火急火燎地让演员们走,还多歇了一天,也让大家到处去逛逛看看。

    薛果就拉着何向东还有丁锦洋和郭云冲到处去吃东西了,这是一个会享受的人,这些年跟着团里面跑演出,除了上台他就是在到处混吃的了。

    这次薛果也带着几个人到处去寻摸山西的美食,各种好吃到忘记初恋的美食都让薛果从犄角旮旯给翻出来了,几人算是对薛果刮目相看了,直接称呼果哥了。

    自从上次的歌厅事件过后,这四个人关系算是越来越铁了。不是都说男人有四大铁嘛,一起同过窗,一起蹲过牢,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他们属于犯罪未遂的那种铁,哎呀,也算铁了。

    大同演出两天,何向东和薛果依然是要来四个相声大活儿,丁锦洋和郭云冲也有三个了。&lt;&gt;

    团里面青年相声演员最优秀的四个人都在这里了,团里对他们的培养力度还是相当大的。

    山西演完,继续出发,这一次是直接北上,到内蒙古去,内蒙演三站,乌兰察布一站还有一站在********,最后一站是包头,演完就要南下到陕西去了。

    时间安排的很紧,刚到乌兰察布这边住了下来,侯三爷就把团里面的演员集中起来讲话了,他是演员也是这一次的带队领导。

    讲话的地方,就在火车站里面的会议室里,团里面的演员在坐的满满当当的,台上就坐着侯三爷和黄主任。

    侯三爷对团里面的演员说道:“客套话我也不说了,这一次内蒙的演出时间紧任务重,十天的时间,咱们要跑三个地方,还有几个小型慰问演出,基本上是演出结束立马就出发,肯定会很辛苦的,这一点大家心里要做好准备。”

    所有人脸上都凝重了几分,三个站点都是每个地方都要演出两天的,这一下子就要六天没掉了,十天要全部演完,这就等于演出结束立马上车走人,甚至于说吃饭睡觉都可能要在火车上进行了。

    黄主任也安慰道:“这次可能是辛苦了一些了,大家也要多多体谅一下,咱们坚持好把这场硬仗打完,等到了陕西了,咱们再好好休整一下。”

    众人都苦笑着点点头,没办法都是累活儿啊。

    侯三爷继续说道:“三站的演出基本上就都是这样了,演出的安排我们之前都定好了,现在要说的就是几个小站的单独慰问演出,这里面有些职工因为工作原因没有办法来大站这里观看演出,所以我们决定拍几个精兵强将去进行小型的慰问演出。”

    这话一出,所有人脸色一僵,跑小站是最累人的了,脱离了大部队,没人管没人顾的,又没有什么别的福利,完全是吃力不讨好啊。&lt;&gt;

    而且这里又是内蒙,有几个小站很偏僻很荒凉的,条件很差的,根本没人愿意去,全都是苦差事啊。

    侯三爷看着台下众人的反应,他的脸色也渐渐不好看起来了,想当年他们跑演出的时候都是抢着去最苦最累的地方,现在这些人一听要去小站立马就低下了头,真是不像样。

    黄主任也无奈摇了摇头。

    现场这么多人就何向东一个人东张西望的,他才刚进团,什么都不懂,所以很淡定。

    侯三爷也瞧见何向东了,便说道:“第一站,哈拉站,何向东、薛果你们俩去。”

    何向东点点头,薛果都快哭了,哈拉站啊,五等小站啊,那地方好荒凉的,什么都没有啊,晚上睡觉估计都只能跟他们职工挤挤了。

    丁锦洋和郭云冲两人顿时幸灾乐祸起来,对着何向东和薛果两人挤眉弄眼。

    薛果没好气地怒气冲冲瞪着他们,丁锦洋却是一点都不怕,反而瞪回了过去,露出欠揍的幸灾乐祸的笑容。

    “还有丁锦洋和郭云冲,你们俩也去。”侯三爷又说了一句。

    丁锦洋和郭云冲两人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差点没哭了出来,这反转也太突然了吧。

    “哈哈哈……”薛果一下子大笑了出来。

    侯三爷看他一眼,没好气问道:“你笑什么?”

    薛果脸都快憋红了,他憋着笑道:“我……我高兴啊……终于终于可以为小站职工服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