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颗为了艺术的心
    面对这样一群不知羞的京剧队,记者也不知晓其中内情,反而为他们的认真和执着感动。在传统戏曲如此式微的今天竟然还有这么多人可以为之如此努力如此奋斗,尤其是唱包公的何老师,唉,多么感人啊。

    想着想着,记者的眼眶已经渐渐红了。

    他把话筒递到何向东面前,动情说道:“何老师,所有为传统艺术坚守的艺人都不应该被时代忘记,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这里的演员好吗?”

    真不愧是唯一的一个戏曲节目,采访的力度果然大了很多。

    何向东自然是满口答应了下来:“好,我来为您介绍,来。”

    何向东用手示意了一下身旁的张复钦,摄像师带着摄影机转了过来,正对着张复钦的脸。

    张复钦露出微笑,对着摄影机含笑点头。

    何向东介绍道:“这就是我们团里著名的京剧演员,张复钦,张老师,人家是从小在戏曲学校里面坐科学艺的,基本功非常扎实,现在是唱老生,在我们铡美案里面唱陈世美。”

    张复钦露出灿烂的笑容,他对何向东对自己的介绍非常满意,心里顿时对何向东大为感激,如果前面他感谢何向东是为了这出戏,那这次就是为了自己了。

    结果谁知何向东还没说完,继续说道:“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也都看到了,我们张老师演陈世美特别传神,除了脸长得不像陈世美,其余哪儿都像陈世美,你看看,人家这个追求,这个作风……”

    “等会,哪儿就像了。”张复钦跳着脚急了。

    后面京剧队的人都憋不住在笑,什么叫脸长得不像,其他地方都像啊,是说人家长得丑然后想吃公主的心还不小么。

    韩丹脸上顿时也大为精彩,谁也没想到何向东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电视台摄制组那边的人也都无语了,记者举着话筒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一个京剧演员怎么会那么贫啊。

    沈月琪更加疑惑地看着何向东,不知道为什么,她越看何向东越觉得眼熟,这人应该是自己认识的,而且这声音也是好熟悉啊。

    何向东赶紧安抚张复钦:“我说错了,我说错了,张老师您怎么娶得了公主呢。”

    张复钦道:“诶,这才对嘛,诶,不对,这叫什么话?”

    何向东赶紧解释:“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是有娶公主这个心的。”

    “这……这是什么话嘛。”张复钦很崩溃,关键是他还不知道该怎么接。

    后面京剧队有人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连摄像的摄影师都没忍住,强行憋着笑,身子在那里抖啊抖啊,拍出来的画面都有点颤动。

    这两人实在是太逗了,你们俩哪里是在唱京剧啊,明明是在说相声嘛。

    其实何向东刚才也是在特意捧张复钦,他是用相声里面的法子在捧人,你要是直接向观众介绍,这人叫张复钦,他是唱陈世美的,观众哪个能记得啊。

    可加上刚才这样几个小笑料,效果就很不一样,别人对张复钦这三个字,包括这个人的形象就会深刻许多。

    张复钦也是老演员了,也知道相声演员里面这些门道,知道何向东刚才是在故意捧他,所以他才特意配合了几句。

    说起来相声演员里面捧人的方法简单,其实这里面的学问很大,尤其是火候要掌握好,太过火了,惹人家生气,观众也会对这个人产生不好的印象。但是火候太小,又完全没有效果。这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来的了的。

    介绍完了张复钦,何向东冲站在一旁的韩丹招招手,道:“来,丹姐,快过来。”

    韩丹一愣,她刚刚前面已经接受过采访了,她前面下台的早,但看见何向东朝她招手,她也依言过去了。

    摄像机也对准了她,再录一点也没事,反正后期都是会重新剪的。

    何向东介绍道:“这是我们京剧队里面著名的旦角演员,韩丹,韩老师,韩老师跟张老师一样,都是从小坐科学艺,唱功各方面都十分了得。但她跟张老师不一样的就是她不想娶公主,因为她娶不了。”

    “噗。”韩丹一下子没忍住,捂着嘴笑了出来。

    张复钦一脸崩溃,我也没说我要娶公主啊。

    何向东继续介绍道:“韩老师在刚刚的铡美案里面唱秦香莲,秦香莲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啊,她还有两个孩子东哥和秋妹,但现实中韩老师就只有一个孩子啊,因为她要严格执行我国改革开放的基本政策。”

    韩丹无语地纠正道:“是计划生育。”

    何向东才恍然明白过来:“哦,计划生育啊。”

    韩丹道:“不然你以为呢?”

    何向东很不好意思说:“嗨,弄错了,我以为是土地承包呢。”

    “什么呀。”韩丹笑喷。

    记者也憋着笑,被何向东这样胡乱打岔,他都快采访不下去了,第一次感觉憋笑也能憋出内伤来。

    何向东却是非常主动,把一个大汉拉到镜头面前,介绍道:“这是我们京剧队里面的演员,是唱王朝的,他叫……”

    要命了,他是来救场的,哪里知道人家叫什么啊,他就知道张复钦和韩丹两个人的名字啊。

    所有人都在看何向东。

    谁知道何向东并不惊慌,很淡定说道:“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嗯,没错。”

    他就直接给下了结论了。

    王朝眼珠子都瞪大了,你倒是说我叫什么啊,光优秀有什么用啊。

    何向东拍拍王朝的肩膀,说道:“来,小王,给观众做个自我介绍。”

    王朝都快崩溃了:“我……我叫马福奎。”

    王朝介绍完毕,何向东又把演秦香莲儿子的春哥叫上来:“来,春哥快过来,他在戏里面唱秦香莲的儿子啊,在戏里面他是孩子,但在现实中他年轻稍微大一点了,他四十年前刚二十。”

    春哥:“……”

    “这也是一个优秀的京剧演员啊,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春哥:“……”

    何向东倒是一个厚道人,他把京剧队里面十来号人全都介绍了一遍,一些跑龙套的刽子手,一句台词都没有的,他都没有遗漏。

    最后说完,何向东也累得够呛,别看开玩笑逗闷子好像很轻松,其实特别累,也就是何向东的脑子转得快,换了旁人,谁能在这么短时间,拿十几个完全不认识的人逗闷子啊,而且还不带重样的。

    何向东现场抓哏,砸现挂的本事是无敌了。

    沈月琪问道:“何老师,您都介绍半天了,我们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何向东这才回过神,一拍脑袋,对着摄像机说道:“哦,我叫何向东,一个很普通的小演员。”

    “何向东?”

    “何向东!”

    一声惊讶一声惊叹分别从记者和沈月琪嘴里面发出,原来是你啊,我是说谁这么逗呢,把一个唱京剧的弄得跟说相声似得。

    沈月琪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人竟然就是前面采访过的相声演员何向东啊,她对何向东的印象挺好的。

    记者惊讶发问:“你不是相声演员吗?怎么来唱京剧了?”

    所有人都在盯着何向东,包括京剧队的人,他为什么来唱京剧,他们这些人是最清楚的。

    何向东微微叹一口气,略带惆怅略带坚定道:“一颗为了艺术的心。”

    “好。”京剧队热情鼓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