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声大师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是啊,是啊,何老师太累了
    “将状纸押至在了某的大堂上,要定了牙关你为哪状?”唱完最后一句,何向东一个转身正气凛然地怒视张复钦

    之前何向东唱的那一句,京剧乐师们配得是西皮快板,现在唱完了,变成了西皮散板。

    唱陈世美的张复钦使动身躯,唱道:“既然有人将我告,你何不升堂问根苗?”

    何向东和张复钦开始对唱,你来我往,这种对唱是最见功夫的,你要是水平不够,一下子就不知道被人甩到哪里去了:“你劝我升堂有什么好,霎时叫你的魂魄消。”

    衙役王朝开始击鼓带原告了,鼓声响,王朝念白:“击鼓升堂。”

    四衙役,四刽子手分别从两边场上。何向东端着袍带,缓缓扫视一眼,他身上的气场本就很足,以前说相声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把观众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自己身上。

    现在又是扮演包公这样正气凛然的主角,何向东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气场,目光睥睨全场。

    有那么一种人天生就是舞台的主角,只要他在台上,观众便不会再把目光再投向别人,无疑,何向东就是这样的人。

    何向东龙行虎步极具气势地走上堂前而坐,端正坐下,目光直视着张复钦,所谓飙戏其实就是这样,后世那些拍电影飙戏,这些名词都是从传统戏曲里面衍生过去的。

    西皮散板响。

    何向东唱:“带上了香莲,看他招不招。”

    王朝念白:“香莲上堂。”

    秦香莲使着古代女人的身段,款款上场,本来这里应该是母子三人上场的,但团里面这次京剧队人来的少,没有小孩子,就把两个年纪差不多但是身材矮小的演员扮上孩子相就上场了。

    秦香莲唱的是旦角,是京剧队里面一个叫韩丹的女人唱的,唱功很不错:“包相爷与我把冤伸。”

    何向东迎着西皮散板唱道:“那旁坐的陈世美,上前对峙这负义人。”

    秦香莲唱:“你如今来到开封府,包相爷不饶负义人。”

    陈世美不甘示弱,唱道:“你冒认官亲将我告,公堂之上还敢放刁?”

    秦香莲凄婉又决绝唱道:“我身上穿的是公婆孝,你身上穿的是蟒龙袍,恨你不过剜尔眼!”

    陈世美唱道:“一足要你命一条。”

    何向东念白怒喝:“大胆。”

    ……

    三人开始对唱飙戏,这一场这三人是主角,唱词和戏份都在他们身上。

    张复钦唱道:“纵然有人将我告,你把我当朝驸马怎开销?”

    何向东义正言辞唱道:“慢说是驸马到,就是那凤子龙孙,我也不饶。”

    “头上打去乌纱帽。”唱罢,何向东一把把张复钦头上的乌纱帽击落在地。

    “身上再脱他蟒龙袍。”四个刽子手齐力把张复钦身上衣服扒了下来。

    何向东单手一指,唱道:“人来捆绑陈世美。”

    四个刽子手就这鼓点把张复钦举了起来,两人举手,两人举脚,高高抬起。

    何向东念白:“陈驸马。”

    张复钦被抬在半空,念白:“包明公。”

    何向东怒斥念白:“陈世美。”

    张复钦也是大怒:“包黑贼。”

    何向东怒气冲冲一句念白:“呀呀呸。”西皮散板响起,他唱道:“杀妻灭子罪难逃。”

    又是一句念白:“刽子手。”转西皮散板唱道:“将陈世美押至在二堂道。”

    四个刽子手齐力将张复钦抬了下去。

    其余在场上的衙役全都站在了何向东的左侧,张复钦是在右侧被抬下去的,那里正是下场门,何向东怒视着下场门,唱道:“铡了这负义人再奏当朝。”

    京剧乐队却没有听下来,依然在奏着,何向东在台上迈腿动身,使出一连串身段来表现人物内心的坚决。

    鼓板一变。

    何向东率先迈着步子往下场门跑去,后面的衙役跟上,所有人下场,这一场演出结束了。

    下一场就是皇姑等人来救陈世美了,因为时间不够就不演出了,演完这一场就好了。

    一直出了下场门,何向东才收了身段,大松一口气,累得舌头都快吐出来了,直道:“哎呀,累死我了,好几年没上台了,我差点没累死在台上。”

    张复钦也没有走远,他笑着说道:“挺好的了,还别说你这唱的可真是够味啊,简直让我们大开眼界,不管是身段还是唱腔,都是完美无缺啊。”

    何向东笑笑:“您太客气了。”

    唱秦香莲的韩丹刚刚接受完采访,往回走了过来,笑着对何向东说道:“是你太客气了,今天你可是让我们这些人大开眼界啊。”

    何向东淡然一笑,现在他脸上涂着浓重的黑色脂粉,这一笑,黑漆漆的一张脸上露出一口白牙,看起来很是诡异。

    韩丹笑了笑,说道:“别愣着了,前面记者等着呢,快过去接受采访吧。”

    “您先请。”何向东很客气地对张复钦说道。

    张复钦更加客气:“别别别,今天你是功臣,你先请。”

    何向东推辞道:“别,我就是一个年轻晚辈,这样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今天就你先走。”张复钦不容分说地推着何向东往前走。

    何向东也只是苦笑,其他人也没有丝毫意见,反而都露出理所应当的神情。何向东今晚在台上的完美演出,终于把京剧队里面所有人都征服了。

    记者摄影师还有沈月琪三人早就在那里等着了,见着演员过来了,记者首先把话筒给了何向东,他们都知道包公才是主演。

    “请问您对您今天的演出满意吗?”又是这样老套的开场。

    何向东微微笑了一下,说道:“还行,就是有点累。”

    记者又问:“作为这场晚会唯一的一个戏曲节目,你们在编排了多久啊?”

    京剧队人的齐齐一僵,都把目光看向了何向东,他就是来救场的,排练多久,他哪儿知道啊。

    谁知何向东面不改色,也改不了色,太黑了,他很淡定说道:“排了很久很久,我们准备了好几个月,就是为了把最完美的演出奉献给观众,尤其是我们这些上场的演员,都是在台下磨练了无数次的,每一个都是,那种累是你们行外人难以想象的。”

    京剧队面面相觑,韩丹这种女孩子耳根子红了,看着何向东的眼神那叫一个精彩。张复钦也长大了嘴,这就是那个急公好义的何向东?

    太不要脸了吧,我们排练是有些时间了,可你是什么时候排练的啊?你不是好几年没唱了嘛。

    可京剧队这些人也没法说,还要帮何向东掩饰,何向东是捧了自己一下,可关键他也捧了他们这些人啊。

    “是啊,是啊,可累了。”

    “累得都没有人样子了。”

    “我妈都差点没认出我来。”

    张复钦也捏着鼻子说道:“是啊,尤其是演包公的何老师,那是一个没日没夜地操劳啊。”

    韩丹看着京剧队这些人,眼神中充满了惊讶,像发现新大陆似得,这群人什么时候这么不要脸了啊?

    好嘛,何向东一句话,把所有人的画风都带的跑偏了。

    何向东看着镜头,露出一个憨厚的微笑。

    沈月琪看着画着浓妆的何向东,不知道为什么她老是觉着眼前这人有些眼熟。(未完待续。)